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19

19大前91翁:老江阳寿的三个代表

转发此新闻:
817日是中共前总书记江泽民的91岁生日,江在中国民间有着奇特的声誉和膜拜文化,媒体多次传出他的死讯,但是他一次又一次复活。他是很多人的仇敌,也是习近平统治时代唯一一个可以让民众喘息的政治娱乐对象。

8月17日是中共前总书记江泽民的91岁生日,江在中国民间有着奇特的声誉和膜拜文化,媒体多次传出他的死讯,但是他一次又一次复活。他是很多人的仇敌,也是习近平统治时代唯一一个可以让民众喘息的政治娱乐对象

在此风雨飘摇之大时代,江的阳寿突如其来且史无前例地被大范围关注思考和多角度揣摩玩味,稍后,贺寿吊丝们似乎总结出一组另类的三个代表:

代表一个较为有趣和略微生动时代的结束

代表一个彻底黑暗和完整复辟时代的开始

代表一个全面反抗和正当防卫时代的萌芽

【读报补丁】

[独立中文笔会] 施英:“膜蛤”文化业已形成?当局为何禁止“蛤丝”为江泽民祝寿?【民主中国首发】时间:8/20/2016

这两年“蛤丝”网民越来越多,而且成分与“毛粉”不同。“毛粉”主要由底层社会构成,而“蛤丝”则主要由中产阶级、社会精英,尤其是8090后组成。看来“膜蛤”文化业已形成,且由于当局干扰和禁止,更刺激了“蛤丝”群体发展。

如果说赵紫阳是当局忌讳的中共前领导人,我们不觉得奇怪;但如果之后的江泽民也被当局视为威胁政权的人物,或许难以理解。

有报道引述香港的中国问题专家、时事评论员林和立指,江虽健康欠佳,但政坛影响力仍在,习近平正对政坛洗牌推习家军上位,定要排除和预防来自江的干扰,所以仍视江为政治上的威胁。当局如此紧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为了压制人们对政治上更为开明的1990年代的怀念”

大陆独立专栏评论家莫之许分析称,最初的蛤蟆现像是一些年轻人透过调侃和诙谐的方式构建自我认同和优越感的一种产物,但自2014年以来,蛤蟆现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江泽民的形像逐渐趋于正面,从而映射习近平时代的各种严厉打压。

莫之许说:在当时青年学生膜蛤的同时,其实民间还有另一种关于江泽民的(传闻),他和宋祖英的关系,所以实际上在那个阶段的话,青年学生把它作为一种,因为那些视频都是小众的,翻墙才能看到,有一定的敏感性,它是一种构建青年学生小圈子的认同或是某种优越感的产物。当时整个社会心理有一种,就是要把这种江泽民最高领导人圣神化,或者高高在上的形象把它消解掉,并加以解构的心理。只有到了14年之后,就是习近平时代露出真面目之后,然后原来被调侃,被丑化,被解构的江泽民这个“蛤蛤”(形象)被翻转了,成为某种正面的形象,来隐晦的对比习近平,对比这个时代。

有蛤丝网民Magasa说:“那时我们看到江泽民大声说话,开怀大笑,拿梳子当众梳头,或者弹一下钢琴、说两句英语,觉得有人情味,很正常。但是后来再没有看到其他领导人这么做,包括胡锦涛和习近平。”

由于胡锦涛亮相时多是木无表情,内地网民为他取绰号“面瘫”;而习近平因做秀去北京月坛庆丰包子铺排队点餐吃包子,被起绰号“包子”。

“从嘲讽到膜拜”

中国的年轻人,尤其是90后,近两年民间性自发研究江泽民的生平,在互联网发表研究文章,模仿其语言和动作,并在粉丝间做交流。粉丝们也做“去政治化”的线下聚会。

比如穿统一印有“长者”的衣服吃饭或者去一个他曾经生活学习过的地方。也有粉丝最近集体组织去了一家可以拉花做成“长者”头像的奶茶店。

这位“民间资深长者研究爱好者”对BBC中文网记者说:“以前还嘲讽 ̄长者∨,现在变成膜拜了。也逐渐演变成一种网络狂欢了,一种似是而非的娱乐精神吧。”

该爱好者还在2014年开始写江选研讨会,他说:“也就是戏谑的、假装正经的语言、荒诞式的写作来解构一个领导人,想把他还原成一个可以接近的人。”

他说:“至于为什么怀念,我想还是虚构一个美好的过去,无望的解嘲吧。”

江泽民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说一口流利耐听的英文,也爱好文艺。章立凡说,江泽民是历届中国领导人中文化素养最高的一个,他所受的教育也是最完备的。而跟西方的关系,在江时代是最好的。

所以会引发人们对于江泽民的怀念。但对卸任领导人的怀念并非本时代独有的印记。

膜蛤族指出,二十年前中国曾经有一位思想开明、有人情味、对西方友善的领导人;这话里的意思是现在的习近平不是那样的领导人。

怪不得当局把这种对前领导人的怀旧视为危险。江泽民90岁寿辰官方媒体没有报道。他已经数月未公开亮相。就连在网上搜索他的名字或者“膜蛤”都被封锁,祝他生日快乐的贴子被删除。

生活在较宽松政治环境中的人们看来,这种查删或许显得心胸狭隘、琐碎鄙俗;但是在中国,政坛精英们对1989记忆犹新,当时正是民众哀悼一位去世的领导人引发了天安门广场的民主示威。

膜蛤崇拜即使讽刺意味满满,仍不失为一个挑战。这一点谁都知道,膜蛤族对这一点尤其清楚。

他们最喜爱的蛤语录名言之一”图样图森破“,too youngtoo simple)。这是江泽民被记者饵诱情急之下脱口而出的几个字。

中国政治既不简单也不幼稚。那是一个蕴含着浓厚文学和历史寓意的含蓄的空间。

在习近平的中国,公开谈论政治变得很危险,寓言故事成了唯一选择。

那么,正确的寓意是什么呢?我经常思索这个问题。膜蛤崇拜是个青蛙王子的故事吗?亦或是白雪公主的故事,故事里住着七个小矮人的森林木屋变成了上海附近一处带工作人员的别墅?习近平的中国更像《爱丽丝漫游奇境》还是《1984》?

魔镜、魔镜,告诉我

《白雪公主》里那个妒火中烧的皇后问墙上的魔镜,谁是世上最美的人,答案不合她心意,于是令猎人把那个美艳惊人的继女带到林子里杀死。

作为统治者的习近平也许有嫉妒心,但他处理对手的做法是腐败案审判和监禁,而不是暴力手段。如果自然规律也服从北京的勒令,90岁高龄的江泽民不久也将自动从尘世的政治舞台消失。

与此同时,习近平团队力所能及的就是把江先生困在《白雪公主》的林中小木屋里,在周围竖起高墙,通过反腐案来消除他的政治盟友_他的“七个小矮人”,从而更彻底地孤立这位前国家主席。

江泽民不是唯一被噤声的革命前辈。我最近尝试着找门路获准采访另一位退位的领导人,但被告知这类采访没有可能,因为拟采访对象被“关在金丝笼里”。

面对现实吧。江泽民在位时挺虚荣、利己,他任期内贪污腐败爆发式蔓延,他退位后他安置的亲信阻挠继任团队的改革努力,向改革的车轮扔沙子。

当怀旧能把这一只青蛙变成王子,那不正是令人头脑清醒地衡量出真正的政治忠诚的缺乏程度吗?

如果你年轻、聪明,对自己的国家富有想象力,不妨问问自己即便只是在自己脑子里是否应该有空间让人在上述非此即彼之外还能再作别的选择?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匿名 说...

蛤蟆虽然上位可耻,但是却很懂人性,以贪笼人就是人性,且当时互联网自由空间较大。而包杂丢人至今,仍然是以贪笼人,它手下更贪,管天管地,所以网上出了个"吸精瓶"的称号。

苏冀苏冀 说...

影射王岐山?方志敏长孙狠批苏荣:举着反腐大旗大搞腐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