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11

「思想」或「主义」的新境界

转发此新闻:
总书记习近平治下,无奇不有。七月底,这位总书记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他本人「重要讲话精神」的专题研讨班上,再发表「重要讲话」,然后,在颁发「八一勋章」的仪式上,他为军队的一个所谓「学习践行党的创新理论模范连」颁授奖旗--这个装甲步兵连并非以军事素质而是以所谓「学习践行」理论见长,也许已是见怪不怪,「理论」是何货色,也可想而知。


  习近平已经成为该党的「核心」,据说他还会有「思想」,即所谓「习近平思想」,超越所谓「邓小平理论」,与「毛泽东思想」齐名。
  或许,「习思想」干脆称为「习近平主义」,这样,可以抵消「毛泽东思想」未尊为「毛泽东主义」的遗憾。

  毛之后的中共「理论体系」

  人有思想,原本正常,而一般所谓某人「有思想」,意思是此人的思想有其独到之处。中共在马克思的「主义」面前,至今自谦为「思想」--「毛泽东思想」在「文革」中一度有膨胀为「毛泽东主义」之势,终于还是安守本分--其本意应为,它是将「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与中国实际相结合」,自然应示尊敬之心。

  中共对毛泽东保持着敬意,尽力修补他的在实践中碰得头破血流的「思想」,美其名曰「集体智慧的结晶」。其后,邓小平身为务实的政治家,对其「思想」或「理论」本不在意,但中共的「思想」谱系须有所传承,不可中断,就要下一番润色工夫,而有毛泽东的「思想」在面前,则将这一作品谦称为「理论」。

  再往后,所谓「三个代表」,充其量只涉及建党,难成体系,于是屈居为「重要思想」。而所谓「科学发展观」,看上去涉及经济发展与社会发展,但底气不足,未成「思想」,亦非「理论」,其地位模糊,似乎与缺乏「核心」地位支撑很有关系。江、胡两位党魁,都没有以自己的名字命名其思想贡献,无论真假,似乎都展现出更为谦虚的姿态与趋向。

  但是,这也似乎显出了乏力而萎缩的尴尬。中共理论家们当然不甘心。他们苦心构思,在尊崇「毛泽东思想」开创性意义的同时,将「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以及科学发展观等重大战略思想」,归结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这样,似乎要摆脱以个人观念构建「思想」谱系的麻烦,毛泽东以后的思想贡献,都可以纳入这个「理论体系」。

  走到「理论体系」这一步,原本也算不错。然而,轮到习近平掌握权力,这种「理论」规矩,特别是其中似隐似现的谦虚的意味,看来还是不合时宜。这位新领导,要玩新花样。

  习华丽包装下的底色

  从「中国梦」到「人类命运共同体」,还有「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五位一体」总体布局,以及「系列重要讲话」,唏哩哗啦,洋洋洒洒。可是,偏偏在这位总书记自我标榜博览群书之际,弄出一个「宽衣」的笑话,让世人得以窥见其华丽包装之下的底色。如此看来,再续「思想」谱系,还是有其难度。

  最为尴尬的是,习近平难以表现出基本思想的突破。在「邓胡赵时代」得到所谓「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认识,原本以突破「社会主义」束缚为思维发展方向,而「六四」镇压后,探索在保守势力重压下停滞。「初级阶段」论尽管有其局限,毕竟体现着此前的探索水平,而习近平的「思想」或「主义」,至今只能在其中做文章,没有丝毫取得突破的迹象,而所谓「两个三十年不能互相否定」之论,显现不进则退之势,世人都看在眼里。

  同样尴尬的是,他思想进入梦境,实践再蹈险地。毛泽东在「打天下」之时,军事实践至关重要,而他得到杰出军事家朱德支持,得以脱颖而出,跃居领袖之位,而「坐天下」之时,市场经济为发展潮流,他偏偏逆潮流而动,而同志与战友都转变为君臣,于是幸运离他而去,领袖末年只能哀叹「与旧社会差不多」。习近平佯装尊重市场的支配地位,实则专注以权力之手做大国有经济,以道路、制度及其理论的「自信」,实际回避改革,而集权之际,他自己成为孤家寡人。

  习近平「思想」或「主义」,尽管难免尴尬,尽管鲜见理论内涵,但其智囊班子集思广益,说法标新立异,文字修饰推陈出新,特别是排山倒海般使用比喻、排比手法,倒也威风得很。

  习近平为十九大布局而运筹帷幄,加紧安排自己的旧交或旧部属抢占要津,其派系或团伙愈益清晰,而拿下孙政才,震慑胡春华,挟掌握与改造军队之威,规矩之妙,存乎一心。当此之时,硬实力之外,不忘软实力,毫不迟疑地标榜其「思想」或「主义」,其雄心与胆魄,令人惊叹。

来源:动向 / 管见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