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27

毛泽东的政变与权变

转发此新闻:
如果消息被进一步证实,那么习近平面对的政局形势也是非常严峻的,海外有媒体报导说,据原八九民运重要人物、现为海外民运活动家的王军涛博士的消息,在北戴河会议之前,习近平平息了一起政变,成功地奠定了他在中共十九大的核心地位


中共内部的政变与权变,一直没有停息过,只是胜利者的政变,美其名曰革命或政治运动,现在叫维护国家安全或政治安全,而失败者的政变,无论义还是不义,均被视之为颠覆或叛乱

为了党国的政治安全,中共的多少罪恶因此而生发。与中共政治安全相关的两个重罪,以前叫反革命罪,现在叫颠覆国家政权罪。中共所谓的政治安全,实为极权统治的安全,或者是极权统治者的安全

一、国家政制与政治安全

政治安全问题在毛时代还没有形成一个政治术语,但这并不意味着毛时代就没有政治安全问题及其焦虑

政治安全问题一直是中共第一要义,中共的政治安全、中共领导人的政治安全、中共党内派系的政治安全,是中共最高领导人的生命线,三个政治安全可谓三项一体,失去任何一项政治安全,中共都可能出现内乱或崩盘

宪政民主国度,只存在国家(国土)安全与国民安全(人权安全),保障领导人与普遍国民安全的,是独立的司法体系,保证国家安全的是国防与三权分立的政治体制。独立的司法、独立的国家军队

没有三权分立的政治体制,中共与中共领导人只能通过其它方式,谋求党国与自己的政治安全。中共领导人与中共体制,更多的只关注上述三种政治安全,并以领导人的安全为核心,而国民的安全与普遍的人权保障,则是等而下之的考量,更多的时候是被完全漠视或被侵犯。

只有共产主义国家,才存在政治安全问题,政治安全看起来是意识形态的安全,其实这种安全是虚,而实际的安全是最高当权者的安全,列宁同志的安全,斯大林元帅的安全,波尔布特的安全,金正日的安全,毛泽东或习近平的安全,这是专制国家的核心安全

宪政民主国家,最高领导人的安全是常态化的保护,而专制国家则是非常态的保护,他们一方面要表演亲民,访贫问苦与人民打成一片,而另一方面,则动用国家军警力量,严加保护,对所有接近领导人的群众都要严加审查与防范,以防不测

政治安全不仅要通过军警力量来保卫,还要通过其它方式,一是打击与迫害异已的政治力量,无论是体制内部的,还是外部的异已者,都在打击之列;二是建立自己的政治派系,让自己信得过的人进入权力核心周围,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语),要让绝对忠诚于自己的人入局,这样的结果,当然是庸人与奴才人格才能进入重要权位。一些共产政权国家,为了政治安全,不惜搞血统继承制,只有自己的儿子或兄弟才信得过,譬如北朝鲜与古巴

中共在政治安全领域所做的政治设计,远远超过其它社会主义国家,譬如,毛泽东奠定的支部设在连队上,使党或党的最高领导人可以直接指挥枪,保证了军队是党卫军,这是中共政权稳定的制度背景,也是当年毛在军队中至高无上的影响力的历史根由

中共在员警系统设立了政治处,后来做大成了国家安全保卫局(对内的国家政治安全部门),即臭名昭著的国保对异议人士、维权律师、知识份子的控制与迫害,均由这个政治安全保卫部门用超越法律方式解决。不仅如此,中共还另设立了中共中央政法委,周永康时期将其做到了一个极致,它使法律、员警、检察甚至传媒体系完全统一在一位政治寡头手上,这也是周永康可以与当时的中央对抗的本钱,当然,也是周永康权极而败的原因

分析中共的政治安全与政变、权变,我们不得不从毛泽东说起

二、打天下之时毛泽东的权变与政变

泽东一辈子发动了三次革命性的大政变还有一系列的权变

第一次政变是参与成立中国共产党,并成立国际共运组织领导下的苏维埃中央政府,颠覆了中华民国政府,最终成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

第二次政变是中共建政之后,废弃了共和国的政治基础多党政治协商制度,建立中共控制下的全国人大,共和国变成了党国(党天下),国家政权的性质发生了质变

第三次政变是毛泽东发动文革,废除共产党政治体系,重建革命会员取代共产党,毛泽东成功颠覆了中国共产党,另立革命领袖的中央,党国成为领袖之国,共和国的国家主席被废黜并被迫害致死。没有人意识到,中共的政权又一次发生了革命性的质变

变是让整个国家的政局发生根本性的变化,或者颠覆了国家最高领导人或领导集体,改变了国家政制。而权变,则是为了个人或自己的政治派系的权力稳固,迫害异已派系或重要政治人物。纵观毛泽东的一生,就是追求极端的政治威权,不断发生政变与权变的一生,1927年以降的民生灾难,几乎都与中共领导人的维护政治安全有关,一次次的政变与权变,就是一次次的国民灾难

泽东的第一次政变,遭到国家军队的围剿,因为日本入侵中国,使中共苏维埃政权获得生存机会,并因西安事变,获得合法性,日本投降后,国共两党本可以致力于政治合作,使中国进入民主共和宪政时代,中共在其宗主国苏联的支持下,一意为了自己的共产政治,不惜内战牺牲数百万战士与百姓的生命,推翻了亚洲最早、最大的民主国家中华民国。第一次政变获得成功

中共推翻国民政府的政变,不计算19271945年期间内战伤亡数,仅19461950年的内战,就造成了近千万人的直接伤亡,政治代价则使中国失去了民主宪政的和平进程,国家痛失政治文明现代化的千古良机

中共推翻合法的民国政府,是一次革命性的政变,而毛泽东从井岗山到长征,从延安整风到中共建政之后,在体制内,则进行了一系列的权变,譬如将党支部建到连队上,使军队直接服务于中共政治意识形态,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枪杆子时面也出极权,毛泽东的内部权变,也是依赖的是自己对枪杆子的控制与影响力。毛泽东通过控制枪杆子,一系列权变成为现实,对陈独秀的开除,对张国涛的排挤,对王明的打压,对整个延安知识界的整肃,然后由刘少奇抬出一个毛泽东思想,完成了毛作为中共核心权威的神圣不可颠覆的地位。忠于毛泽东的政治派系(周恩来、朱德、刘少奇、林彪、康生、江青),也因此诞生

打天下之时,毛泽东在体制内外,均建立了广泛的统一战线与同盟,到了坐天下之后,他将通过一系列的政变与权变,重建自己的核心政治派系与统一战线

三、建政之后毛泽东的权变与政变

泽东第二次政变是将联合政府变成党领导下的中央政府,不仅政协的地位下降(虚置),政协的政治权力让位于全国人大,而全国人大的代表完全由中共控制,即便如此,人大代表作为中共的政治花瓶地位是象征性的,它的存在只是为了保证中共表面上的合法性,中共的党代表地位则更高(当然,党代表也只是中共高层的政治工具)

195761日《光明日报》总编(储安平)的会议发言并被公开发表:《向毛主席和周总理提些意见》,他认为中共已将共和国演变成党天下储安平是第一个说出皇帝没有穿衣服的孩子,共和国已被毛泽东政治集团所蜕变

当党国的阳谋被人识破之时,声势浩大的反右运动开始,数百万知识份子被打压、迫害,失去发声的可能

泽东政治集团的政变,以一系列权变为基础:改变(剥夺)农民的土地权,改变(剥夺)工商业者的经营权,改变(剥夺)民主人士的发言权,并通过庐山会议,又剥夺了中共内部的批评权,毛泽东的个人威权获得进一步维护

泽东的每一次权变,都是在剥夺整个社会或异已者的政治、经济、文化权益,而毛泽东的每一次政变,都伴随着国民的巨大灾难

泽东的中共推翻民国,其过程造成上千万国民伤亡,而毛泽东在五十年代的权变与政变,直接迫害的伤亡人数数以百万计,而饥荒造成的非正常死亡国民,则达四千万左右。民主的代价是选票与选举过程中的巨额资金投入,而不民主的代价,则是千百万人头落地,为权变与政变血祭

泽东的第三次重要政变,就是发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最重要的目标是刘少奇,剥夺其国家主席职务,以使党国政权完全掌控在自己手中,整个中共的元老阶层悉皆被迫害或流放(只有极少数元老幸免于难)

这一次是全民性的一次大革命,对传统文化、对整个知识界、对中共元老阶层,全面打击、破坏与迫害,为什么会发动如此近乎毁灭性的大革命?与前二次权变一样,是毛泽东的核心政治地位受到威胁,五十年代毛的极端路线激进的社会主义政治,造成了数以千万计百姓非正常死亡,刘少奇等人要向毛泽东问罪。这一次权变,已升格到一次政变,是毛的派系对中国共产党整个体系的一次成功颠覆,而这次颠覆之所以能够成功,一是毛泽东掌握了军队的绝对领导权,整个军队都向毛效忠,二是毛泽东成功利用了年轻人的政治热诚,让年轻人的造反、叛逆精神得到渲泄,毛泽东炮打了中共的另一个司令部,另立中央,建立了自己的文革领导小组,在保证自己的政治绝对安全的前提下,让自己的派系得以建立,培养了未来的政治接班人华国锋、江青、王洪文等,而政治元老或被流放,或迫害致死,对毛的派系难以构成威胁

文革过程中,毛泽东还制造了林彪事件,使毛的政治派系更为稳固,没有异已的重要人物。毛泽东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还发动了最后一次权变,反击右倾翻案风,批林批孔外加批周公(影射周恩来),打击了重出政坛的邓小平之后,准备打击周恩来,为江青等政治接班扫清最后障碍

人算不如天算,毛氏的机关算尽,也改变不了历史新政变的进程。中共政制下,任何派系都难以绝对保证自己的政治安全。如果有江青等人的政治安全,就不可能有邓小平们的政治安全,反之亦然,毛泽东文革主力、毛泽东核心团队,被华国锋等人的政变打倒,并被押上历史的审判台

泽东的遗体与毛泽东的天安门画像,特别是毛泽东思想,却超然地拥有了政治安全这并不是因为毛泽东真的神圣伟大,而是因为他可以成为邓小平的精神屏障,毛思想是中共的灵魂,中共体制内没有力量替换这样的政治幽灵,所以只能充当圣物,以护卫中共的血旗

可以说,毛泽东的政治没有破产。拥有政治安全,有毛思想的安全,就没有异见者的政治安全,所以中国的政治难以进入文明与安全状态。今天回顾与梳理毛时代的政治安全与政变及权变,是为了对照当今中国的现实,习近平现在正重演毛泽东的套路,为了党国的政治安全、为了派系的政治安全、为了自身的政治安全,穷极一切手段,通过一系列的权变,甚至可能的政变或所谓的平息政变,来改变中国政治版图。限于篇幅,习中央的权变与政变,将另文专述


来源:风传媒吴祚来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