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14

十九大前权力集团的追责攻防战

转发此新闻:
0一二年底中共十八大后掀起的反腐运动,至今已五年。行将召开的中共十九大,是权力集团的重要换届会议,而全面总结五年来工作成绩,是大会的题中之义,也是确立今后方针政策的依据,更是安排人事、调整班子、重组权力的关头。所以,追责腐败根由,落实腐败责任,就是十九大抢滩之战。若最终腐败责任落于哪派头上,哪派就将成为权力重组中排斥对象,甚至成为进一步惩治目标,即不仅被边缘化而失去权力分红机会,而且面临进一步牢狱之灾。因此,十九大前腐败责任攻防战已经成为各派势力的生死保卫战。事实上,这场责任攻防战,最近一年来已经愈演愈烈,达到公开宣战的地步。


《人民的名义》中“十来年的事”之说

中国大陆月前热播的反腐剧──《人民的名义》,在第十期,播放到第二十七分钟时,出现汉东省政法委书记高育良与大学教授妻子吴老师在家中一段对话。高育良说:“这老日子怕是过不下去了”。吴老师说:“过不下去才好呢,汉东早就该彻底整顿了。太不象话了。”高说:“我仔细地回忆了一下,这干部队伍素质的下降,也就是十来年的事吧。这些年这经济上去了,各级政府有钱了,贪腐就越演越烈。”

从高育良的仔细回忆,得出的结论是干部队伍素质下降“也就是十来年的事”,可见他将中国官场腐败在时间上定在十来年;而根由上是各级政府有钱才贪腐越演越烈,那么具体领导责任就是这十来年的权力魁首。从这个时间来算,这十来年就是胡锦涛与习近平执政时期,而由于习近平上台强力反腐,贪腐责任显然无法归到他头上,剩下就只能是胡锦涛了。如此,在高育良这批腐败官僚眼中,胡锦涛十年是中国“干部队伍素质下降”、“贪腐越演越烈”的时期,那么潜台词就是腐败责任理当由胡锦涛承担。

也许有人质疑,这不过是剧中几句台词,不能过度解释。然而,在中国如此严格审查制度下,从作者到编剧,从演员到导演,从拍摄到播出,这其中有多少环节,经过多少层级多少审查官员的观看审定,甚至不排除有主管意识形态宣传的常委级直接介入,可见涉及人数之广泛与职权之高大。而大家均没有觉得此论有什么不妥,并且这段高官与高知对腐败的反思对话,显然是剧中对腐败根由、时期与责任剖析得极为集中而重要的点睛之笔。如此重要情节,当然是得到了从作者到编导到各级审查官的一致认同,否则就不可能让观众看到。所以,可以确定这种观点代表着体制内相当一批官僚与学者对中国当下腐败原由、时间与责任的共识。

在中共十九大前播出如此反腐大剧,而将腐败根由追溯到经济发展与近十年的期限,给社会灌输的观点就是中国严重腐败源自胡锦涛执政时期。如此,不言而喻的腐败责任就应落到胡锦涛头上,那么即将到来的十九大让胡派势力出局,并追究胡的历史责任,便是顺理成章。

这种舆论上的造势是矛盾斗争的外化,显示着深层权力内部责任追究式的权斗已经异常激烈,无法再深藏于暗箱之中。

领导干部责任追究与胡锦涛要求组织结论

随着十八大以来反腐的不断深入扩大,一系列从严治党与追究相关领导责任的政策、制度与法规不断在讨论、制定与出台中,如《领导干部责任追究制度》第五项明确规定:“责任追究坚持谁主管、谁负责的原则,属于领导班子集体研究作出错误决定的,根据错误性质及责任轻重程度,追究领导班子的责任,属于一把手责任的,就追究一把手的责任,属于副职在其分管的职责范围内发生严重问题的,就追究副职的责任,并同时追究单位负责人的责任。”尤其倒查机制,上不封顶,终生追究等等说法,使中国腐败最后归罪问题成为了江泽民、胡锦涛两任领导无法回避的问题。在中国当下如此普遍而严重官僚腐化堕落的事实前,如果没有人出来最后承担责任,显然对世界对历史对民族都无法交代过去。

在中共极权政体下,责任不仅意味着对过往的承担,而且直接关系着未来权力分配。在这种历史大势面前,权力集团中腐化追责到江泽民还是胡锦涛就不仅关系着这两人的历史定论,而且直接关系着他们所代表的势力的政治生命存亡。可见,这种责任定性争夺的关系重大。

虽然中共权力一直是暗箱化操作,权力内部的争斗在没有白热化到最后破局时很难为外界所知。然而,香港《争鸣》杂志二0一六年十二月号报道,胡锦涛致信中央政治局,在称赞现任工作的同时,提出要求对其本人在十六大、十七大期间的工作表现予以政治鉴定和组织结论。这事实上就是斗争白热化的反映。中国传统有盖棺定论的说法,在人活着时极少有主动要求作出定论的,而胡锦涛于六中全会前写信要求政治鉴定与组织结论,显然是受到了强大的压力,而这压力应该就是腐败的责任眼看要被栽到自己头上。而急需将腐败责任定到胡头上的,显然是直接利害相关的江派,因为中国今日腐败最后责任只能追溯在江与胡非此即彼的头上,当然江胡各自为此展开激烈攻防就在所难免。

随着十九大临近,腐败根源与责任的最后认定已经摆上当政者案头,成为必需作出的官方定论。所以,围绕此问题的争斗也日益激烈,不仅《人民的名义》借高育良之口宣讲,就是今年以来的海外假反腐之名疯狂“爆料”事件,也掩盖不住这种争斗延伸的痕迹,甚至朝鲜核武的频繁骚扰示威,都与中国权力集团这种争斗有割舍不断的关系。

腐败根由与责任究竟何在

毋庸置疑,人类千万年历史经验反复证明:绝对权力必然导致绝对腐败。因此,中国今日腐败泛滥的终极根由当然是不受约制的绝对权力,即极权制度是腐败之母。而具体致使中国今日腐败演化到如此严重程度的直接缘起应是“八九?六四”屠杀,随着当局对反腐者的镇压,腐败勃发肆虐就成逻辑必然,而促成中国腐败极速壮大泛滥的时期应是江泽民时代。在“脚踩西瓜皮,滑到哪里算哪里”的丧失信仰与责任的无赖意识下,在告诉官僚“我们都是同一条船上的难友”的同罪共存黑帮与土匪作派下,公然鼓动“闷声发大财”的不讲原则与法制,拉帮结派,门阀投靠,朋党比周,营私舞弊,强取豪夺,就成为中国政治的常态。到了胡锦涛时代,在现已披露的权力遭到架空状态下,出现腐败进一步泛滥,直到十八大后掀起反腐,仍然没有从根本上阻止腐败高歌猛进的大势。所以,要想根治中国今日腐败,必须结束绝对权力,而要结束绝对权力,就必须启动政治改革。从现实层面来说,就应平反八九运动,扶正反腐力量,落实宪法权利,达成民主宪政。

来源:《争鸣》王德邦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