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23

戏说北戴河信息的“自相矛盾”

转发此新闻:
今夏北戴河似乎比往年更为神秘,党国要员有没有前往度假?谁去谁不去?开会没开会?19大筹备有何决策成果?等等,官媒闪烁其辞,百姓翘首以待。海外媒体和和民间网传五花八门,色彩缤纷,常常自相矛盾。有感于此,老关不揣冒昧,戏说如下三个要点:


第一,究竟开没开会?

首先得说什么叫“开会”?是正式会议?还是非正式会议?如果正式会议,应该有个明确议程、准确日期、与会者的名单和资格,也需预先确定。比如代表大会、中央全会等等。可是按照我党惯例,这类“正式会议”,往往都是走过场,举手表决早已内定好了条条,少有例外。而条条的内定过程,特别涉及到重要人选上下和方针政策修改等内容,往往不经正式会议,而是通过非正式的讨价还价,有些冠以类似开会的名义,什么学习会、生活会、座谈会、扩大会,交心会等等,许多会事先并不公布,更不正式,只到后来生米做成熟饭,要向外界有个交代了,才临时给个似是而非的名义。有些干脆什么名义也没有,就是按照实权人物的意图,临时召集心腹碰个头,吃顿饭,打桌牌,取得某种共识,然后提交给正式筹备会议。

如果明白我党习惯,那么,今夏北戴河究竟开没开会,也就不是问题。既然李鹏说“爬着也要去北戴河”,刘云山代表中央看望老同志,习近平在上千保镖护卫下游泳等等,都出自官方或半官方消息,要说那里什么会也没开过,可能没人信。所以我的结论是:正式名义的“19大筹备会议”大概没开,或者说想开没开成。其它名义,或者没有名义的大大小小会议,包括通报孙政才问题的会议,一定开过。只不过,目前不想或者不便公开而已。

第二,19大日程和入常人选?

到目前为止,老关认为还没有定论,所以外界才有各种说法。否则,官方会以某种形式透露。比方会期,有11月、9月、和10月等不同说法,不管哪种说法,都已经很近了。如果像某些媒体透露的那样,19大的大政方针(包括习思想入党章,跟毛邓齐名等)都已确定无疑,人事方案也取得了共识,那为何会期还不能确定并公布?

人选问题,如果不是更重要,起码同等重要。王岐山跟李克强的去留,首当其冲;汪洋,韩正、胡春华、栗战书等人的仕途前景,也很关键。它不仅涉及习近平20大之后是否交班,也涉及七上八下的前朝旧制。那个旧制是否合理?应不应该修改?是另一个问题。起码,以习为核心的七常委自己,是通过那个旧制升上来的。有些人之所以不得不交班下台,也是那个旧制的产物。要说它不合理,需要改革,也得有足够理由。怎么改革?得有个自圆其说的方案。否则说服党内大佬,并不容易。再不公布协商结果,难免谣言四起。不是有消息说,多少党内大佬联名上书,要求王岐山连任吗?也有半官方报道,说习近平要“不惜代价,保护处于风口浪尖上的领导干部”吗?既然如此,王岐山连任应无悬念。可是,因此而破坏前朝旧制,是否理由足够呢?反对的声音有没有?可不可以拿到桌面上讨论一下?这些问题都不好解决。

第三,权威递降,旧制失灵,出路何在?

记得当年抓捕四人帮的时候,华国锋、叶剑英、汪东兴等人,曾经私下动用党国最机密的特务手段,以政变形式实施。具体细节如何,邓年代讳莫如深,不好意思透露。事后陈云曾经说,毛林周等人迫害刘少奇、彭德怀等人的时候,好歹还要走个组织程序,而抓捕四人帮,完全无视党纪国法,纯粹动用帮派特务手段,因此,他担心此例一开,后患无穷,建议今后“下不为例”,不再允许此类事情发生。近来对薄、周、徐、令新四人帮的抓捕,还有刚刚对孙政才的抓捕,不知道是否有程序上的漏洞。如果有,那就让陈云不幸而言中。

有网友根据最近情况,悲观地预测:党国危机四伏,前途凶险。流亡领袖王军涛博士甚至断言:习近平已经陷入政变和反政变的急流险滩。不过在我老关眼里,有关北戴河信息的“自相矛盾”,恰好反映了邓后权威递降规律的不可抗拒性,旧制度的失灵,正在为新制度的诞生创造必不可少的先决条件。站在党国大佬们(包括习王自己和面临打击的大小老虎)的立场上想想,与其被飘忽不定的命运所驱使,处在惶惶不可终日的惶恐之中,真不如商量出一个最大公约数:永远结束“算计”和“被算计”的暗无天日。打开天窗说亮话,开放党禁报禁,军队国家化,司法中立化,非常手段只能用于国家安全,不许用于内部意见纷争。大家按照宪法条文公开竞争,新权威的来源通过选票的多少而定,不因政见不合而赶尽杀绝,还要累及家人跟下属。总之,中国传统帝王政治里的厚黑学,到了应该抛弃的时候。

先不说堂而皇之的普世大道理,也不必吹嘘什么党国优良传统,就说如何摆脱人人都没有安全感的这个奇怪政治漩涡吧,是否也应该到了寻求制度创新的临界点?

来源:纵览中国关风祥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