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17

所有中字头企业从来没有全民所有,只是现在又要换老板

转发此新闻:
金融黑洞与郭文贵指控“盗国贼” 系列后记

有人会说,特别可能是泛亚的难友会说,你为什么不早点写这些文章呢?在这里,我只能非常遗憾的说声抱歉。我只是一个升斗小民,我只不过因为各种机缘巧合多了解一些普通百姓不知道的真相而已。在墙内,我是没法发声,也是不敢发声的。发声的后果,很可能是被躲猫死,被嫖娼死,被车撞死,被喝水死,被睡觉死,被肝癌死。


泛亚难民们,其实应该谢谢你们。你们的遭遇,你们的苦难让我鼓起了勇气。同时更要谢谢郭文贵先生,如果没有郭文贵先生的直播爆料,我也很难鼓足勇气付出行动。我和郭文贵先生没有任何关联,但是在郭文贵先生身上,我看到了作为一个中国人的勇敢、正义、智慧和良知。

我在此篇文章之后还有一篇政论,希望所有读者能继续看一篇我的拙作。

这是我的第一篇政论,也是我最后一篇政论。

616郭文贵直播之后,我写了前面《我眼中的中国金融》这一系列文章。或许在经济学和金融方面我能说略懂一二,但是在政治方面,我的认识可能是肤浅、天真、幼稚的。我还是想谈谈郭文贵事件。

从郭文贵先生第一次爆料开始,我一直在等待着,等待着郭文贵先生说出他自己想做又不能说的事情。616之后,我认为郭先生已经给出了我最想要的答案。这个答案是在我看来我最期许而又最必然的答案。写作之前和过程中,家人和朋友的心情也都是很矛盾的,他们既支持我,又担心我的安全。毕竟我仅仅是一个墙内渺小的吃瓜群众。

我确实是一个吃瓜群众,西瓜还真是我最喜欢的水果。我乐于多说两句我的身分,我不是共产党员、不在体制内、不是左派、不是民运、更不是宗教人士,我就一个单纯的吃瓜群众。或许,我不再愿意只当一个吃瓜群众,或许该是我做点什么的时候了。

我对自己的评价是智商不够高,情商又极低。家人和朋友都对我说你何必卷入到郭文贵事件中去呢?过好自己的小日子不好吗?我确实只是在墙内亿万沉默的羔羊之一,唯一的差别就是我可能稍微比有些人了解多一点点所谓的真相而已。离真相越接近的人,往往危险就越大。郭文贵先生正是了解真相的受害者之一。

我还愿意多谈谈我有的政治立场。如果我能重回八九六四,我一定会跟何频先生、陈小平先生一样、跟王军涛先生、刘刚先生一样、跟王丹先生、吾尔开希先生、封丛德先生一样、跟所有当时六四时期的知识分子、学生、工人一样勇敢的走上街头、勇敢的走向天安门广场。

我不配也没有资格评价六四。但我还是觉得六四应该缅怀而不应该用来消费。六四之后几十年来中国政治上的民主改造进程确实是巨大的倒退。而郭文贵事件的出现在我看来绝对是这几十年来或者是中共建政以来一个最大的黑天鹅事件。

我绝对不是什么郭粉,但我跟郭文贵先生有同样的观点,我内心也是极度讨厌粉丝这个词。网友、推友跟郭先生之间只是网络上一个有点联系的朋友而已。如果你看过我之前的文章后,你会发现郭文贵先生说的准确的东西我愿意加以解释,郭文贵先生说的不准确的东西我也乐于纠正。郭文贵先生只是一个商人,并不是经济学家,也不是学者。苛责他这里那里讲的不够准确是不够公平的。郭文贵先生所爆料所讲的东西可能有些地方有点出入,但是他说讲的主旨我认为是正确无误的。

银河英雄传说

我以前也不曾有理想,金盾工程还在进行一期工程时我就已经知道了金盾的存在。而方滨兴刚主持长城防火墙工程建设的时候,我内心就鄙视了他一万次。在我身边,我也见到了实在的金盾工程的受害者。所以十多年来,哪怕是像我这种知道一点点真相的吃瓜群众,也不曾在过去10多年中在任何媒体任何公共场合发出任何一点不和谐的声音。

我还是一个喜欢看书的书呆子。无论是人文社科还是自然科学我都会有一点涉猎。太多值得一读的书籍了,我这里只想推荐一本田中芳树的《银河英雄传说》。可能你会说这本书涉及到民主和专制的话题太初级太肤浅了,或许连政治普及的标准都达不到。但是中国宪政民主的现实状况何尝不一直都是处于萌芽状态呢?

我这里引用豆瓣读书《银英十日谈》里面的评语。《银英传》本质上是一部个人主义色彩的英雄传奇,在田中的实验室里,群众从来不是主料,顶多算个催化剂,而且属于那种添乱的催化剂,也就是所谓的“乌合之众”。田中笔下的人民觉悟程度很低,在帝国,平民的需求是改善生活,然后有机会成为新兴的贵族,在联盟,则是民族主义、国家主义盛嚣直上,平民被一小批政客煽动,以正义者自居,一门心思想解救全宇宙三分之二的受苦人,一旦面临打击,就消极崩溃,费沙的平民则是唯利是图的商人,虽然他们在意识上很先进,却是典型的犬儒主义者,当帝国吞并费沙的时候,平民的表现让人相当失望,别说武装抵抗,连像样的游行示威都没有。

然田中的观点我并不是都赞同的,下面我再引述一段小说中内容:

【莱茵哈特在征服了全宇宙之后,和杨威利有一次对话,是这种观点的集中体现。

莱茵哈特说:“民主制度真有这么好吗?独裁者鲁道夫不就是在民主共和的土壤里诞生的吗?而且把自由同盟葬送的元首不也是全体人民根据自己的意志选出的吗?”

杨威利虚弱地反驳道:“你不能因为一次火灾就否认火的作用。”

莱茵哈特:“那你也不能因为一个暴君而否认专制制度,一个英明君主领导的专制国家更有效率和纪律。”

杨威利:“在民主制度下,人民当然也会犯错误,但他们至少还有纠正的机会,而专制制度完全抹杀了这种可能性,谁能保证你的继任者会像你一样优秀呢?”】

田中芳树先生是非常喜欢研究中国历史的,所以很多人都说他的《银英传》是架空历史的《三国演义》,也有很多人说他写的《银英传》是极大的受到他研究中国历史的影响。在眼里。《银英传》里面的帝国的专制、自由同盟的民主下的腐败、费沙民众的唯利是图,甘愿做沉默的羔羊和中国现在的现状是多么的相同和相似。

当然唯一不同的是,从来没有什么救世主,也许从来就不该做什么明君梦。莱茵哈特这种明君是不可能存在的,杨威利这种理想主义的救世主和战神是不存在的。在书中,莱茵哈特在统一宇宙之后还是不得不跟他的副统帅罗严塔尔斗上一斗,自己最后也是年轻早逝。杨威利就更凄惨,在去和平谈判的路上被邪教谋杀。

世上没有莱茵哈特,但是或许我们只能去尽量寻找。这出的观点我和何频先生几乎一样,最近30年以来,邓小平、江泽民和胡锦涛都没有过机会成为一个现实的莱茵哈特。到了习近平主席这里,他似乎是获得了一点机会。

《银英传》主角莱茵哈特(左)和杨威利。

文革是必然发生

有朋友跟我说,习近平主席是想进行改革的。具他所说,习主席的思路是反腐─军改─金融改革─司法体制改革─宪政民主改革。或许他说的是真的,或许这只是其他民主人士幻想或者是强加上去,或许这一切只是又一针给我的麻醉剂。但是这里,我愿意像郭文贵先生一样天真,像杨威利一样理想主义,保存着残存的梦想。

在我看来,习近平主席可能是中国进行宪政民主转型代价最小的选项。有一次,我跟一位作家朋友谈论文革,他的观点我比较赞同,文革在当时的环境下是必然会发生。文革对于中国来说是场灾难,我是批判的,但是历史的洪流是无法阻止的。如今的反腐也是一样,反腐在中国现今的政治体制下也是必然要发生的。

如果你仔细分析我前面金融文章中提到的那些金融行业中高层干部履历你会发现这如下情况。江朱政府提拔了第一批金融系统官员,到胡温政府,金融系统还主要是江朱时代提拔的官员和后备梯度官员,唯一个戴相龙,也只是社保基金理事会的理事长,而且他的儿子车还锒铛入狱,并且戴相龙都不能完全算是胡温的人。到了现在习李时期,也仅仅增加了一个中投公司的丁学东,他能勉强算是温的人。但中投公司其他大多数人都还是江朱的人。

来源:明镜 / 皇甫不平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幼稚!
习包子要是真想走宪政民主改革的路,香港五子和维权律师就不会被抓!
基本容纳流言攻击的度量都没有,那他就绝不会走宪政民主的路!

因为走上宪政民主的路,施政者的任何施政甚至个人行为,
都是放大千倍百倍给人审视,给反对派攻击的,
他现在禁止你说话,将来就更不会给你说话!

对她有期待?傻逼!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