2017-09-29

流毒遗毒无穷已 中委军委望相似

转发此新闻:
十九大前夕,中共忙排「毒」,积累的案件在集中加速清理。最近,原甘肃省委书记王三运、中国保监会原主席项俊波、中纪委驻财政部纪检组原组长莫建成的案件,都在党纪环节完结,开除党籍公职,等待十八届七中全会正式撤销中央委员、候补委员等职务。

神州大地,处处「毒」雾弥漫,最「毒」的是军队中的郭伯雄、徐才厚遗毒

各地清毒 声势浩大

莫建成从宣布落台到结案,仅用二十多天,大有快打快查的「严打」态势。今年七月,原福建省长苏树林的案件也结案。苏早于二0一五年十月落台,但拒不认罪,故拖了近两年才公布审查结论。相比之下,莫建成就「配合」得多。但无论快慢,在十九大之前将旧帐一笔清销,应是官方追求的目标。

同时,对于省部级人事的调整也进入了最后的密集期。中国科协党组书记尚勇、共青团中央第一书记秦宜智分别被贬任国家食药监总局、质检总局副局长,打入政治冷宫。这些调整,亦是排「毒」的结果。

十八大之后,随着打虎及人事清洗的扩大和深化,内地官场愈发「毒」气弥漫。最流行的三个词即是流毒、遗毒、余毒。若按字面理解,流毒乃指空间散布广,遗毒、余毒则指时间延续长。

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落台之前,中纪委巡视点名的问题就是清除薄熙来、王立军思想遗毒不彻底;如今,薄王遗毒未清,孙政才、何挺遗毒恐怕也为期不远。公安部要求全面彻底肃清周永康流毒影响。云南省委表态要坚决肃清白恩培、仇和等遗毒。中央办公厅开展肃清令计划余毒影响的工作。江西多次提出肃清苏荣案政治余毒。天津市委传达查处黄兴国时提出要「标本兼治、肃清流毒」,同时又指出肃清武长顺流毒和影响不彻底。

稍为客气点的用词,是四川省委、中石油、中央统战部、辽宁省委、河北省委、国家安监总局,曾分别召开会议要求肃清周永康、令计划、王玟、周本顺、杨栋梁等人的「恶劣影响」。

组织遗毒 人事清洗

总的来说,神州大地,东南西北,从中央部委到省市党委,处处毒雾弥漫,比起诸葛武侯七擒孟获的瘴疠之地,都有过之而无不及。最「毒」的自然是军队中的郭伯雄、徐才厚遗毒。新华社八月底推出的《强军兴军纪实》长文公布了郭徐流毒的「配方」,多达信仰缺失、做两面人、搞小圈子、滥用权力、假大虚空、不务打仗、践踏法纪、好人主义、庸怠守成、庸俗关系、奢靡浪费、家风败坏等十二种「毒素」,总之就是砒霜拌芥末,又毒又辣。

所谓清毒排毒,其实无非两种:一是思想流毒,二是组织流毒。思想流毒,其实都大同小异。被查办的官员,基本上经济腐败、政治堕落、生活腐化等罪名都是一条不少。为官在世,权钱二字。只不过有人更贪权,有人更爱钱,有人更好色,有人兼而有之,有人三占其二,程度有所差别而已。

而组织流毒则重要得多,就是要清洗其班底人马。这又分为急性毒和慢性毒。就以郭、徐为例,原兰州军区副政委范长秘、二炮副政委于大清等人,几乎与郭、徐同步甚至早一步落台,属于急性毒发,要快刀剜疮。而如房峰辉、张阳两位军委委员,直至五年任期即将届满才被查。大概是毒素隐藏深,深入脏腑,试玉要烧三日满,方才得以清毒。

这种慢性毒并不少。尚勇贬官及莫建成落台,应是受苏荣余毒影响,在苏荣主政江西时,尚、莫分别担任纪委书记、组织部部长,主管干部大权,自然难以撇清关系。安监总局局长(原公安部副部长)杨焕宁落台及秦宜智投闲置散,则是清洗周永康遗毒的结果。两人发迹于公安部、四川省,周对二人皆有提拔之恩。

来源:白非   /  政情观察员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已经毒入膏肓了,没救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