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31

大势滔滔:军队国家化

转发此新闻:
八月一日,是中共的建军节。 

自从中共建立了这支军队(无论其名为红军、八路军新四军,还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它就一直属于中共一党所私有。这一支党军,成为该党最重要的政治工具,是该党夺取政权并维系其垄断性权力的「通灵宝玉」。 


为了保持对政权的独家垄断,最近几年,中共官方报刊上,曾经充斥了抗拒、批判「军队国家化」的言论,从最高军头到高级将领,个个唯恐表态不力。 

但是,今年,此类抗拒「军队国家化」的声音却消沉下来,未见鼓吹「党军」的滚滚浊流了。同时,据报道,中国大陆主要网站甚至对军方借美韩军演鼓吹军国主义的言行也采取了消极的、抵制的态度。 

不难看出,虽然还会有反复,但「军队国家化」已成了滔滔大势,不可阻挡。中共的「党军论」正在失去合法性,失去势头,日益退却,未敢嚣张了。 

纵览全球,在21世纪,有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政党,任何一个政治组织,是公开反对「军队国家化」主张的吗?笔者孤陋寡闻,但就我的见闻范围,除了中国共产党之外,答案是没有。就连鼓吹「先军政治」的流氓军国主义国家北韩,也不敢宣传该劳动党垄断军权的「党军论」。 

甚至,就是在中国,如果查看一下中共主笔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也不敢明文写上中共报刊鼓噪的「党指挥枪」,即「党军论」──国家的武装力量须掌握在某个政党手中──这样的词句。该宪法所载的有关条文是:「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业事业组织都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必须予以追究。」「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武装力量属于人民。」 

因此,即使在中国,反对军队国家化,也是违宪的行为。 

19451010日,国共两党共同签署了《双十协定》「一致认为,...军队国家化、政治民主化、及党派平等合法,为达到和平建国必由的途径」。一个多甲子的岁月过去了,如今,倘若连「军队国家化」这一堂堂的现代国家的基本准则也不能在中国合法化,中国政治之落后野蛮,当令世界侧目。 

反观台湾,国民党,这个共产党长期的冤家对头与合伙伴侣,同时也是吸吮了列宁主义狼奶的异父兄弟,它的军队,经过长时期脱胎换骨的演变,与民主化几乎同步,从早先的抗拒、疑虑,到后来的完全接受,由党军转型成了真正的国家军队。这其实是一个列宁主义政党转型为现代政党的艰难的历程。 

这条路一步一步走来是相当困惑和艰险的,在历史转折的关头,常常令人产生不祥的预感。1988年,蒋经国总统骤然去世,李登辉先生就任总统,郝柏村先生执掌军权,其势极其微妙,千钧一发。但郝先生,虽与李先生政见不同,但作为一位中华民国的军人,他最终遵从了宪法的法统,顶住了最高权力的诱惑,没有演出一场「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血腥戏剧,足以为后世礼赞。 

2000年台湾第一次政党轮替之际,民进党的当选总统陈水扁在「国家机密档案空白的危机」中曾说,「过去民进党被军中列为『三合一敌人』,他也被认为是台独同路人,他一夕之间成为三军统帅,军方有疑虑是正常。」但是在投票截止时,参谋总长汤曜明(国民党员)在电视上公开宣示:「不论是谁当选,中华民国的国军都会效忠新的三军统帅,会效忠新的国家元首、新的总统。」这就表明,至此,在台湾,军队已经国家化,它已经独立于政党竞争之外,再也不是党军了。

台湾的历史幸运在于,它避免了一场很可能引发政变、流血的转型。这是台湾政党轮替中军队国家化、中立化的重大成就,值得大书特书。 

中国大陆能否走上类似台湾的军队国家化之路,目前尚在未定之天。虽然中共高层个别人竭力抗拒军队国家化,但从种种迹象看,一些导向军队国家化的因素已经在萌芽、壮大。今年,在中国,「党军论」的萎缩,抵制军国主义的暗潮汹涌,就是重要征兆。 

中共的解放军在文革初期,残酷镇压民众,后又直接介入国内派系政治──实施毛泽东的」三支两军」。1989年,作为维护中共垄断政权的「党军」更是枪口对内,犯下六四屠城,残忍射杀学生与市民的滔天罪行。这些罪行,昭昭在目,成为解放军中稍有宪政知识和基本良知的官兵的耻辱与心病。一些受过现代教育的军人,更是痛心疾首,引以为奇耻大辱。据报道,2001年在中国内外流传的一份《军方改革派意见书》,就是这样一种共识的浮出水面。他们明确希望军队改制,使军队真正成为非政治组织,与内政保持距离,对国内政治严守中立,不参与政治竞争,忠诚地履行宪法赋予的对外的国防职责,借以彻底洗刷军人的历史耻辱。 

军队国家化,作为最基本的现代政治常识,已逐渐成了中国年轻一代多数军人的基本意识。鉴于现代国家对军人教育程度要求的日益升高,鉴于当代信息流通的日益不可封锁阻隔,这些受过现代教育的军人数量与质量亦将快速成长,成为军中的主导性力量,从而推动军队的国家化。

这一天不会太远了。让我们拭目以待。

来源:纵览中国陈奎德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