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04

海航集团将成为中共影响美国的滩头堡?

转发此新闻:
海航集团是在海外收购最积极的中国大企业之一,但其与中共高层的关系,一直以来备受关注。中国人权问责中心刊出公开信,将调查海航在美活动及其与中共高层领导潜在的腐败联系,提升到法律层面的高度,《中国密报》第61期收录了此封公开信的全文。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明镜集团总编辑助理、美国印第安纳州大学大众传播硕士柯宇倩女士,给大家介绍这封公开信的内容。


法广:许多中国大企业都会在海外进行并购和合作案,为什么只有海航集团这么引人注目?

柯宇倩:首先是海航集团迅速扩张资产的背景,让人有该集团与中共高层有所联系的联想。海航集团在过去10年间,转型成美国最大的外资收购者,同时也是全球规模最大的外资企业之一,公开信写到,海航集团得到中国国有银行的强力资金援助,得以利用杠杆操作进入毫无关系的业务领域,通过收购案,可望成为全球百大企业,但该公司对本身的所有权结构或财富累积,从未做出任何澄清。

不过,将海航进一步推到公众面前的,是海航集团最大单一股东“贯君”的身份问题,以及他快速脱手的庞大海航股份。西方媒体报导,贯君与王岐山关系匪浅,2016年,贯君自香港商人巴拉特?拜斯(Bharat Bhise)的手中购入海航近29%的股份,但海航并未透露此笔交易的细节,直到媒体开始关注海航所有权后,海航才表示贯君已将其股份赠与位于纽约的海南省慈航公益基金会,据估计金额高达180亿美元,贯君作为美国慈善事业史上最慷慨的捐款者之一,让海航在美国的慈善机构 海南省慈航公益基金会,拥有53%的海航股份。

法广:公开信对海航的哪些方面提出质疑了呢?

柯宇倩:首先是,贯君到底是什么人?公开信认为,海航并未解释30几岁的贯君,最开始是如何取得海航为数可观的股份。贯君的背景也令人起疑,《纽约时报》记者走访贯君纪录上的居住地址和商业地址,前者是满是垃圾的公寓,后者是一间街边沙龙,显然贯君并非是这些住址或公司的居民或所有者。海航集团称贯君不在公司工作,但媒体报导,他与海航董事长陈锋的儿子共同主持一个由该公司拥有的对等式融资平台。公开信怀疑贯君可能通过政府操控的私有化程序来攫取公共资产,并获得29.5%的股权。

海航集团首席执行官谭向东曾说,贯君和另一位股东拜斯从未实质持有过股份,只是代持。公开信主要起草者周锋锁在接受明镜火拍视频采访时指出,这很明显显示出,这就是黑钱。

贯君外,身为前解放军官员的海航集团董事局主席陈峰,曾经在王岐山麾下工作,他曾经担任三届全国代表大会的代表,横跨江泽民、胡锦涛及习近平三代领导人,自2002年王岐山成为中共海南省委书记后,海航集团的业务开始起飞。

公开信认为,海航必须与中国共产党高层领导人有密切的联系,才能实现显著的增长,从主要的国有金融机构获得看似无上限的信贷额度,此外,海航可疑地将资产转移至“慈善机构”中,让海南省慈航公益基金会成为海航集团的空壳公司,而非慈善机构,这其中都可能牵涉大规模的贪腐丑闻。

法广:公开信提到的《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请具体介绍一下这一法案?

柯宇倩:周锋锁解释,美国最有利的武器是法律,因此需利用法律来调查海航。《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是以俄国被害律师马格尼茨基的名字命名,纪念这位因为揭露腐败、侵害人权事件而牺牲的律师,法案对全球各国都适用,授权美国政府针对违反人权及腐败人士进行制裁。

公开信呼吁美国对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所涉嫌的腐败和涉及海航集团、及其美国商业伙伴的所有交易和资产、资金来源和慈航在美国运营的腐败,进行独立调查,通过美国国会举办有关上述调查的公开听证会、暂停批准海航集团免税资格的申请、在美国的并购事宜,并审查海航集团位于美国的公司、纽约慈航基金会和贯君的捐款,暂停这些单位在美国的业务。

法广:如果不去调查海航,可能会造成什么影响呢?

柯宇倩:中国人权问责中心担心海航会被与中共高层密切相关的个人及家庭给控制,通过贯君的影子手段运营。慈航将可为中共领导人的家属从贪腐获得的财富提供良好的庇护,因此该组织将可能成为中共影响美国政府及公众的主要滩头堡。

周锋锁指出,海航集团等于是国家机器任意搜刮人民血汗钱,在美国洗白,而美国对公司和个人的保护又很强大,因此更应该现在就拦下海航的行为、调查其背后的腐败和背后的特殊使命。

来源:法广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