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26

期待“占中三子”荣膺诺贝尔和平奖

转发此新闻:
本月,曾领导2014年香港“占中运动”的学生领袖黄之锋、罗冠聪、周永康,再次成为舆论焦点,他们突然遭法院改判,量刑加重,从原先的社会服务令或缓刑,改判为六至八个月的监禁。这一改判,表面上由香港高等法院上诉法庭做出,实际上,其背后体现的,却是北京政权的旨意。

香港雨伞运动领袖黄之锋等三人被改判监禁六至八个月

这一旨意的连接在于,检察官原本“并不主张进一步推进案件”,但香港特区政府的律政司司长袁国强却“坚持上诉”。 而众所周知,香港特区政府,是由北京任命的傀儡政府,必须依照北京政权的旨意行事。

北京干预香港司法,已经多次,已成恶习。这一回的干预,有多重意图。主要有两条:

其一,报复,针对2014年香港的“占中运动”。这一报复行动,在北京钦定林郑月娥为香港新任特首的第二天就开始了。林郑“当选”次日,香港警方就立即对领导“占中运动”或“雨伞运动”的九名市民或学生领袖预约拘捕或直接起诉(香港警方归特区政府管辖)。如此进行,七月,香港高等法院裁定,褫夺四名议员资格,至此,被褫夺资格的民主派议员达到六名;八月,香港高等法院改判三名学生领袖为监禁;随后,法院又以“藐视法庭”的罪名,对黄之锋、岑敖晖等20名学生领袖开庭审判。这一切证明,这是一套连环扣似的报复行动,中南海蓄谋已久。

其二,阻止深受香港民意支持的这三名学生领袖参加议会补选。中共喉舌《人民日报》用毫不掩饰的口气,洋洋自得道:“此次改判后,三人已无法参与明年初将要进行的立法会补选、2019年区议会换届选举、2020年立法会换届选举。”

报复,秋后算账,以期达到杀一儆百、以儆效尤的寒蝉效应。这种做法,符合中共的党文化:用报复代替和解,用仇恨代替宽容。如毛泽东所言:“共产党的哲学,就是斗争哲学。”要把阶级斗争进行到底。

然而,香港不是中国内地,普世价值已经根植于人心。北京的反攻倒算,立即激起了香港市民的愤慨,十四万人上街游行、示威、怒吼,直接呛声北京。中南海的权力傲慢和自以为是,酝酿的,只会是更多的港京对立与仇恨。

北京与香港民意为敌,何以如此不在乎?正如笔者多次指出的那样,自从香港回归中国之后,贪婪成性、贪腐成瘾的中共高官就看上了这块肥肉,垂涎欲滴,经过二十年的染指,上下其手,香港已经成为中共高官的洗钱中心。几乎所有前任或现任的中共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员等高官,都在香港拥有他们各自的经济利益,从此死死抓住而绝不松手。

于是,以“国家利益”为借口,百般阻碍香港民主进程,而所谓“国家利益”,不过就是中共统治阶层的私家利益。以一党之私、一家之私、一己之私,祸港人之利,祸一国之利。

港人纷纷移民,澳大利亚和加拿大,成为他们的新大陆。对此,中南海暗喜,挤走港人,从而完整地霸占香港,正是中南海巴喜不得的事。从中共在的香港的代理人、帮闲、五毛党、亲共分子等口中,就可得知这一秘密。每当他们攻击香港民主派或学生领袖,都会用上这类表述:“洋奴”、“汉奸”,任何人不喜欢中共统治,就该“滚出香港”。

香港“占中三子”,原指戴耀廷、陈健民、朱耀明,两名中年知识分子和一名年长牧师,他们最早倡议“占中运动”。后来,“占中运动”演变为以学生为主体的“雨伞运动”。如今的“
占中三子”,又指三名学生领袖黄之锋、罗冠聪、周永康。被改判监禁后,传出他们可能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的消息。

“占中运动”的全称是“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其目标与过程,都符合诺贝尔和平奖的宗旨,一旦获得提名,“占中三子”极有可能获奖。如果诺贝尔和平奖花落香港,将是对香港人民和中国人民的最大鼓舞,也将是对北京独裁政权的最沉重打击。

中南海谋杀了首位华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但将来要谋杀“占中三子”,并非那么容易。一则,这是三个人,并非一个人,一一谋杀他们,难度很高;二则,三人身处香港,并非中国内地,中共要谋杀他们,罪迹难掩。

刘晓波已逝,后继者可期。中华民族需要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为普世价值代言,为天下苍生鼓与呼。设想下一位华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如果诞生在中国大陆,仍会受到中共当局的监禁和加害;如果诞生在海外,或对中国人影响力有限。但若诞生在香港,则是两全其美。作为中国的自由灯塔,香港,若诞生一位或一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对内可影响中国,对外可辐射国际。

荣膺诺贝尔和平奖,年轻、智慧而英勇的“占中三子”,让我们充满期待!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陈破空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