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23

压制胡春华 问责李源潮 习总对共青团干部全盘否定

转发此新闻: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十九大人事安排陈敏尔无疑会位列胡春华之前》中已经介绍了现如今,虽然外界已经有传闻说胡春华和陈敏尔会“并列”政治局常委,但即使能够被未来十九届一中全会的新闻公报所证实,那么陈敏尔排名胡春华之前也是板上钉钉的事。

胡春华(左)、李源潮

关于胡春华和陈敏尔同进十九届政治局常委会的相关报道文章说:

除了继续留任的习近平和总理李克强外,还包括现任副总理汪洋准备出任全国人大委员长,现任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准备出任政协主席,现任党中央办公厅主任栗战书准备出任中纪委书记,现任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准备出任副总理。

此外,现任中央委员的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将实现"两级跳",准备出任主管宣传和意识形态的政治局常委。

这种七常委中既包括陈敏尔也包括胡春华的说法,显然是建立在陈敏尔是总书记接班人,胡春华是总理接班人的基础之上的,陈敏尔就是十年前的习近平,胡春华就是十年前的李克强。

胡春华是否会被习近平认定是合格的国务院总理备胎另当别论,笔者对如上这份名单吃得准的地方是,习近平和李克强肯定原地不动,现任七常委中的其他五个包括王歧山应该都会“功能身退”。那么新任政治局常委如果是如上五人的话,李源潮如何打发后面还会有专门分析,而和栗战书同样是习近平政治亲信的十八届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兼中央组织部长赵乐际该如何打发?原地踏步把组织部长连任两届?还是把李源潮的国家副主席位置给他?或者其他什么地方的安排?

如今恨不能整个地球上的人都已经知道习近平对“团派”的态度,那么为什么会在“比选”十九届政治局常委的过程中,宁可牺牲自己亲自提拔进政治局和书记处的赵乐际,也要把“团派”出身的胡春华,韩正、汪洋同时提拔进常委会,再加上李克强,所谓的“团派”岂不成了“政治局常委多数”了?

其实,外界在把汪洋说成是“团派”的同时却没有的把栗战书归类为“团派”是很不公平的。汪洋是一九八一至八四年在共青团地方工作,最高职务是团省委副书记。栗战书则是一九八六至一九九零年在河北省担任了四年的团省委一把手。所以,只要把汪洋说成是“团派“,栗战书一定也是,如此一来,前述外界媒体报道出来的十九届政治局常委名单中,岂不是”团派“占了五个?只有习近平和自己的第一政治体己陈敏尔和共青团不沾边。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十九大人事安排陈敏尔无疑会位列胡春华之前》中已经介绍了外界评论在把陈敏尔与胡春华作比的时候,只注意到了胡春华已经担任了几处省级领导的“优势”,却没有分析到他不具备地方基层,特别是县一级党政一把手工作经历的劣势。所以,就如同当年李源潮和李克强均曾经官阶比习近平高,但最终却被习近平“比选”下去一样,笔者两年多前即已经断定,胡春华与陈敏尔相比,很可能败就败在他的“团派”从政经历上了。

而就在这篇文章刊登和播出的当天,习近平上台之后由他拍板任命的团中央第一书记秦宜智被调任副部级岗位。

中国大陆的财新网报道说:根据人社部网站920日发布的国务院任免消息,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秦宜智被任命为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副局长(正部长级)。

这里需要指出的是,团中央第一书记是正部长级是当年胡耀邦领导“整团建团“的时候即已经确立的。相对应的,省级团委书记则是正厅级。而团中央的副职配备则是规定第一和第二副职为副部长级,其他所有书记处书记都是正厅级。

而按照中共领导干部调职安排的内部规定,凡是因为在原岗位工作不称职,工作能力不强等原因,简言之就是不能继续重用但本人并没有犯党纪错误的干部被降格使用后仍享受原待遇。这就是为什么秦宜智被任命为国家总局副局长之后仍被特别注明是”正部长级“。这里的正部长级别仅仅是待遇而言。而身为正部级的国家质检总局正常情况下只有局长一人是正部长级,党组书记如果是第一副局长兼任的话,此人也是正部长级,因为正部级单位的党组或党委是正部级编制。

笔者刚刚查对了已经更新的质检总局门户网站,领导一栏里清楚标明,加上新来的,局长、副局长和也是党组成员的标准委员会主任一共七个,秦宜智排名最后。也就是说,团中央的一把手变成了国务院一个局的第七把手。

外界也已经注意到,这位秦宜智被宣布调离团中央一把手岗位的消息是伴随习近平对共青团严厉批评内容公开曝光两天之后的事情。

微信公号“学习小组”表示,《习近平关于青少年和共青团工作论述摘编》一书出版。该书摘自习近平20121129日至201753日期间的讲话、演讲、批示等40多篇。其中部分言论是第一次公开发表。如习近平在内部讲话中要求共青团干部要扩大工作有效覆盖面,不能“形同虚设”;“如果青年在前进,而团组织没有与时俱进,不能成为青年的领头羊,反而成了青年的尾巴,那何谈扩大有效覆盖面?跟都跟不上!”

习还要求共青团干部要“从善如登,从恶如奔”“不能空喊口号”等。习近平还批评说共青团干部自己不行,“说科技说不上,说文艺说不通,说工作说不来,说生活说不对路,说来说去就是那几句官话、老话、套话,同广大青年没有共同语言、没有共同爱好,那当然就会话不投机半句多。”

令人奇怪的是,习近平的这本共青团工作的论述摘编为什么偏偏要赶在十九大召开前夜出版,而且还特别要公开出内部讲话中对共青团干部毫不留情的全盘否定?就为了一个已经连十九大代表都没有选上秦宜智?显然不是。

外界已经有媒体推测如此运作是为了给胡春华难堪,但笔者认为应该还有李源潮一层。

笔者已经在过去的《汪洋进常委,李源潮怎么办?》一文中分析过,现有政治局委员里,到十九大召开时还没达到或超过退休年龄的几个人里,毕竟只有李源潮和汪洋两人是两朝元老,而按照同一职务连任两届不进则退的原则,届时此二人要么升常委,要么出局。如此说来,如果习近平决心其中之一汪洋升常委,那么李源潮的唯一出路就是不进政治局的人大副委员长了。

去年底的中共政治局民主生活会召开之后,官方媒体奉命公开报道政治局内的“人人过关”,说是主持生活会的习近平对中央政治局各位同志的对照检查发言进行了总结......训令他们对党忠诚、永不叛党,是党章对党员的基本要求。在对党忠诚问题上,中央政治局的同志必须纯粹。对党忠诚,不是抽象的而是具体的,不是有条件的而是无条件的,必须体现到对党的信仰的忠诚上,必须体现到对党组织的忠诚上,必须体现到对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的忠诚上。

我们外界无从知道李源潮在这次会议上“自我对照检查”的具体内容是什么,习近平对他的对照检查又是如何点评,最终他李源潮是否已经过关。假如已经过关的话,那么未来决定十九大高层人事的政治局会议上,如果他习近平下令汪洋入常,李源潮出局,总应该给出个原因和理由才是。

众所周知,李源潮除了本人是共青团中央领导人出身,而且他在本届五年的政治局委员任内,除了国家副主席的虚职,还在党内分工里负有两大责任,一是协助张德江管港澳,二是在刘云山直接领导下分管“群众团体”,包括共青团,妇联和科协等。所以撤职秦宜智意味着要问责李源潮。进一步的分析内容,下篇文章继续介绍。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高新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