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8

刘晓波大连故居被军事禁区 刘霞下落不明

转发此新闻:
中国异议作家、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上周四在沈阳一家医院不幸去世,两天后他的骨灰被放入大海。许多国家政要和民间人士对这位著名的中国政治犯表达敬意和怀念,把刘晓波视为大敌的北京当局极为尴尬。下面连线正在刘晓波生前户籍所在地大连追踪报道的记者叶兵,了解最新情况。

主持人:你在大连了解到哪些最新情况?刘晓波遗孀刘霞是否获得自由?
记者: 刘霞的下落,目前还不清楚。她的朋友们为此深感担忧。
刘晓波遗体15日清晨火化后,骨灰中午在大连海葬。当天下午刘晓波大哥刘晓光就出现在沈阳新闻发布会上。
从沈阳到大连,乘坐高铁单程就需要两三小时,后事处理速度如此之快,令人咋舌。
官方发布的信息没有说明海葬的具体海域。美国之音记者来到大连,试图寻找刘晓波家属海葬出海的地方。记者来到老虎滩游艇码头,又到了棒槌岛旅游景区,当地导游告诉记者,棒槌岛景区的游艇从今年夏天开始就不准出海,不知是否与刘晓波有关。
周一上午,记者找到刘晓波的户籍所在地,大连市西岗区青春街5号。据悉刘晓波的父亲刘伶生前在这里居住过。
这是一些比较老旧的居民楼。在一个山坡上。每栋楼上都有楼号标牌,但一栋深紫红色的楼房除外。
记者发现三名便衣在旁边蹲守。记者拍摄时,便衣赶来阻止,说此处是军事管理区,禁止拍照。
记者们质问:军事管理区为何设在居民区内》为何没有标示牌?是否有明文规定?对方答称,这个地方已经很多年没有住人了。便衣要把记者带到派出所做笔录核查身份。
与沈阳不明身份人员粗暴干扰记者,全天候尾随跟踪相比,大连的维稳形势相对较松。便衣出示了证件,举止也比较文明。
记者要回证件后,趁警车未到,快步穿过马路,上了一辆公交车才得以脱身,摆脱了便衣人员的尾随。
主持人:刘晓波因为参与起草零八宪章而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1年,在锦州监狱服刑期间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一个多月前突然被确诊患了晚期肝癌,才获准保外就医,但最终没有获准按照他的意愿出国救治,去世不到两天就被火化海葬,引起广泛质疑和谴责。这方面有新的什么反应?
记者:当局的说法是刘霞现在是自由的。有人去刘霞在北京的家中寻找,但发现家中无人。各国呼吁中国当局释放刘霞的努力也还在继续。维权人士胡佳表示,当局怕他和其他支持者举行悼念活动,比如到寺庙作法事超度亡灵,等等。国保人员说要把胡佳软禁到刘晓波头七之后。
而自由刘晓波工作组发布公告,号召周三,也就是刘晓波的头七当天,各地悼念者在海边或江边摆放空椅子向刘晓波默哀。
刘晓波的大哥刘晓光周六在沈阳发布会上感谢党和政府,显然在附和官方的说法。
当天晚间,记者在沈阳凯宾斯基酒店观看新加坡channel newsasia电视新闻时发现,当播出沈阳市政府发言人张清洋关于刘晓波海葬情况说明的时候,电视信号突然中断,直到消息播完后才恢复信号,这显示当局连官方自己的言论也进行审查。
而此前BBC(英国广播公司)播放刘晓波逝世的消息的时候,也一度出现黑屏。
对于刘晓波海葬,国内媒体除环球时报外普遍失声。官方一直坚称刘晓波是犯人。央视(CCTV)英文频道则相对委婉客气,称刘晓波是被囚禁的文学评论家(imprisoned essayist),也提到他曾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但又指这是个错误。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