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11

政治斗争如此白热化,金融反腐是一个解读线索

转发此新闻:
陈小平:所以说,我认为金融反腐如果搞下去的话,那是中国政坛改变山河的一个举动,很多的白手套要进监狱,整个的金融界的人要全部撤换掉。那么王岐山先生,这个金融界很多的人都是王岐山、温家宝、朱熔基的徒子徒孙,对他的政治势力的打击呀,对他政治资源的打击呀,毫无疑问是相当大的。就是说王岐山即使在台上,那么金融反腐也会让王岐山的脸面非常非常的不好看。当然不仅是王岐山脸面不好看,温家宝也不好看,朱熔基也不好看。这个东西确确实实,这个金融反腐真的要反下去,确确实实是改变山河、改变政治状态的一个很关键的东西。那么回到我们的话题,你这个金融反腐反得那么厉害,你不是断了我的饭碗,断了我□口的东西吗?就是这样一个意思。所以说大家现在也该豁出来了,再不豁出去,就没机会了,这是我的一个看法。

股灾吓坏了习近平,也导致金融市场被动改革。

陈奎德:我想他们现在是这么完全不顾、不计一切地进行绝地反击,那恐怕就是由于身家性命,就在那个金融上面。所以说,基本上,他们权贵过去认为他已经是把自己的后路,把自己的财产,都通过金融的方式,安排得非常妥妥帖帖的了,而且是财大气粗的,非常地牛的,觉得没有什么问题了。现在如果加大力度做这个方面的事的话,他们开始觉得这个事情非常危险了,他的奶酪可能会被动了。这样的话,所以说又会有千百倍的力量,用马克思那个话来说的话,甚至比死亡的力量还要大的力量来进行反击。我想这个也是目前的这个政治斗争为什么这么白热化、这么你死我活的这个状态。这也是最主要的一个线索,就是金融界这次是真正动到了,而且实实在在地触动了。这一个,包括肖建华,中共刚刚才在香港的铜锣湾书店问题上实际认了错,说将来绝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但隔不了多久,言犹在耳,又把肖建华弄进去了。就是说,他觉得这个是身家性命,那其他的,我才许的诺言、我的名声、我对香港的承诺,这些都是小事了。他的政权的存在,他们这个整个的,他们安排的自己的关于他的金融的后路,他们的整个的最后的经济上的、政治上的安排,恐怕都与这个有关,所以说大家都是不惜全力来搏斗了。

陈小平:这就是十九大相当于100米的冲刺线,是不是?

陈奎德:是。

陈小平:大家在冲刺以前,通通要把该用的劲用完了,这个金融反腐实际上就是大家在使劲。大家这会儿使劲,你再不使劲,你冲不过,你冲到后面去了。因此这场金融反腐,就是从刚才说的,第一个是动奶酪,而且是动巨大的奶酪,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就涉及到十九大的位置了,所以说习近平先生当然是想让十九大(上位)更多的,是有一些能够贯彻自己意志的人。

陈奎德:在上位。

陈小平:但是,别的人也想,虽然不能够挑战习老大,但他们也想弄个位置。一个常委,那就是一座山头,那就是一座金矿,这个东西是非常明显的。因此,也就是说,这一场争斗,确确实实就是说,安邦和吴小晖的争斗啊,确确实实,我们认为,你也是这样认为,就是说他涉及到中共十九大的生死斗,涉及到我的奶酪有多少,我的蛋糕有多少,这样一个份额。

陈奎德:全部消失掉都有可能,弄得不好的话。

陈小平:对,所以说,该演的戏应该都会上场。

陈奎德:该出的力量都出了,都要出来。我想的话,这个当然,我还是要重复一句,王岐山先生他的走向,他的最后的命运是和整个的中国共产党十九大,包括中国共产党往下走的命运联系在一起的。

王岐山现在表现出来的色彩,包括他的政治作为,前一段时间的反腐的政治作为,和他在有几次公开讲话,我听过他一两次录音吧,相当的左,就是说,和我们知道的、过去这个历史流程过来的王岐山判若两人。这说明他本身是一个非常灵活的变色龙,是他基本的政治技巧,在这个政治夹缝中生存的时候的表现。

但是,他确实是相当能干的,这个我相信。我从各方面的信息,得到的消息都是说,他这个人的干才还是不可否认的。而且他将来的政治动向,确实也涉及到所谓中共的原来的老规矩──七上八下,对方可以抓住这个老规矩来作文章。但这边也已经早就放了风了,就说这个东西是什么口头协议,不是党内纪律,等等等等。总之,就他的政治走向,他的政治命运,和中国共产党的十九大开成怎么样的一个会,最后甚至包括习老大,他们之间的互动会产生什么样的政治结果,最后中国共产党的,包括王岐山的,甚至是相反的走向,就是完全不同的走向的可能性,我觉得都在这个焦点问题上会呈现出来,所以说非常重要,我们大家注意观察。

现在我觉得还看不出来,这两派的斗争有什么,就说压倒性的结果会出来。虽然是说,目前看来,安邦和财新的搏斗中间,目前看来,是财新略占上风一点。但是大家都在拚命地做,而且大家都在,还在相当公开地叫板,所以我称之为具有相对平衡性的这个政治搏斗,对中国的未来的政治意义不可低估,它可能会引申出一系列的后果出来。实际上在英国啊西方各国国家历史上,实际上这是政治逻辑、政治规律。只有在两种力量互相谁也掐不死谁的时候,一个真正的所谓宪政体制,一个真正的妥协的方案才可能浮出水面。如果没有这种相对的某种力量平衡,永远是压倒性的,政治斗争永远是压倒性的,这样一翻过去又翻过来,翻烧饼一样的话,那么基本上宪政的可能性是非常渺茫的。而在有相持的的政治力量出现的时候,而且会持久一段时间的时候,有些规则,有些比较文明的规则就会浮现出来。甚至没有过去的历史的知识,人性也会自动浮现出一些政治斗争的文明原则出来。

陈小平:好,感谢陈奎德先生今天跟我们分析安邦和财新的这场争斗、他们的政治相持状态,以及这种政治相持状态的这个了不起的意义!非常感谢陈奎德先生今天参加我们的明镜编辑部的节目。谢谢我们观众的收看和收听。也谢谢我们的导播制作。


来源:明镜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