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09

王岐山是经济沙皇,金融教父还是窃国大盗?

转发此新闻:
王岐山引入和推荐高盛  朱熔基嫡系先行股改上市

朱熔基给予华尔街巨大经济利益

银行改革篇上谈到了当时中国四大银行改革的真相,涉及到了当时的总理朱熔基。

前总理朱熔基

朱熔基任上的一系列作为对中国此后的财政、金融、住房、医疗、教育等社会经济的方方面面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如何恰当的评价朱熔基并不容易,虽然称其为“经济沙皇”、“金融教父”是一点不为过,但是他到底是否算是“窃国大盗”是值得探讨的。是否贪腐其实并不是我想重点说的,如何频先生所说中共整个体制都是贪腐的,所以我并不想多着笔墨在贪腐上面,而是对其改革进行相对客观的评价。

前段时间《人民的名义》里面李达康的角色火了,火的原因是观众觉得李达康展现的这种副部级官员在官场上的有些方面是相对真实的。一把手搞一言堂,为了提升GDP,为了自己的政绩独断转型确实是很多官员的真实写照。但是不真实的地方更多,李达康不贪腐,贪腐的都是他的下属。有政绩就是自己的,有贪腐就是下面的,上面的都是包青天,下面的都是念歪了经的和尚。由于政治原因,《人民的名义》也就只能到这一步了。但是这个侧面也反应了大陆民众对官员的期待,不求官员都是里面的陈岩石,能是个李达康也好啊。

回头再来评价朱熔基。1993年经济过热时,朱直接指挥央行,施行一系列强硬的紧缩手段和干脆的行政整改,抑制了通货膨胀(当时有可能超过20%),实现了经济学界上的软着陆。

当然实际上银行系统上的很多问题只是被掩盖,而没有真正解决。到1997年国企改革,大量工人下岗,1999年开始银行进行第二次银行改革,可以说是中国不得不进行的改革。虽然每次改革都伴随着大量的贪腐和利益的重新分配,但是客观的说,在1997那会,官僚主义大量充斥于所有的行政体制和国有企业,其运行效率极其低下。所以在一定程度上讲,朱熔基的改革也是宣布了陈云姚依林时代这些纯粹的计划经济体制的破产。朱熔基改革用的行政手段是严厉的,很多行政命令是粗暴的,所以从那个时候产生了大量不公平不公正的历史遗留问题。用一个时髦的话来讲,朱熔基当时好比是在玩一个大航海的游戏,他是实际的舵手,但是由于船上的蛀虫已经蛀得是千疮百孔,但是朱熔基如同作弊一般,强行增加游戏币,为这条船续命,把原来的破船改造成一艘新船,让中共政府继续在大海上航行。

郭文贵先生评价江泽民书记是优秀的政治家,我是相对赞同的,虽然江在人权问题上有异议,但是在中共体制内他是解决了大问题。有容人之量,能用政见和自己很不相同的朱熔基,对内又能平衡了各种利益集团,对外又参与解决了中美关系。但是中美关系并不仅仅是靠江泽民,是绝对的执行者,在其任上给予了西方国家特别是华尔街精英们巨大经济利益。

前美国高盛总裁亨利.保尔森

中国国际金融公司(下称中金公司)初创时期摩根史坦利就是其第二大股东,而美国高盛跟中国的合作就更耐人寻味。

前美国高盛总裁亨利¨保尔森(曾任美财政部长)回忆1997225日在紫光阁受到朱熔基接见的故事很值得研究探讨。先看看亨利¨保尔森对中国领导人的评价:如果说邓小平是改革的设计师,江泽民是邓小平蓝图的总承包人,那么,借用别人形容我的一个词,朱熔基是□头(执行者)。

再看看朱熔基自己对国企改革的评价和担忧:改革中国的国有企业意味着打破所谓的铁饭碗。铁饭碗是政府通过大型企业为员工提供的“从摇篮到坟墓”的福利保障。风险在于,改革带来的变化可能导致失业率_升,从而引起社会动荡,而中国领导人最害怕的就是社会不稳定。党和人民做了个简单的交易:经济增长换取政治稳定。那也就意味着党的控制。繁荣是党的合法性来源。

王岐山引入和推荐高盛 大投行大量雇佣赵家

保尔森跟朱熔基的会见还透露出以下几点:1、高盛的业务合作当时是由王岐山(时任建行行长)引入和推荐的;2、建行(包含中金)是和华尔街合作的试点,将在其商业化进程银行和现代化中获得巨大利益;3朱熔基十分希望通过和华尔街合作实现其改革的中国计划。

中美合作在国企改革的试点其实在更早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1992年到1997之间在美国上市的大型国有企业有上海石化、华能国际、华晨汽车、广深铁路、玉柴国际和南方航空。97年到2003之间在美国上市的国有企业更加是中国的超级巨无霸: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石化、中国石油、中海油和中国人寿。中国联通、中国铝业和东方航空股权改革完成稍晚,也都在0708年上市。中国盈利能力最高,最垄断的企业都是在率先在美国市场先上市,跟美国分享中国国企改革和发展的福利。这些企业在美国的上市,让美国的摩根史坦利、高盛、美林、花旗、UBS瑞银国际赚得盆满钵满。而且你还会发现,这些美国的大投行在1997年开始就大量雇佣赵家,也就是太子党的家或白手套作为其亚洲分部的合伙人或者董事总经理。

除了美国之外,香港是更多中国企业的上市之选,而由于中国银行系统的特殊性,其必须更加紧密的掌握在中国政府手中,所以香港被选为中国四大行的最终上市地。

朱熔基儿子朱云来历任中金副总裁,总裁。

在《国企银行篇上》已经提到中国四大行改革的真相是包袱丢给四大资产管理公司,银行优质资产重新打包进行重组上市。上市的都是优质资产,所以在四大行上市特别是建行率先上市的时候在中国国内引发了一场中国银行是否贱卖的大讨论。

建行、中行、工行和农行先后在香港和内地上市,建行和中行都是绝对的朱熔基嫡系先进行的股改上市,所以先是H股上市,之后A股上市。工行和农行都是在香港和上海同时上市,

03年到08年之间,中国石化、中国石油、中海油服、中国联通、中国建行、中国银行、中国工商银行均是在上海上市。

翻看这些巨型垄断企业的保荐人,他们的在上海主承销商主要都是下面四家:中金公司、中信证券、中信建投、瑞银证券。

其中中金公司朱云来历任中金副总裁,总裁,中信证券是多个太子党家族的大本营、中信建投是中金和中信的合资公司、瑞银证券时任总裁是利李瑞环的儿子李振智。

这些公司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主承销商有摩根士丹利、高盛、美林、花旗、瑞信、麦格里等等,设计到的太子党信息会在《国企银行改革下》里面具体讲到。

而关于四大行上市背后的利益纠葛和存在的一些问题在后面《证券期货基金篇》《外汇储备篇》都还会继续讲到。

相对客观的讲,朱熔基作为中国经济沙皇和金融教父,以王岐山为自己亲传弟子,设计了中国国有企业改革和银行改革的方案,并打开了中国和美国华尔街深度合作的大门。不客气的讲,在2008年以前乃至今天,华尔街的能量都是对美国政府有着巨大的影响,中国政府解决了与华尔街的关系,就在大方向上解决了和美国政府之间的关系。虽然巨大的利益在朱熔基任上开始并由王岐山继续(08年到13年任主管金融的副总理)输送给了美国,但是交换的结果是过去10多年中美关系的巨大改善。


来源:明镜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