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15

「传销盛世」里的中国

转发此新闻:
说中国是传销大国,传销强国,一点没夸张。身处其中的人不难发现,这里几乎充斥着假丑恶,有一句话这样形容:「中国所有的都是假的,只有骗子是真的。」

东北大学毕业生李文星误入“蝶蓓蕾”传销团伙后死亡。

最近中国的舆论聚焦在一个大学生的离奇死亡。这位大学生名叫李文星,从北京被骗到传销窝点聚集地天津静海区后,数日后非正常溺水死亡,目前官方对于具体死因还在调查阶段。

这位大学生的被骗死亡,同去年中国发生的另一件被虚假广告欺骗死亡的魏则西类似。同样是骗,传销欺骗了李文星,而中国搜寻引擎技术公司百度则一定程度上与虚假医疗单位合作,误导了魏则西,耽误其正常治疗。

长沙南方职业学院的大二学生林华蓉上月打暑期工陷入传销骗局后溺毙

在中国,骗子与传销100%是划等号的。相比一般骗子而言,传销则更令人心惊胆颤。因为传销会非法拘禁,会暴力虐待,会让人骗尽亲朋好友。可以说,在中国,说起传销,几乎绝大多数人或多或少了解,其舆论覆盖面远比一篇骗术更广更大,比如近些年,中国最为流行的电信诈骗,一经整治,很快就消失不见了,而传销往往死而不僵。甚至在整治与处理上,也往往存在政府的巨大失职。

中国政府对个人的监控与调查,远远比国外一般情报部门掌握的详细,而政府往往把这些技术与手段用在不同意见者身上;反过来,对于自身的职责与社会管理,则一团混乱

传销尚分南北派

传销在中国可以分为南派和北派,李文星这次的天津属于北派,传销成员多以彪悍着称,暴力无处不在。而根据相关媒体不完全统计,以暴力手段致使其死亡的人数,近几年高达数十名。而这,还只是冰山一角。

南派的传销,广西北海最为著名,这在中国几乎是众人皆知。北派天津是大本营,多以销售根本不存在的化妆品为由,发展下线,肆意压寨被骗者身边熟人圈子的钱,南派则以投资项目为由洗脑,如北海的「1024工程」,这些专案往往打着国家支持的特殊性为由,层层欺骗。

而被南派北派所覆盖的城市,据反传销人士统计,已经包括中国绝大多数城市。比如北海至少几万人传销,天津打击几十次屡禁不止,西安也有几万人传销。外界估计,几年前中国传销群体规模达到5000万之众。

如果稍微进一步去分析传销的模式,几乎是非常虚假的成功学引导,经不起逻辑与推理。但为何这股浪潮越翻越大?且吞噬者无数个家庭和无数条生命。这必须要深刻查询到其中的关键因素。

传销也是GDP的一分子

其实找到原因非常简单,除了行骗者本身的罪责外,最主要是政府失责。中国的传销如此大规模,政府的管控手段,很多时候不仅不管,甚至纵容其发展。
比如天津静海和广西北海,全中国都知道这里充斥着数万人的传销规模,但政府的行动,往往永远滞后,非出人命才「严打」。在地方主政者思维中,传销也是GDP组成的一部分,虽然是畸形的产物,但把很多人诓骗到当地后,需要租房、吃饭等各种消费,无形中对当地经济建设起到带动

地方主政者有没有能力管控传销?当然是有的。要知道,中国是员警治国,对个人的监控与调查,远远比国外一般情报部门掌握的详细,而政府往往把这些技术与手段用在不同意见者身上。反过来,对于自身的职责与社会管理,则一团混乱。

传销模式是中国的缩版,这里的类金融传销也屡见不鲜,比如股票市场是为国企服务的赌场模式,比如自然灾害几乎都是清一色的人祸使然,像早两年的天津大爆炸,前一个多月前的湖南水灾,地方政府一方面严重不作为,另一方面又由于涉嫌贪腐勾结等造成灾难。

近距离生活在中国的人,无疑会发现这里假的东西永远比真的多。食物是污染的,环境是污染的,教育是姓党的,娱乐也被管控死,一切的一切正对准了欧威尔的《1984》。

比欧威尔的《1984》还恐怖

传销不同于土地财政中的强拆问题,但还是解决不了。与此同时,中国的金融传销像P2P之类许以高额利益来做投资,近些年失败的例子不断叠加,普通人受到的损失也是天文数字,最终被骗,最终无解,中国最近一家以慈善为名的骗子公司-善心汇,其会员就有数百万之大,几万名会员在北京静坐上访被驱逐。

不夸张说,中国政府想处理的事情,能力可以无限大,往往利用国家机器瞬间搞定;但如果涉及到自身利益的事,则从来都是难产,几乎不可能得到丝毫解决。

如果是近距离生活在中国的人,无疑会发现这里假的东西永远比真的多。食物是污染的,环境是污染的,教育是姓党的,娱乐也被管控死,一切的一切正对准了欧威尔的《1984》。

当然,这里更精准化的1984程度,又要比1984本身更恐怖。

来源:上报 / 陈岳生  政治评论家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