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29

习近平欲让所有共青团中央出身的干部都在十九大上胆颤心惊

转发此新闻: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对共青团干部全盘否定敲打胡春华逼退李源潮》已经介绍了按照中共领导干部调职安排的内部规定,凡是因为在原岗位工作不称职,工作能力不强等原因,简言之就是不能继续重用但本人并没犯有政治错误也没有被抓到腐败把柄的干部被降格使用后仍保留原待遇。这就是为什么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秦宜智在没有被公开宣布调离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岗位的情况下被任命为国家总局副局长之后仍被特别注明是正部长级。已经更新的质检总局门户网站的局领导一栏里清楚注明,加上新来的,局长、副局长和也是党组成员的标准委员会主任一共七个,秦宜智排名最后。也就是说,团中央的一把手变成了国务院一个局的第七把手

秦宜智

抢先报道秦宜智调职国务院总局任副职的财新网的相关报道中详细介绍说,尚未满52岁的秦宜智(196512月生)是河南新乡人,工程师出身。1983年,17岁的秦宜智自辽宁省实验中学考入清华大学,就读于工程物理系核反应堆专业及社会科学系思想政治教育专业;1988年大学毕业后,秦宜智远赴攀枝花钢铁厂,从热力车间技术员做起,先后任实验组助理工程师、锅炉车间副主任、分厂生产技术科副科长、分厂副厂长、集团公司总调度室副主任、销售处副处长、副总经济师等职,13年内做到攀钢(集团)成都无缝钢管公司总经理;期间曾在重庆大学热力工程系热能工程专业在职研究生班学习

200112月,36岁的秦宜智转入仕途,调任四川攀枝花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市长;两年后再转任内江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20056月,秦宜智调往西藏,任自治区政府主席助理,20067月升任自治区政府副主席,成为副省部级高官,稍后再接替公保扎西任拉萨市委书记

在其任内,2008年拉萨发生“3.14”事件,秦宜智参与处理。当年9月,他跻身西藏党委常委,201111月再度进入西藏自治区政府,接替郝鹏出任自治区常务副主席

这里需要指出的是,自从胡春华大毕业即志愿入藏,继而成为共青团干部直至团中央第一书记,由此被党内戏称小胡锦涛之后,到西藏去吃几年苦便成了许多内地青年干部争相效法的升官捷径。秦宜智当年接替自治区政府常务副主席职务的郝鹏离开西藏后即被提拔为青海省长,现在职务是国务院国资委党委书记。而比郝鹏年轻五岁的秦宜智在李源潮主持中组部工作的那五年时间里,即已经被李源潮看好为团中央一把手接班人,并因此被安排时十八大中委候选人名单,但在预选过程中即被差额进候补中委

习近平接班之后的次年三月,继续落实十八大之前的组织计划,团中央换届,陆昊被平级调往黑龙江任

今年六月,时任黑龙江省委书记王宪魁到点下车,陆昊却未能如外界所猜测的那样完成从省长至省委书记的递升,而是把时任河北省长张庆伟升任黑龙江省委书记,陆昊则原地踏步

此后,外界曾有传闻陆昊将奉调回京,接任国务院文化部长职务。此传闻虽然没有被证实,但相比于此前胡春华从团中央第一书记调任河北省长仅一年即升任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一把手,赶上了习近平担任总书记的陆昊已经没有那么幸运了

有道是已经连任了十六、十七、十八三届中央委员的张庆伟在十九大连任四届中委的前提下,即使进不了政治局和书记处,也笃定会被打赏一个副国级职务,所以届时的陆昊如果还是不能递升省委书记,就更能证明习近平对团中央培养出来的干部真得的死活看不上眼

说起来出生于1965年的秦智宜比陆昊还年长两岁,接替陆昊团中央第一书记职务时已经48岁。他是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胡耀邦领导整团建团之后,继韩英、王兆国、胡锦涛、宋德福、李克强、周强、胡春华、陆昊之后,第九任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这九任团中央第一书记中,韩英是因为造反派干部的原因被免职,除此之后,只有秦宜智一人是在离开团中央后只担任副部长级的职务----虽然还是被保留了正部级的待遇

有道是,团中央第一书记是应该在团代会上选举产生的,这就是为什么秦宜智事实上已经被逐出团中央,但却没有被公开宣布解除其团中央第一书记职务。为此,共青团中央的官网上的组织机构栏里的书记处项目自秦宜智被公开宣布任命为国务院总局副职后即再也打不开了

20165月,秦宜智在新华社报道中表示,现在共青团存在的最大问题是离团员青年比较远,主要表现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现象,团青不分,团员先进性不够等

财新网的相关报道中说:这不是共青团第一次被批评存在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问题20157月,中共中央党的群团工作会议召开,习近平明确指出,群团工作要重点解决脱离群众的问题。此后各地群团组织纷纷表态,开始反思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问题

也就是说,秦宜智从一年前开始即已经被中央党媒大肆对全党全国渲染了他手捧习总书记御旨自掌自嘴可怜表现,如此一来,中直机关十九大代表选举过程中,即使他已经被提名,也自然会被党代会代表们差额掉。按照新华社相关报道的说法,中央确定,十九大代表名额共2300名,由全国40选举单位选举产生。代表实行差额选举,差额选举的比例应多于15%

笔者上篇文章已经提到了秦宜智被宣布降格使用的消息是伴随习近平对共青团严厉批评内容公开曝光两天之后的事情

照理说秦宜智被落选十九大代表之后即已经完成了从前途辉煌到政治落魄转变,所以习近平的那本共青团工作的论述摘编为什么偏偏要赶在十九大召开前夜出版,而且还特别要公开 出内部讲话中对共青团干部毫不留情的全盘否定,肯定已经不是了为否定了个秦宜智,而是从团中央系统出来的干部群。所以如果陆昊在十九大之后仕途暗淡,毫不奇怪

中国人都习惯说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共青团存在着习近平所痛批的那么多问题毫无疑问都是陈年积弊。《习近关于青少年和共青团工作论述摘编》一书摘自习近平20121129日至201753日期间的讲话、演讲、批示等,而过去陆续通过公开和半公开渠道对外透露了习近平对共青团中央工作作问题的痛斥大概是从两年多前开始的,这足以说明秦宜智不过是替罪羊,问题根子一是在上面,二是在过去。上面即是分管群团工作的政治局委员李源潮,过去则是历届团中央主要负责人,包括陆昊,也包括胡春华和周强

所以从秦宜智落选十九大代表一事所获的启发分析,习近平要求手下特别赶在十九大召开之前把他几乎是全盘否定共青团工作,特别是共青团中央工作的内部讲话内容全部公开,显然是为十九大的中央委员选举制造影响,届时的党代表们拿到十九届中央委员候选人建议名单后,揣摸上意的结果很可能就是令共青团中央出身的团系干部们,无论是胡春华还是陆昊,无论是李源潮还是周强,甚至是李克强的得票数都可能会大受影响。进一步的分析内容,留待下篇文章继续介绍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高新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