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19

习近平正在复制十年前的自己?

转发此新闻: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陈敏尔凭掌管基层政权经历力压胡春华》中已经介绍了非常巧合的事情是,就在笔者在本专栏的刊登和播出《六十后进常委,陈敏尔可能性最高?》一文的当天,纽约时报发表《习近平老部下陈敏尔有望在十九大晋升高层》一文。该文开头便说贵州向来是共产党内部冉冉升起的政治明星接受考验的地方。意思是前有胡锦涛,今有陈敏尔



该文章说,现在,共产党又要把另一位贵州省领导人拔擢到高层,使其成为日后接替习近平的潜在人选。他叫陈敏尔,现年56岁,是一名读中文专业出身的前政宣工作者,几乎肯定会在共产党今秋召开的大会上当选中央政治局委员,这使得他很有机会在未来成为掌握更大权力的角色。其他几名五十多岁的中国领导人也有晋升的机会,分析人士正密切关注是否有谁能在共产党最高权力机关政治局常委会谋得一个席位。这会是符合近来的党内惯例的情形,但一些内部人士认为,习近平或许会推迟指定继任者,开启一场领导权争夺战,然后由他选定胜利者

陈敏尔显然身处快速晋升的通道,我认为有朝一日他会成为政治局常委,华盛顿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中国权贵政治问题专家克里斯托弗·K·约翰逊(Christopher K. Johnson说:  “我不认为此事眼下就会发生,但习近平可以通过强行拔擢他来昭告自己至高无上的领导地位

从字面上理解,该文章的作者以及该文章引用其观点的那位中国权威政治问题专家认为习近平正在提拔自己的亲信陈敏尔,但只是有朝一日,而不是在即将召开的中共十九大上就提拔他进政治局常委

如此一来,这篇文章在内行人看来就了无新意了,因为预测一个赶在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召开之前被提前安排成直辖市委书记的人会在随后召开的党的某大上进入中央政治局,和预测新提拔起来的省委书记和省长会被安排进入中央委员会一样,都是在预测一件本来就是必然、必定要发生的事情

自三十年前的中共十三大开始实行党内差额选举以来,当届党内高层不希望发生的民主事故届届都有,正如笔者在过去了的相关文章中已经介绍过的那样,当年李源潮之所以在十六大上落选中央委员,是因为中共高层当时没有的赶在党代会召开之前先行任命他为江苏省长或者直接任命为江苏省委书记。但是,在中共党内差额选举历史上,不但已经被安置在正部级岗位上的中央委员建议候选人有被党代表们无情差额下去的,已经是上届中央委员,本届被额进候补中委序列的例子也可以被举出好几个,最典型,最知名的当然是当年的那个已经担任正部级职务数年之久的女排教练袁伟民。此人在连任了十三和十四两届中央委员的前提下,居然在十五大上屈居了一届中央候补委员,十六大上又回任中央委员

更典型的例子当然是十三大上落选的邓立群,他本来不但已经是十二届中央委员,而且还是中央书记处书记,十三大上党代表们照样没有因为他的资格老而让他得到足够票数

如此说来,几个月后就要召开的中共十九大上,党代表们是否有可能把自己的民主权利使用到蔡奇身上真是个值得讨论的问题,因为在中共十八大上连个中央候补委员都没当上的蔡奇被习近平赶在十九大召开之前由副省部级一路提拔至应该由政治局委员兼任的北京市委书记,一月后的十九大上他由一个普通党跃升政治局委员,岂不是和当初的李源潮假如能够从中央候补委员跃升至政治局常委的跨度一样大

十三大的党代表们敢于不买党内保守派集团的帐让邓力群落选,十四大的党代表们敢于不买邓小平的帐,让俞正声和萧秧落选,十五大和十六大的党代表敢于不买江泽民和胡锦涛的帐,让由喜贵、李源潮等多人落选,那么十九大上是否会有党代表们敢于不买习近平的帐的故事发生,肯定是眼下的习近平十分担心的事情。

过,从十三大至十八大的三十年之间, 到是从未发生过已经是上届中央委员的在位省级党委一把手被安排继任中央委员但却落选的事故。而只要新当选连任了中央委员,在紧接着召开的该届一中全会上,依惯例是额选举中央政治局和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也就是说,任何一个在党的某大召开之前即已经抢先安排在直辖市委书记位置上等待进入下届政治局委员者,只要平安度过中央委员的差额选举关,正式进入中央政治局就是板上钉钉了

也就是说,如果说蔡奇在十九大中央委员差额选举过程中会承担一定程度的民主风险话,陈敏尔和现任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基本上不会,因为他们毕竟都已经是上届中央委员了

所以接下来要分析的问题是陈敏尔在进入十九届中央政治局的同时还会再进入它的常委会,同时也会进入它领导下的中央书记处

近日读到某华文媒体介绍十三大召开前后曾在中南海里供过职的吴光国先生认为,由于郭文贵今年以来对于王岐山的爆料,因此与习近平利益不同的中共内部派系很可能抓住王岐山的去留来对习近平进行攻击;而习近平为了在打包谈判赢得最大利益,或将王岐山牺牲掉,让他按照七上八下规矩退休。接替王岐山位置的最大可能人选是栗战书

笔者完全不认为王歧山的去留和郭文贵的所谓爆料的直接关系,而笔者在江泽民时代最早先对外介绍七上八上三上四下则时即已经解释得很清楚,那就是非党和国家领导人选进中委或连任中委是三上四下,党和国家领导人是七上八下,但总书记不受此年龄限制。所以当时的乔石下了,但江泽民留任

照此惯例,无论习近平是否已经打定主意到二十大上继续连任,都不需要安排一个王歧山或者其他什么人为自己打破七上八下的惯例,所以王歧山十九大上不再连任的话,实属党内正常新老交替

至于王歧山的中央纪委检查委员会书记继任者,栗战书是可能人选,赵乐际也是可能人选。吴国光先生判断会是栗战书,但并未在此前提下进一步透露刘云山的接班人选,也就是十九大之后谁来扮演副总书记的角色

假如现在的习近平现在已经铁了心要让自己永久坐桩或者说至少也要连任三届以上,那么十九大上的刘云山接班人是栗战书的可能性最大。假如习近平目前仍然还没有打算要打破十年换代的前朝旧制,那么在自己五年任满的时候,就应该安排一个自己的党总书记接班人培养对象出任分管党务,具体主持中央书记处工作的政治局常委,就象十年前他自己进入政治局常委会热身五年再正式接班的程序一样

有道是,当年的胡锦涛就是把一个时任政治局委员兼直辖市委书记关进秦城,同时安排已经内定的总书记接班人选接掌直辖市委书记职务,短暂过度之后即使直升政治局常委

如今到了习近平在总书记位置上坐了将近五年,正在筹备召开下届党代会的时候,似乎也也是如法炮制,把一个政治局委员兼直辖市委书记关进秦城,同时安排自己已经内定的总书记接班人选接掌该直辖市委,短暂过度之后直升政治局常委?,后续的分析内容,下篇文章里继续道来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高新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