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21

暴政抹不掉的血债:刘晓波之死

转发此新闻:
刘晓波从确认肝癌末期,到诊治、死亡,前后也不过个多月,而他死后短短三天就灰飞烟灭,不仅没留下墓穴墓碑也就没有墓志铭,就连灵位龛位都没留一个,因为骨灰都被撒大海了。如此形同谋杀及毁尸灭迹的过程,却被刘晓波大哥刘晓光在官方安排记者会上大呼「非常完美,出乎我的意料」,也真出乎我的意料。


真的完美吗?当局处理刘的后事时,犯下无数错误甚至罪孽。首先,到了肝癌末期才被确诊,这已是不能饶恕的失误;在刘晓波的最后时刻也不让他出国治病,不让他与亲友见面、与外界接触,甚至连太太刘霞也一并被严密控制,在任何一个文明社会,这都是极不人道的。

其次,他的后事根本就是一出「有关部门」导演的闹剧。当局公布刘霞写给「有关部门」的亲笔信,声称「刘晓波的后事一切从简,直系亲属参与即可。最好从快,周六火化后即进行海葬,同一天完成更好」。但根据辗转接触到刘霞的朋友转述,从刘晓波被确诊肝癌末期那天起,刘霞就提出了包括家属(刘霞及其弟弟刘晖)陪同出国就医、取回手稿等所有留在监狱的遗物等要求,结果呢?根本就是极速火化这个「要求」(极可能是「被要求」)符合当局的需要,才有「特事特办」的火化安排。要澄清及让外界相信,只要让她自由地跟外界联系,那怕通一次电话、一次对话、一场记者会就可以办到了。刘霞一直被软禁,还能说是「完美」吗?

更大的甩漏出现在刘晓波遗体告别仪式。当局通报说,火化前举行了简短告别式,「刘霞、大哥刘晓光夫妇、四弟刘晓暄夫妇、以及刘霞弟弟刘晖等亲属和生前好友参加了告别式」,并附上多张照片以证明。这就是刘晓光口中的「善后事宜处理得细致、周到」的根据了。事实上,除了上述家属,散居北京、大连等地的亲人,还有与刘晓波相识多年的朋友,事前都被蒙在鼓里,计划来华参加刘晓波丧礼的诺贝尔奖委员会主席安德森被拒签证。在中国传统,红白二事至关重要,尤其是丧礼,孝子贤孙披麻戴孝之余,还要守孝,不让刘晓波家人挚友到灵堂送他最后一程的后事,能叫细致周到吗?

暴政抹不掉的血债

更何况,那十多名出现在灵堂的「好友」,几乎全是剪了平头装的年轻人,刘晓波和刘霞被监控多年,哪来这批年轻朋友?刘晓波好友莫之许表示,相中「好友」全是假的,都是监控刘晓波夫妇的公安国保,甚至有早年跟刘晓波打过架的公安。网民全世欣也指「照片中后排右数第二个就是国保,他旁边那个女的,在医院曾经跟踪过我!」如此这般也算是完美的后事?

按中共政治,除非习近平亲自下令,否则刘晓波的后事是不可能完美的。刘晓波是政治犯,他的生前死后当然也关乎政治,因为他是全球唯一在囚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在国际社会享有极高声望,他的身后事本来绝不应马虎。设若习近平早就过问,要求关注刘晓波狱中情况,岂会待他肝癌末期才被查出来?后事就更不可能出现羞辱死者等问题。

设若习近平没有下令,又或所下命令刚好相反,要「有关部门」毋须理会外界,则他们必定一心逼刘霞尽快将刘晓波变成一堆灰烬,后事办得马马虎虎、草草了事就是必然的了!但这就能抹掉刘晓波的历史,减少中共暴政的血债?

来源:苹果日报潘小涛  资深传媒人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