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17

去年六中全会王沪宁提醒习近平禁止吹捧、从谏如流

转发此新闻: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共高层只有王沪宁忧心个人崇拜沉渣泛起!》中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现在聚拢在习近平身边的幕僚、文胆、策士们,唯一敢说出个人崇拜之风不可助长的就是王沪宁。去年上半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和中宣部曾对内发文,要求媒体不再对习近平总书记使用习大大的称呼,据说也是王沪宁向习近平提醒在先,中办和中宣部才敢对下发令。

习近平与王沪宁交谈

自由亚洲网站读者王群针对如上内容评论说:王沪宁是实事求是的人,怎么为你(习近平)好,为人民真心拥戴,已达国泰民安。人民没有担心忧虑说错话而获刑的心里,这就达到了畅所欲言的境地,这就能唤起巨大无比的群众力量,以达无攻不克的地步。都不说真心话,相互猜疑,甭说群众力量,就是党员的力量也不能全然调动!这样的策士不用 谁呢?!

笔者委实认为这位读者使用的为人民真心拥戴六个字和国泰民安四个字与习近平治下的中国大陆现实严重不符,王沪宁本人恐怕都不会如此认为,但这位读者的评论中所使用的畅所欲言四个字,还真是去年王沪宁主笔起草六中会不会公报时坚持要写进去的内容。

去年十月中共六中会不会落幕后,笔者曾在本专栏里介绍了陶仁评论文章《旧制度遭遇新核心:六中全会后,中共政治走向何方?》。文中说:1027日,中国共产党结束了十九大之前最后一次有实质议题的中央全会——十八届六中全会……六中全会后,核心冉冉升起。比起前任,核心的意义不言自明。更何况,这也是中共领导人首次在任内自封核心”……“习核心在六中全会成功进入中共官方话语体系,表明对习近平的个人形塑,已从自我宣传走入党内法定程序。带有习核心的公报能够获得通过,代表习近平有能力争取到相当数量中央委员的支持。

文章值得注意的是,公报在增添核心的同时,也增加了对领导人禁止吹捧坚持集体领导,任何组织和个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允许以任何理由违反的条文。在习近平外部形象和内部权势都迅速扩展的气氛下,以如此绝对化的语气,将禁止吹捧领导人集体领导写入公报,十分耐人寻味。这背后,极有可能存在著政治博弈。由于外界无法得知开会的讨论过程,我也只能依据过往的中共政治规则提供两种解释:

可能性之一,是这两条规矩并非针对习本人,而是用以规训中共高级干部和地方党委书记,淡化其他干部的明星效应,防止如薄熙来式的魅力型地方领袖再度出现,防止挑战中央权威的情况发生。

另一种可能性是,这可能是习近平的对手阵营,对习核心的反击。中共的派系之争从未停止过,就连毛泽东本人也承认党外有党、党内有派,历来如此。作为十七大时异军突起的接班人,习近平在北京的根基并不牢固,上任后四年的反腐,也势必会大量树敌,中央委员会和政治局中并非没有对立阵营。

尽管习核心的提法可以强势获得通过,但对手似乎希望在一定程度上,对这位最高领导人的权力有所限制,便重申了对集体领导的坚持。因为在对手看来,对习近平的个人宣传,重要的不是在民间有何反响,而是这种反响会不会助力于实际权力的增长,让习近平在政治局乃至中央委员中有更多专断的资本,使其他政策也都反腐样,具有不可颠覆的民意基础和正当性。

此外,对手能够用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允许以任何理由违反这样毫无回旋余地的措辞,试图维护住集体领导的底线,则说明习对于中央委员会的控制还不够,对手选择在核心这一名义称谓上让步,来保住现有制度的实体。

而笔者所掌握的信息是,如今习近平治下的中共高层内部,暗地对他的强势和集权深感不满,甚至怀恨在心者肯定大有人在,但六中全会公报中在为习近平封核的同时又出现了集体领导和和党内禁止吹捧的字样,不但不是所谓的党内对立阵营的要求,恰恰是该公报之主笔王沪宁说服习近平之后特地强调指出的。

去年的六中公报出台后,外界把关注点集中在习近平的核心封号,而没有关注以下几处内容:一,领导机关和领导干部不准以任何理由和名义纵容、唆使、暗示或强迫下级说假话。党内不准搞拉拉扯扯、吹吹拍拍、阿谀奉承。对领导人的宣传要实事求是,禁止吹捧。

二,党的领导机关和领导干部对各种不同意见都必须听取,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必须带头从谏如流、敢于直言。

三,民主集中制是党的根本组织原则,是党内政治生活正常开展的重要制度保障。坚持集体领导制度,实行集体领导和个人分工负责相结合,是民主集中制的重要组成部分,必须始终坚持,任何组织和个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允许以任何理由违反这项制度。各级党委(党组)必须坚持集体领导制度,领导班子成员必须增强全局观念和责任意识,党委(党组)主要负责同志必须发扬民主、善于集中、敢于担责,领导班子成员必须坚决执行党组织决定。

四,党内决策、执行、监督等工作必须执行党章党规确定的民主原则和程序,任何党组织和个人都不得压制党内民主、破坏党内民主。中央委员会、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和党的各级委员会作出重大决策部署,必须深入开展调查研究,广泛听取各方面意见和建议。

如上内容的序号是笔者所加,基本上都是是王沪宁参照19802月中共十一届五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中的内容:坚持集体领导,反对个人专断对领导人的宣传要实事求是,禁止无原则的歌功颂德……

其中第二条的谏如流、敢于直言八个字在王沪宁的初稿中是谏如流,畅所欲言,据说是习近平本人认为畅所欲言四个字容易被外界与论自由划等号,这才被王沪宁改成敢于直言
笔者的消息来源还透露,,王沪宁在起草六中全会公报时本来是参照了当年胡耀邦和邓小平的有关讲话,写进了党内禁止个人崇拜,但考虑到现如今外界对中共宣传机器诟病最多的内容就是在党内重搞毛时代和华国锋时代的个人崇拜,所以习近平同意了栗战书的意见:们党内事实上并不存在这个(外界媒体强烈质疑的)问题,没有必要刻意强调这句话习近平和栗战书的意思是,如果在六中全会公报中出现禁止个人崇拜的字样,等于是不打自招,自己承认了已经从邓小平时代开始成为历史沉渣的党内个人崇拜风已经又回到了现实社会。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高新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李鴻忠、蔡奇的馬屁調到底容易讓人受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