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07

习近平弃李用王?

转发此新闻:
英国「金融时报」日前大幅报导,王岐山可能在「19大」升任国务院总理,主管经济,李克强则调任人大委员长;报导中还有一细节说,王岐山被经济官员围绕,显示他可能已开始介入经济事务。消息一出,立即引起关注,舆论目光,都投向总理人选,到底是李还是王?

左起:李克强、习近平、王岐山

本栏今年312日,已曾撰文「习近平的经改奇兵」,分析过王岐山可能改任总理,现在事隔半年,笔者觉得,王岐山改任总理,可能性比前更大,因为习近平弃李用王之心,比前更为坚决。总之,王岐山19大不但可以保住常委之位,却不是续任中纪委,而是改任总理。

习近平「第二个五年」的最重要工作将是经济改革。为什么呢?主要有两大原因。第一,经济事务的重要性超过其他任何领域,因为保持经济成长,是中共掌权的不二法门,如果经济崩溃,或出现动荡,社会就会不稳,直接威胁到中共的政权。第二,未来五年,习近平必须在经改上干出成绩,才能留下政绩,到2022年第二个五年结束时,说服全党和全民,让他再任「第三个五年」。

习近平2013年上台之初,已制定经改方向,包括经济转型、市场化、国企和债务等改革。但五年来,除了国内消费所占经济比重有所增加,其他经改政策可谓原地踏步;2017年一切「求稳」,等于全面告别经改,僵尸国企和债务的改革毫无寸进。这种情况不能再在未来五年重演,如果第二个五年继续拖延改革,将会断送习近平建立政绩和2022年延任的机会。

未来五年经改的最大难题是,必须向失去市场活力的僵尸国企和负债累累的地方政府开刀,动大手术,使整个经济体系恢复活力,但这样的改革可能拉低经济成长,使习近平定下的「中高速成长」(5%6%以上)受到威胁。如何能够一方面保持经济成长,另一方面又使经改取得成绩,这可能是习近平第二个五年最重要的工作。

既然经改困难,就必须要找能人主持,而王岐山是最合适的人选。为什么他是最合适的人选? 一,2008年至2012年,王岐山担任常务副总理,主管财政和金融,因此具有实际经验;期间,美国发生金融危机,连带使中国受到冲击,中国砸4万亿人民币「刺激」经济,王岐山从中获得宝贵的处理危机经验。

二,王岐山担任北京市长期间,筹办2008年京奥,原以为要亏损,但最后却在他手中出现盈余,显示他的理财能力;他在副总理期间,工作雷厉风行,办事能力强,获得国务院一片好评;过去五年担任中纪委书记,负责反腐,成为反腐英雄,已足以在中国2000年反腐史上留名。

现在习近平必须用有能力的人,推行经改;环顾常委人选,唯有「老王」最合适。王岐山因反腐掌握到的党官材料,将有助他推动经改,因为国企改革和地方政府的债务改革,问题最后必落在官员身上;官员「宁遇阎王,莫遇老王」的取向,将有助于经改。

三,自邓小平推行「改革开放」起,王岐山已将注意力放在经改之上,这是他抱负所在,经过40年的摸索,他现在对经改必有更确切的了解。他是「新经济」的代表人物,主张市场化经济,与中共传统的计画经济有别,不赞成政府直接干预市场,倾向于让各个经济环节接受市场调节。他这种主张与市场化的经改方向吻合。

李克强过去五年担任总理,并非出于习近平之意,如果习近平未来五年续用李克强,唯一的考虑是李克强的档箭牌作用;2015年的股灾造成经济动荡,当时李克强就产生了挡箭牌的作用,让习近平得以推卸经济失策的责任。但在第二个五年,习近平再不能让经改原地踏步,因此不能续用平庸的李克强。

总括而言,经过五年反腐,王岐山已完全得取习近平的信任;习近平现在要推动经改,像五年前那样推动反腐,除了王岐山,再难找到更佳人选。至于王岐山自己,既以经改为抱负,他也必然愿意,再度出发,务求在经改上留下政绩,作为他政治生涯的终点。


来源:世界日报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匿名 说...

王什么时候当过常务副总理了?

匿名 说...

極盡美化之能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