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10

郭文贵与刘彦平通话录音文稿 (6-10)

转发此新闻:
郭:都对,但是就一件事情你们从来没有考虑过,为什么我走到今天,未来我想走哪是不是我说了算,今天我问你刘书记,我愿意走到今天吗,但凡你有一点的常识你也能看出来这件事是什么案子,王岐山和孟建柱这么折腾他们没罪吗?傅政华没罪吗?李友没罪吗?就郭文贵有罪?还得说清楚,郭文贵的立功全都不算数?然后孙立军每次都是偶然的来美国了?然后跟美国谈电信的事情?难道郭文贵就这么笨吗?不是我不想,我怎么想,就是提出来要帮助我保护我,两年半以前在迈阿密CIA的人还来找我,我说我不接受,也不给你们谈,我把电话给律师让律师给他们说,在说的话我就告你,但是我到现在我没办法,已经三年过去了,人家又来了,又来给我做交换,这是两边的信息,他们能一起撒谎?美国人和中国人一起撒谎说郭文贵我们干一件事,你觉得可能吗,这您不知道,这天下人家都知道。


刘:哎呀,文贵呀,我觉得你钻牛角尖钻的太厉害了。

郭:我不会拿我的命去钻牛角尖去,我要是钻牛角尖我活不到今天,就像所有人说的企业是一塌糊涂,说我是个骗子,我的企业是全中国最好的公司之一,最起码是最高最干净的公司,然后把我神话的简直就不是人了,我不是那样子的,我给你收咱们见面给你说实话,咱们不讲宏观的,不讲大道理,只讲具体的事情,我就跟你实话实说。

刘:你说这边走的是三条路,我这是一条路,桌子下面还有一条路,还有一个在华盛顿做政治交易的那条路,你呢,第一条路怎么办?

郭:我听你的。

刘:那两条路就全当我不知道,咱俩这条路怎么走。

郭:我听你的。

刘:你要听我的。你能听我的?

郭:我能听我就听,不能听我会告诉你。

刘:你要能听我的,我觉得这条路不妨你可以试一下。试一下的话我们就得相向而行,你呢就要冷静一下,冷静一下把刚才讲的那些你的那三条路,特别是后两条路你就要先放下一条,看看这条路能不能见到真正的成效。这个小平同志讲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看看我们现在我们俩个人走的这条路能不能行,如果说有一段实现之后,走不通,那好我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我也犯不上受这辛苦,我也不是说家里没有其他的事情,我还有其他工作要干,你明白我意思了吧。严格说这个事组织上安排,我服从组织的决定来咱们进行谈,你也同意说这条路要走,我说我们不妨试一试,向前推动推动,推动就需要我们相互之间共同来合力解决,这条路如果说你认为可以试,那咱就往下谈,一起往前推动一下,有个时限,你比如说,你说了不反共产党,起码现在你还不反,说法你也都赞同,咱们71号是个时限。

郭:那71号之前我的直播视频我爱讲什么讲什么,从明天起我就没有任何顾忌了。因为很简单,我郭丽杰没有回来。我这事没有解决我必须得说。否则他们永远都认为郭文贵欺负一把就一把,他背叛我一把我就要跟他来一把,一定要这样子。

刘:你如果说因为郭丽杰,你净说他们背叛你了,我们俩个共同走的这条路,我对你如何。

郭:您对我是百分之百。

刘:我对你百分之百,那你对我百分之多少。

郭:我对你也是百分之百。

刘:那如果说你要这么弄的话你是百分之百吗?

郭:但是这不是我违约,你不能把这放到我身上去。

刘:但是这个事和我直接相关。你要知道我今年62了,明年我退休了,我还想画个圆满句号呢,包括庆芝他们母女来我是压上身家性命的来做的担保。

郭:所以郭美一定回去。你放心吧。

刘:你听我给你说,那是当时话赶话说到这,临时动议我就拍板了,然后做的工作,她回不回去,你们家庭内部自己定,我绝不说采取什么强迫你们的这种态度来提要求,为什么呢,我么在一起要想形成合力,相向而行,就打压共敌往前推,说生意场上有讨价还价,咱这不是讨价还价,但是这些都在情理之中,明白了吧。但是临时这么动议说他们两个人一起到这来,实现了。

郭:对,非常感谢,所以我感激你。

刘:实现了,你说你四哥和六哥的事,他们来之前实现了。

郭:所以我感激你,你让我做的事情我一定尽力做。

刘:所以我给你说,这些事情我能做到我尽可能往前推,但你要注意一条,这些最后决定权在我这。

郭:不在你这。

刘:最终的决定权在我这,这是客观事实,大家都承认的,那好,谁有这种权限你非常清楚对不对,所以在电话里边你也跟我说你四哥六哥回去,你感恩孟书记,这是你电话里讲的。

郭:所以我下次不谈孟书记,我谈王书记。但是这三周已经过了,我承诺完了。不再欠他。

刘:不,你听我说,这不是说谁欠谁,这大家都得讲一个情分和情义。最终的决定权,母女俩来了,你四哥和六哥放了,一家团聚了。老人都见了面了,现在是个自由身了,但在这些当中,你的那些YouTube也好,推特也罢,你俩谁先。

郭:但是我不说王和孟,我没有违背我的诺言。

刘:你是没说,但是你的字里行间,你的言谈话语,你知道我刘某人承受多大的压力。

郭:你是承受很大的压力这是事实。

刘:咱这么讲,不看僧面看佛面,就在这点上你把我给挤压到了天花板上:“彦平说了,提的建议我也赞同,但是意见并不是一致的,但是最后领导拍板同意彦平同志的建议”──这个事你都知道我们是有组织原则的,个人服从组织,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这是党的组织原则,但是相当一部分人在保留着自己的意见,最后的怒火不是集中在你郭文贵身上,是集中在我刘某人身上,我背负多大的压力,你看即使这样顶着压力我又来了,还是这么谈,为什么?我自己能决定说我们四个人一起来美国吗?我也得请示,也要把我的想法做一个非常完整的一个详细的报告,组织上经过认真的研究以后同意这个建议,所以我来了,咱们坐在一起谈这些问题,目的是什么?还是要通过这条正路来解决这个结,找出解决问题的出路,所以我给你说,这条路,你要是真正的坚信的话,我觉得我们应该是相向而行的,相向而行的目的是为了把出路找到,大家一起走,走到前就把问题全都解决了,那在这个时候我们就要创造一个解决问题的环境,我不是在讲别的,不能说我们在解决问题总是我努力的去做一加一等于二,你哪是在做一减一等于零,你总是在回复原点。

郭:我哪是一减一等于零啊,您忽视了最大的事实,就在你跟我谈到时候他们试图把我弄回去,想毁掉我。第二个是按照领导意思承诺郭丽杰在您到来之前会回家吃饭,这已经三十多天了,我没有失约一次,也没有做任何消息的事情,我没有讲过一次王书记和孟书记。

刘:你听我给你说,即使说郭丽杰今天还没回到家,他也不见得说近期就回不到家。

郭:我昨天做了一个决定,决不让您为难,因为你呢把我的个人问题,员工问题,你去再审,今天我都不要了,我见你第一次我就相信你,我对没有要求,我说好的事情没有一次没有兑现的,我昨天想了一天我不让你为难就是给你最好的回报,但是我的妻儿一定要回去,全国关注的不让你为难,但是我希望你让我的家人自由出入,然后我对您没有其他的要求,你不用着急回答我,您觉得我有罪,那就让国家引渡或者告我,来吧,我的员工有罪就判了他们,都把他们枪毙了,跟我啥关系,我还能天天哭去吗,这不可能的,还有我的资产你们爱怎么处理怎么处理,我不管了,现在我没要求行不行。

刘:你要这么说的话就不是我们两个人要走的那条路。

郭:书记您真得意识到,您也是老领导的核心,说您不要让人家彦平难做。

刘:谁说的?

郭:这你不用管。说彦平这个人真是个厚道人,你千万别让他难做,说他在你这个事上真是苦口婆心,满嘴冒泡,但是这几个人不会给彦平说实话,我说那我今天就做一个决定,我说不让彦平书记为难了,他说你要这么说的话你就是个英雄了。所以我什么都不要了,我就是该干啥干啥,然后我跟您没要求,你把郭丽杰枪毙了,我都想好了。昨天郭美说,爸爸凭什么你再推特上说全家杀了我也认了,你凭什么替我做决定,是我不该,以后我不说了,郭丽杰我也不管了,这不就完了嘛。

刘:你要这么说的话那就不是想要跟我一起走了。

郭:不是,你说我这咋不是在往前走呢。你说我现在怎么弄,我本来想着你来的时候你一进屋给我说文贵你希望我做啥,然后你想要啥你跟我说,这不就完了。结果你现在说文贵你要面对卷宗什么的。孟建柱管理的公检法已经被社会上列为了几乎为黑社会组织,我很快会给你答案,马克斯法案就等着孟建柱和王岐山呢,包括付振华,你已经看到了美国已经把他列入到禁止全球理由,你回去告诉孟建柱和王岐山,我郭文贵能不能做到这一点,我现在给捣破组织答应给组织捐三千万美元,我说你就把这事给我整明白,他怎么虐待我的员工的,全球追加,他现在管这个案子你让我去接受,我凭什么去接受。

刘:那你的意思是说找个第三方。

郭:对啊,第三方。

刘:我听听你这第三方建议是什么。

郭:就两个方案,一我认罚,你认什么样的事,你违法了,你也别问别听公告结束,这是一个最佳方案。为什么,今天我再说一遍王岐山、孟建柱、付振华代表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也代表不了中国共产党,说的一样我得留国家尊严,我要求依法治国,我当然要依国家的法律,那些事能落了国家的面子,抓了半天。

刘:你再重复一下你刚才的说法。

郭:我刚才的说法就是王岐山、孟建柱、付振华代表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关于这个案子的问题,我不能因为我的案子我推动依法治国,这事就了之,不能,国家没法交代,在社会上,国际也没法交代,郭文贵愿意受罚,我没罪,但是我绝对违法了。

刘:你承认有违法的。

郭:有违法的。

刘:你承认违法但是不承认有罪。

郭:对,半点罪都没有。我愿意受经济处罚,最高额处罚,你公告完处罚,经济处罚,我郭文贵认了,这事情我也不想再谈任何具体,这是我对案件的要求。

刘:好。这是你的一个基本观点。

郭:对,我认为你们不行找第三方。

刘:你刚才说这条,就是说你承认你有违法事情,但不承认你有犯罪的事实。是这意思吧。

郭:是。

刘:好的,这条我记下,我们如果按着这条我去琢磨去,有没有前行是可能。

郭:当然可以,您太容易了书记,我再说为什么容易呢,因为你是非常严肃对待事情,这个事情非常简单,就像当年刘志华的案子一样,安全部找郭文贵诫勉谈话,一桌子我坐在那结训谈话,来一个训诫书,就结束了。

刘:诫勉谈话是对党员和公务员讲的。你能诫勉谈话?

郭:那我问你共产党不是给我做的?那你的去问你们耿部长去。

刘:当时谁让你弄的?

郭:耿部长让马建部长让满永平。

刘:因为什么事情诫勉谈话。

郭:刘志华的事情。

刘:嗯,因为刘志华找你诫勉谈话?

郭:对的。

刘:那时候就没有诫勉谈话那一说。

郭:你回去问,都留有档案的。所以书记你不要在这问我什么,我什么都不想听,你就给我一个最高额的罚金,这很快,你二十四小时就做出决定来了。这不需要麻烦,之所以麻烦就是孟建柱、王岐山在借机再找事。在往里圈我。

刘:行了,这是你说的第一条。第二条。

郭:第二条很简单,员工全部取保,马上取保,二十四小时就可以取保,你说哪个不符合取保条件你告诉我。都关了两年半了,你给定个哪个罪行,都在里面呆了两年半了,取保不就完了,这二十四小时就能做到的事情。第三件事情非常简单就是我的资产。很简答,我希望你用你领导的一个专案小组叫我们的人去跟你全力配合,就配合什么,该还钱,郭文贵马上还钱,该拍卖拍卖,如果这东西谁能拿走就拿走。

刘:你先等等,比如说你现在债务的情况,你现在比如说你真是把这些债权人,把他们都了结的话,你资金有问题没有。

郭:什么问题都没有,但是我不会再拿钱进去了,我很简单,我的资产,一,我拿银行贷款还现金,我换完还有百分之七十,第二我把东西给我基金不就完了嘛,就把我所有的资产放基金里面,履行国家任何的程序。他们不用给国家打官司了,然后他们把账还了。

刘:就是用你的基金来还。

郭:基金来还,基金接手。

刘:基金来还你的债务,然后基金把你资产打包拿走是这意思吧。

郭;是的。第三件事情你同意我在国内卖不就行了,方正证券8月份股票就开始归中东了,他马上就变成15块钱了,我可以告诉你他可以很快变成那个15块钱。

刘:现在多少钱。

郭:现在是9块钱。

刘:你这又有钱花了。

郭:不是,16块钱我卖完正好把所有债全还完了。

刘:行了,你这再有钱花,下次来是不是再请我吃点鱼子酱。

郭:没有没有,今天中午就是鱼子酱。

刘:今天中午不在这吃。

郭;你这什么意思,来开会了。

刘:什么意思都没有。

郭:那这是训完话就走人。

刘:你的意思是中午咱还吃饭?

郭:为什么不行,吃个饭还能怎么着,所以你完全把我当敌我矛盾来对待了。你把我当朋友为什么不吃饭呢?

刘:你这说话真没良心。

郭:有良心你就在这吃饭。

刘:你的良心让狗吃了。

郭:我这饭有毒吗?

刘:我给你说我要是着急真是骂人的。

郭:你操我呢?

刘:在操你怎么了,你给我玩平板玩四十五分钟,我才五分钟,我多大年龄你多大年龄。咱们现在要动拳头那个,有意思吗?我还是说那句话,微笑解决事情。咱们对待这事就是要心平气和,干嘛非要用拳头呢。

刘:你刚才说的这三条,你得把这三条记下,文贵你再重新复述一遍,让小吴记一下。这办公室主任得记住这。你再说一遍,我倒觉得这不是没有商量的可能,真的,你别着急。

.................

郭:可以可以,非常好,第三关于资产,资产分两个方案,这个一定是在书记您的协调下,要不是不可能完成的,因为过去这三年造成的这一百四十家债权债主是因为刑事案件导致现在的结果,146家那么现在就两个方案,第一个就是请刘书记出面协调,依照中国法律由刘书记来全面协调,成立协调小组,跟146家我们坐下来谈,如果遇到要资产的按照中国的市场原则依法给人家资产,不愿意要资产要钱的,我们可以考虑给钱或者拍卖资产给钱,这是第一条。

刘:你记着,一条一条的记。确定之后再记录第二条。

小吴:刚才讲的就是对于涉案资产,就是涉及到146家债权债主,由刘书记牵头协调,按市场规则进行资产处置或以现金方式抵偿。

郭:说的对,非常正确,同时由于这个资产没有做转户,只是做了香港的一家基金的一个抵押担保,如果说约好要拿现金还账去,我们可以考虑把这所有的担保手续变为产权控制手续,你要记住需要你协调,这样话基金出来拿钱和促使资产来还这146家债务。

小吴:这还是第一点里面的一样。

郭:对,但是这不一样,这里面有基金了,因为这得让刘书记协调,我欠人家钱,我承认欠人家钱,通过法院说我欠人家钱同意过户,因为这个过户国家有个过户制度的问题,同意过户给基金,基金要承诺处理资产并拿现金还146家的债务。

刘:你这让我牵扯进来,我也不懂这个。

郭:这很容易,你回去问,因为你要不牵扯进来永远没有解决的可能。

刘:我是外行,你知道我不是搞这些经济案件的。

郭:对,但是这个只用你协调就行,依法的处理,就是过户,同时或者经过协调有些金融机构愿意给我们贷款,就是帮助协调我们贷款,和什么银行贷款,我们贷款用钱还钱,因为很多愿意给我们贷款的,因为我们资产太好了,贷款就是优先把146家债务还了。

刘:由境内的银行给我贷款,然后用你的固定资产。

郭:所有的,包括股票,做抵押,把146家账全还了。这不就完了吗。

刘:这个你听明白了吗?

小吴:听明白了,就是要注明是由香港的基金公司或者是境内的经营机构或者境内的经营机构,以现金的形式再进行抵债。

郭:是贷款再融资来偿还这146家的债务。

刘:然后咱这么说,实际上就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和路径。

郭:关键你得对我有信任,我是诚心诚意想解决问题的。

刘:我要是不信任你我上这来干嘛呢。

郭:你刚才说的那个,让去面对那些案情,这事复杂了,就闹大了就。

刘:因为你总说。

郭:不是我总说啊。

刘:你听我给你说,昨天你还说那什么都是假的。

刘:你想复杂的问题简单了。

郭:对啊。

刘:好啊。

郭:我非要让我面对那,我只能证明你是假的啊。

刘:文贵,咱就是在找解决问题的路子。

郭:对呀,这就是解决问题的路子,我为啥要给这个基金开会,我必须要给人家回复,这不是我说了算了,人家拿钱了,人家再起诉了,人家公告了,我辞职了,后边还有一条,我这六千家属还有员工边控必须的撤销。

刘:谁说给你六千边控。胡说八道你这。

郭:你给我多少。

刘:一千个,你要这么说的话得有多少边控啊。

郭:连我嫂子的姐姐家的孩子的老公都给边控。

刘:那你的多少员工啊。

郭:我多少员工你知道吗书记。

刘:你不是说六千员工吗。

郭:我三千员工,一个家里三个人,你说多少人。

刘:那不是九千人。

郭:对啊,我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员工能出境的。

刘:你确认吗?

郭:所以咱俩打个赌,就打一万块钱,你敢不敢给我打赌。

刘:打一万什么钱。

郭:你打人民币,我打美元。我三千二百个员工,没有一个员工能够出境的。不但有妈妈,孩子,我们其中一个跟我一个离职的员工人家老婆婆和公公都出不了国。

刘:你说这都是草木皆兵了,他们数的过来吗。

郭:书记你真是太可怕了,你真是雷到我了,你竟然连这都不知道。你怎么会了解这里面的事,我告诉你专案组拿走我们的花名册以后告诉我们所有的员工都被便边控,我告诉你昨天我们还有员工带着孩子去日本旅游,又被扣住了,你敢给我打赌吗?

小吴:我复述一下你俩刚才第三条内容,关于涉案资产146家债权人,由刘书记牵头协调与市场经济进行协调,也可以由香港的基金公司或者境内的金融机构帮助或者再融资偿还146家的债务。

郭:加上四个字,尽快解决。

刘:这个说清楚了吧。文贵确认了吧。

郭:对,说清楚了,确认了。

刘:你看,我这人一看就是全部都明白的人。

郭:书记我再说一遍,如果都像您这样,就不可能发生这事了。

刘:我很遗憾。

郭:就像这个案子你们去谈事,这有什么谈不成的,你非谈着谈着身上别个刀,咱俩聊着聊着后面老有个刀,对着我能给你谈吗?上次孙立军来我全程跟踪他,我在美国请的有调查公司,跟丢了就不给钱,跟着了就给,这帮人就光着脚丫子跑,孙立军去餐厅吃饭去,这帮人找的自己老婆,妹妹,姑娘轮着跟着他,想看看照片我可以给你看,录像都有。

刘:拿来我看看。

刘:嗯,你再接着说吧。

刘:你再说你的。

刘:你这么说就是在害我呢。

郭:不是不是。这是我的前提条件,要没有我就不做。 

郭:在一定的时候,在得到国家领导和刘书记认可的情况下,这样的话我还真是愿意考虑适当时间回国,保证我安全回国。

刘:好,你说的适当时候是什么时候?什么范围内?

郭:那这我现在也确定不了。绝对安全的情况下。

刘:就是把前面几条都解决的情况下。

郭:对,都解决的情况下,然后我有绝对安全保障的情况下,您这个把我解除完我父母都要来看看我的。

郭:那你都不用管了,这都是我的事,公民都有自由了,你不能再有任何条件了。所有人都自由了那我必须的让老人来。我们找一架医疗飞机就可以。

刘:怎么来,坐飞机来吗?

刘:医疗飞机,带着医生带着器械。

刘:都来你这住的习惯吗?

刘:这个记清楚了嘛?

郭:我文贵就是有钱,两百万美元回去一趟接着不就过来了,去上十几个保护着,不就好的很吗。

郭:他们来,我娘跟我到国外住七天都不行,他要回家啊,他到外国觉得这些人外国人看着受不了,味也受不了,吃也不行,老爹已经半糊涂了,必须得回去,只能来看看,放放心,见一回少一回了。刘:你还要有这个孝心,父母在不远行。

郭:谁愿意远行啊。没人愿意。

小吴:嗯,国家如果需要以合法的方式可以在境外为国家继续做贡献,但是在刘书记的领导下开展工作。在以上问题解决的情况下,愿意在合适的时间回国。

刘:好,你这坑是越来越深。

郭:合适的时间是在我安全有保障的情况下,反正这是得不到习书记的认可我是不会回去的。我目前只能相信习书记和刘书记,其他人我不能相信。

刘:我不是书记。我们叫组长。

郭:好,组长,刘组长,组长很大的,中央做事现在各种组长。国际核心工作小组组长。

刘:讲完了吗。

郭:讲完了。

刘:我给你说你这四条也不能说不是一条解决问题的路径,就是这些路径大家都可以探讨,可以研究,包括你提的像员工及资产的处理,你这当中还差一条吧,你个人的事情怎么没说。

郭:个人我不是说了吗,就是依法公告。

刘:哦哦,就是个人的问题,员工的问题,资产处理的问题,和你未来要回国继续为国家做贡献,一共这四条,行,那我明白了。

郭:我不想再谈这个案情,真假都过去了,这个纠结起来就没完没了。第二关于资产的问题也别谈,该还钱还钱,第三个不能说你郭文贵你没事,你没事国家不成事了,有事就是事没那么严重,你认了维护咱们国家形象,然后公司员工你们也别再折腾了,这事就算翻篇过去了。你也得到了认可。

刘:这事我给你说,你这提出来了四条, 我现在提,在我们研究你刚才提的这几条路径过程当中,你能不能冷静。

郭:我知道,你的冷静标准是什么。

刘:你冷静的标准,你的什么直播啊,什么这些东西,我建议你往后推一推。
郭:我直播得有,不能没有。

刘:直播的你必须要没有王岐山和孟建柱的,这是一个禁止话题。我觉得这你完全做的到。不然的话我不好去协调这些事。

郭:我播其他的那很简单,那我得有两个条件,当我还有发现还有其他同志还有孙立军搞我,继续害我,国内网站上继续黑我,在香港那几个人还在折腾我,那我就不同意。

刘:你听我说,我可以保证其他的路不会再有。

郭:如果你能保证这个,我就给你保证。

刘:王岐山和孟建柱你不能在直播里体现,这是我一个最基本要求。

郭:好,但是傅振华的是你不能管我,他不抓进去的那一天,我就一定折腾到底。

刘:干嘛又傅振华这三个字。

郭:他收钱了啊。你到底支持不支持政法。

刘:听我给你说,首先我是共产党员,其次我是党的纪检工作干部。明白了吧,总书记提的全部从严治党,我是坚决的拥护、坚决的前行的,这个前提是一点错没有的,但是我给你说,这个时候基本要求我给你提了,傅振华的事我建议你不要提。

郭:这个是绝对不行的。

刘:你先别说不行,听我说,调门降低点行不行。

郭:降低点可以,但是他我是必须的说的。

刘:因为傅振华的事你已经爆料的差不多了。

郭:没有没有。我用事实说话。

刘:你连电话录音都说了。

郭:那只是刚刚开始,那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刘:这个降温可以吧。

郭:当然可以,但是不会降那么多。料肯定要说,比如宣布傅振华调职了,我就可以停止了,如果说他不调职,他对我家人有威胁,因为任何人无法保证,到昨天前天我哥还有人跟着呢,还有人威胁呢,我们的当时送钱的人还有威胁呢,还有我员工被打的那么惨,你确保傅振华调职了,我也就不折腾了。不调职不查他,那我就必须折腾。

刘:好,我给你说,基本要求都能答应。王和孟的事。

郭:王和孟的事不说了。

刘:王和孟的事这是咱俩的基本要求,这是原则,行不行。包括孙立军你都不要再提。

郭:行。可以。

刘:你刚才讲的其他几个什么香港什么和美国交换了,这些统统没有,行不行。

郭:嘿嘿,你们都是工作,我可是全家姓名。

刘:你可别这么说,在你这个问题上我可是把我政治生命压上了、

郭:所以说书记这个孙立军的事情我真的考虑考虑。关于他我不敢确定,因为这家伙玩阴的。又不结婚天天搞对像,玩神秘。马建也弄,张越也弄,天天后面骂人家。

刘:他住哪你都知道?

郭:你太小看我了,我再给你说我盯着他呢。人家蒋姐,他别以为给人家搞明白了,那蒋姐心里也有一盘棋。人家没辙,他也绑架了孟书记。他在协和医院那些事谁不知道啊。我是干啥了,我天分都是搞情报了。为什么我的基金合伙人都佩服我呢,我跟他们开会最后五分钟话从来如此,为什么,我永远都有情报,我最后发表言论结束永远是这样。

刘:你们俩见面把有些话说开没有。

郭:我说实在话书记,我要是以哥们身份我真想跟他见,有你在的话,我就真想跟他好好说,我就想问问他,这我怎么得罪你,你老说我,他在外面好几个场子说我完全是假的...

刘:这回他也在,我给你创造个机会。

郭:你不用创造,我给他机会。别把他当官,他屁都不是。

刘:你刚不是还说当兄弟了。

郭:我听您的,给他磕头都行。

刘;你听我给你说,你算给我个面子。

来源:明镜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