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26

关停翻墙软件,中国是否可能全民断网?

转发此新闻:
最近以来,中国政府对网络的管控持续升级,先是关闭了中国网民热衷使用的Green VPN,上个星期中国公安部门更宣布,要清理各类翻墙软件,许多在中国的高级酒店也发出通知,即日起停止提供VPN服务。当局越来越严格的控制,激发了更多中国网民寻求翻墙的动力,但也有不少人担心,这样的发展距离中国全民断网日已经不远。随着中共十九大即将召开,政局日益紧绷,当局是否可能实行全民断网?民众该怎么办?

1987年中国一所计算机研究所向德国发出第一封电子邮件,让中国正式与世界互联网接通后,30年来,互联网在中国迅速的发展。但相关的管制也应运而生。
网络杂志《大参考》主编李洪宽认为,中国接通互联网是30年前,但能够普及老百姓是1996年左右。从中国开始有互联网开始,封网就是目标之一。可以说美国人发明了互联网,中国人发明了封网。在互联网如此普及的今日中国,有一些不确定因素,比如郭文贵、北京善心汇投资者请愿这类中国官方无法预料的事件,中国就要使用断网的杀手锏了。实际上中国政府一直在准备着,甚至在新疆已经有过断网的实验了。
李洪宽说,断网最终出现的时候,就是中共最后挣扎的一刻。自从中国成为世界经济的一部分,一旦断网,经济就会瘫痪,所以中共不到最后一刻,不会断网。但是他们没有停止测试一旦断网后的应对措施。断网不仅仅是阻断百姓的信息沟通,也会对中共造成自毁后果。
北京时事评论员、前清华大学政治系讲师吴强说,他能看到身边的很多情况,从法律法规层面上,政策在收紧,警察在地铁站检查手机里的VPN。内地正在效仿新疆。
吴强表示,断网有两种分类:一是切断与国际互联网的联系;另一种是把中国局域网切断。在他看来,首先是切断与国际互联网的联系,除了少数部门,大多数民众会失去与国际互联网的联系,包括手机数据的传输关掉,这样会成为一个真正戒严的状态。我们要分情况看,首先封锁会越来越严密,像朝鲜一样,以内部的互联网为主,就像乌镇大会上说的一样,“互联网主权”。这种说法是非常倒行逆施的。但是中共貌似是想要通过一带一路把国企的影响散发出去,以应对未来的断网。
有观众提出,网络确实需要管制,需要法律来规范, 但是与国外的法规和执行模式相比,中国的网络管控有何不同?
李洪宽说,中国法律的规定,封网是违反宪法的。中国宪法第35条是普世价值的一条,与联合国接轨的,禁止封网的。但是在中国,没有监督机制,就是说封网发生的时候,中国民众是没有办法的。一个违宪的执政党面前,中国民众是什么都做不了的。严格讲这是犯罪,但是没有人能够帮中国民众去追究这个犯罪。没有纠错机制。
在这种情况下,当局的管控是会让中国民众噤若寒蝉,还是更加深了翻墙的动力?
吴强认为,两种情况都有,但是翻墙意愿在下降,噤若寒蝉更多。但是在今后,这个曲线到达谷底是否会反弹,这与今后会出现的翻墙技术是密切相关的。翻墙民众可能会越来越少,但是这些小众的翻墙民众的意愿会加强。另外,翻墙之后会得到什么,这也很重要。如果他们翻墙会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就很有用。但如果他们只是看看外面的世界,了解民主,这也没什么太大意义。
不过李洪宽对此表示,吴强所说的情况是风平浪静时候的预测。但是世界从来不是风平浪静的。郭文贵事件或者另一个叛逃的高官,都会影响中国网民的心理和行为。中国网民交流自己的信息,越多越成熟了,他们组织成自己的力量,这个力量也是会很有力的。
节目中,有网友提出,中共内部对于断网也不是意见统一的。所以中国还是有一部分地区是不会断网的。
李洪宽对此表示赞同,他指出说到底就是利益。中国的利益已经被那几百户人家瓜分了,中国发展如何与他们息息相关,他们也不会希望因为中国断网而造成自己的损失。
也有人问翻墙看外网会不会被破译?李洪宽回答说,这种可能性非常小。VPN的通讯记录,中国官方是拿不到的,它只能断网。如果他想拿,他只能求助黑客,技术难度高,而且也会有海量信息,操作性也不强。中国服务器容易,外国服务器难。当然现在也有塌陷的地方。比如APPLE要到中国贵州建立数据库了,那这部分数据就落在中共手里了。这是违反WTO规则的。
吴强表示,脸书也与中国谈过相关数据库的问题,如果要进入中国市场,数据库就要建立在中国。GOOGLE公司几年前就是因为数据而撤出中国市场。也有公司因为资本驱动而放弃数据自由。这就要诉诸国际社会对言论自由的保障,比如建立国际互联网宪章。
1996年李洪宽创办了《大参考》,目的是为了突破防火长城,向中国网民传送他们看不到的信息。李洪宽说,有人劝他在当前形势下恢复《大参考》,他还没有决定。
李洪宽表示,《大参考》创立于1996年的秋天,当时是江泽民时代,为了突破六四以来国际对于中国的贸易的封锁,中国与美国积极谈判,签订互联网人权公约等等,姿态很低。我们那时候的工作,就是精选被中国封锁的网站的优秀文摘,给中国的邮箱发送电子小报。那时候防火墙还没有建立,加上《大参考》名字的特殊性,取得重大成功。后来因为中国防火墙的建立,《大参考》以失败告终。现在的困难是网络警察、防火墙,另外,向今天的几亿网民发送电子小报已经不是向昔日几千万网民发送的工作量可以比拟的。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