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24

「马克思主义指导北京臭氧检测」: 有多少“二”可以重来?

转发此新闻:
猪在天上飞,走进二时代,这是我前几天写的文章,在民间传播尚广。用“二”这个具有特定含义的数字来概括一个时代,现在正被越来越多的事例所证明。北师大一个博士,和另外五名作者,共同写了一篇文章,主题是“马克思主义在北京市臭氧层检测中的应用”,发表在一家环境科学研究的权威杂志上。相映成趣的是,湖南科技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的两个年轻教师,写了一篇题为“论复调音乐中的马克思主义辩证法──以巴赫二声部创意曲BWV773为例”的论文。两篇论文披露后引发公众热议,稍有历史记忆的人很快就联想到四十多年前公开见诸报端的文章:用毛泽东思想指导养猪,靠毛泽东思想治好精神病。被时间隔开了四十多年,物非人是,文章依然是异曲同工,让人恍然有不知有汉无论魏晋之感,我不能不由此感慨:还有多少二可以重来?


有人写了一篇批驳文章:警惕学术界政治挂帅的文革沉渣泛起,文章出来后没多久就不见了,可见老马的余威有多么的大!张鸣教授显然已经见多了,他的感受是:“有人写文章,说是警惕在学术中政治挂帅的倾向。早都满地是政治了,得拿放大镜在政治里找学术了,还这样说,写文章的人是外宾吗?”张教授拿外宾说事,当然是一种修辞,外宾没有这么傻,FT中文网刚刚发表了一篇文章:中国上市国企把党委领导写入章程,作者妮弗休斯引述一个外国基金经理的话说:“我们当然投了反对票,这件事就像火鸡投票赞成过圣诞节一样。”这位外宾够幽默的,圣诞节还早着呢,火鸡们却要准备着引颈待刀了。这一刀下来,就不仅仅是二的问题了,It's just the begining

马克思主义是普遍真理,用马克思主义来指导北京市臭氧层的检测,应该是理所当然的吧!发表这篇文章的编辑一定也意识到了,北京市这些年来大气污染严重,雾霾铺天盖地,关键就是因为没有用马克思主义作指导,离开了马克思主义,中国环境科学就没有科学性。在德国,环境科学搞得好,就是因为德国是马克思的故乡,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美国、日本、欧洲和澳大利亚,每天都是蓝天白云,是不是马克思特别眷顾这些国家?依照北师大这个博士和他合作伙伴的意见,如果不对这些问题给予肯定回答,是不是就证否了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性?至于湖南科技大学那两位老师更有时空的穿越能力,他们在老马还没有成为细胞时就认定了巴赫的音乐创作贯穿着马克思的辩证法,这显然比那位圣诞节还没到就担心火鸡会被剁头的外宾更富有想象力──在马克思还没有出生时就开始感受到了马克思的伟大影响。


说实话,放在四十多年前,论证马克思主义在臭氧检测中的应用和马克思对巴赫的指导作用,那不过是小菜一碟;用毛泽东思想指导养猪和治疗精神病,也不过是普罗愚民的心得体会;在全民皆二的大合唱中,领唱的声贝最高的往往是那些身居高位的政治人物。林彪同志说了,毛主席的话一句顶一万句。柯庆施同志说了,相信毛主席要到迷信的程度,服从毛主席要到盲从的程度。正是在政治人物的感召之下,全民才掀起来“三忠于四无限”的运动,盛行“早请示,晚汇报”,跳忠字舞。现在人们在朝鲜所看到的情景,和四十多年前的吾国相比,也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那时的吾国,从上到下,二比比皆是,造神和造愚是一个硬币的两面,惟愚下而圣上,二已经见怪不怪了,二是时代的主旋律。

改开近四十年了,原来以为被扫进了历史垃圾堆的那些二货,谁知又被翻了出来,粉墨登场了,这大概又是时代的需要。年轻的博士和讲师们,为了评职称拿教授,跟进时代的节拍,写出应景的文章,用马克思主义来开路,也是有情可原。而那些绝对忠诚的高调,才是时代的最强音,指引着年轻学子们的发展方向。估计用不了多久,四十多年前向领袖发出的欢呼声会重新响彻云霄。

歌手们在唱:有多少爱可以重来?唱完也就完了,因为现在很少有人会相信,逝去的爱,过去的爱,曾经发生过的爱,还可以重来!但如果问,有多少二可以重来?请你等着看吧!

来源:纵览中国荣剑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