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01

中共「不准妄议」边界的扩大化

转发此新闻:
中共「不准妄议」的戒条一面世,即有「先见」人士预言这个戒条的边界将从中央扩大到地方,甚至会扩大到村镇──既然中央规定不准妄议中央,省(部)就可以「与中央保持一致」规定不准妄议省(部),由此村镇就有与上级机构丝毫不差的逻辑和理由规定,不准妄议村镇。不过,这些「先见」再有想像力,怕是也没有想到这个边界会扩展至一个县的既非党也非政府的医院。最近河北涉县一民众因为抱怨县医院餐厅的饭菜难吃,而被公安机关拘留一事,就是这个边界扩展的结果之一。


这种扩展结果,之所以招致广泛关注和不安,乃是因为这件事并非孤例,而不过是最近系列同类事件的一个「极品」而已。就在河北涉县发生民众因「挑食」而被拘留事件的同时,陕西渭南也发生一民众因抱怨政府行为而被公安机关拘留的事件。渭南这个被拘留的民众,公开在社交媒体质疑当地所有公职人员工资被统一扣除200元作为「自愿捐款」是否正当,指称政府此一行为是「逼捐」。

然而,这两起事件的结局,毕竟借助社交媒体的舆论反弹而翻转。相形之下,在社交媒体上非议爱国主义电影《战狼2》的中央戏剧学院教师尹珊珊,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在上个月北京师范大学教师史杰鹏因在社交媒体上发表「不当言论」而被开除后,中央戏剧学院官方的决定显然成了没有选择的选择。「不准妄议」的剑过之处,倒下的妄议者,已经远非妄议中央那么「狭隘」。

大陆以外,有悠久历史的剑桥大学出版社的刊物《中国季刊》,最近因撤掉315篇涉中国「敏感问题」的文章而备受关注。这315篇文章,即使不被撤掉,究竟有多少中国国内的研究者会阅读,究竟有多少研究论文会援引,都是未知数。可以肯定的是,这种自我约束行为,将长久地影响中国学界。尽管剑桥大学最终做出了不撤掉315篇文章的决定,但是,《中国季刊》行动轨迹,却也分明显示了「不准妄议」的威力已经扩及境外。

禁止妄议、非议,廓清舆论环境,所有这些举措之前提,无非是预期后面的举动将不会引来众人的喝彩。


来源:世界日报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