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15

从“邓氏约法” 到“习氏约法”

转发此新闻:
当年邓小平的一句话力挽狂澜,稳住政权:“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让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裕起来“。这句话,等于是执政者与人民签下了一个契约-甲方向乙方承诺改善乙方的经济生活,乙方则同意让甲方继续执政。这个执政者和人民之间的甲乙默契,可以称之为“邓氏约法“。随后30余年的改革开放,其间的各种政治动荡,乙方基本上都概括承受了,因为经济生活确实在不断改善中。

习近平

时光来到了2012,“邓氏约法“受到了严峻的挑战。虽然乙方的经济生活还在改善中,甚至是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改善中,但是,这时已经无人不知,“邓氏约法“下所产出的最大块经济肥肉其实都落入了甲方口袋中。乙方开始追问一个常识性的问题:中国有那么富裕吗?富裕到了甲方拿走了那么多肥肉,而我还有房有车有存款?我的财产是真实的吗?稳当吗?

让我举一个实例。140余岁的国有金融企业副总,姑且称他为李先生,名下有两处北京房产,市值千万人民币,银行里有几百万人民币的存款,夫妻月收入5万人民币。放到任何一个其它国家,李先生13口应该都是小富人,此生应该无忧。但是,李先生对未来的人生却有高度的不安全感,甚至不知道他的身家10年后还是不是他的?还值多少?重点是,李先生还是个党员。

李先生的不安和质疑,代表了30余年来那先富裕起来的“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人“;若连这个族群都如此感觉了,那更不用说那些身处其它“大部分地区、大部分人“的不安全感了。“邓氏约法“在甲方的权力结构现实下,30年下来究竟是黑猫还是白猫?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富裕起来后,接下来怎么办?邓小平把问题留给了后人。

2012年习近平执政后,给出的方案是“治党、打腐“。治党打腐不是新方案,因为已经喊了30年了,结果是越治越贪、越打越腐。贪腐的现象控制不住,有些人归咎于“只打苍蝇、不打老虎“,但也有明眼人指出,贪腐本来就是过去30年经济起飞的原动力,没有腐败这润滑剂,中国经济也不会崛起。将这两种看法放在一起,其实透露了中国经济模式内的一个最根本的矛盾:不打老虎,中国的贪腐会越演越烈,人民不可能继续容忍;而若打了老虎,其吓阻效应将使得国家经济机器的运转失去“润滑油“而停摆。

事实上,习近平的20122017这任领导班子,正是落入了这种两难。习的“打虎无上限“动了真格,拉下了如前常委周永康、军系最高领导徐才厚、郭伯雄,以及数位在任的中央政治局委员、无数的省部级干部,的确让人民看到了魄力和决心,但是其派系株连的寒蝉效应,也使得国家行政机器陷入了整体不作为。

很显然地,“邓氏约法“在中国的权力结构下进行了30余年之后,在两个方面都已经走到了尽头。其一,即使是那些一部分地区的一部分“先富阶级“,都已经开始感受到强烈的不安全感,其二,以“打大老虎“来解决结构性贪腐问题已经陷入进退不得的两难。

中国当下急需一个甲乙双方的新约法,这任务落到了习近平身上,我们姑且称之为“习氏约法“。“习氏约法“必须涵盖几个层面:一、如何在把贪腐这个“生产力元素“从党机器、国家机器中消除后,行政机器依然可以恢复运转;二、如何让“已富阶级“对自己的合法资产安心;三、如何让“未富阶级“对生活未来有信心。

这绝不是一件容易的工作,正如习近平的博士论文导师、人称国师的清华大学孙立平教授在最近一篇文章所说,习近平的改革落入了两个陷阱:左陷极权,右陷权贵。文中说:“为了压制住权贵集团,很容易走到极权的路子上去。但如果权贵占了上风,很可能又是一场对社会和民众财富进行掠夺的战争。无论哪一种,结果都不堪设想。“

中国的政治、经济、社会总体,实质上又再次处于当年邓小平面临的局面,但这一次形势更为险峻,甲方执政的合理性能否持续,端看今年中共19大所提出的“习氏约法“内容,乙方是否买帐了。

来源:中时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