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26

中共高层博弈 习近平有点孤独

转发此新闻:
重庆前市委书记孙政才落马,是近期中共政坛上一次不小的震动。而其继任、原贵州省委书记陈敏尔此前就被“空降”到重庆。这一上一下,是否牵动到今年中共19大的人事安排?现代史学家、独立学者章立凡谈了自己的见解。

习近平

记者: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因“严重违纪“被调查,他的继任强调重庆市要继续清除“薄王思想遗毒“。您认为他落马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章立凡:原因可能不只一个。首先,现任领导人对其前任安排的所谓隔代指定接班人这种方式不以为然,可能要按照自己的意愿来决定。现在把孙政才拿下,实际上是废除了隔代指定的格局。未来要看的,一是现任领导会不会做完两届如期退休:另外他何时指定接班人,还是根本就抵触接班人的设置,而是想要搞终身制。

第二个问题是,现在已经先后有三位跟下届入常有关的人选受到了狙击:被郭文贵爆料的王岐山、作为反制被抛出来的孙政才、被《南华早报》爆料的栗战书。这是三个回合,反映出当下中共高层在19大人事布局上的博弈

记者:这场博弈的双方或各方都是哪些人?

章立凡:我想现在占主导地位的一方应该包括习(近平)和王(岐山),另一方是利益受损的方面,习上台五年,基本上所有派系的奶酪都动过了,首先不满的就是上海帮,其次是团派。他们有可能从各自立场出发形成某种合力。

第三,现在最关键的问题可能是,要拆散“习王联盟“,恐怕出手会比较重。我们看到郭文贵爆料的冲击可能使习王感到了危机,唇亡齿寒,他们之间的关系反而更紧固了。像拿下孙政才这样的事,肯定不是中纪委说了算,应该是习和王的共同决定。就19大的人事布局,习王的一致态度应该是比较明确了。

记者:有观察人士指出,现在中共多名省市级地方最高官员,即所谓的“封疆大吏“,都不是中央委员或候补委员,而直接被委以要职,这是不符合常规的做法。您如何看这个现象?

章立凡:我觉得,18大原有的人事布局是团派全面接班,中央委员和政治局委员里团派占了多数。习先生可能并不喜欢团派,但他要提拔自己的人,在19大上形成一个“习家军“全面接班的布局,就必须提拔一些原来官阶不高、但能为他所用的人。所以我们就看到蔡奇、陈敏尔这样的人被破格提拔。

习的做法本身也是打破常规的,为的是实施19大主导人事布局的方案。当然在体制内也会引起不少抵制或微词。

记者:在19大的具体人事布局上,您认为有哪些名字现在值得一提?

章立凡:李克强相对来讲仍然能被接受。王岐山由于年龄原因本来不打算连任,不过处在现在这样一种非常状态,他是否会如期退休,也是可以关注的。此外习先生的亲信栗战书会不会受这些爆料的影响而中断仕途,我想大概不会那么容易。再有就是王沪宁,还有一些潜在的(人选)像汪洋、胡春华。在不同程度上,后几位都受到一些阻击。

记者:在您所说的权力的博弈中,习近平的一方占据上风吗?

章立凡:他的优势就是,从党国的名义上说,他是正统,是名正言顺的总书记和国家主席。另外他现在在加强对军队的控制,同时他和“党鞭“王岐山在政治上有联盟。中共的权贵家族在贪腐问题上都有小辫子可抓,所以他们的对手即便可能有很大的势力,但出手的时候会有很多顾忌。想倒掉习,又怕伤了自己,投鼠忌器,不能放开手脚。

习先生也有他的弱势。由于他五年来得罪了所有的派系,包括体制外的自由派和民主派,相对来讲他比较孤立。在体制内,他妨碍了大家发财,现在体制就以怠工来“回报“他,做软抵抗。实际上很多贪腐官员都希望他下台。在体制外,他从意识形态上打压和管控了自由派力量,让后者觉得他是一个独裁者,并不支持他。

相对来看,习占的优势多一点,但是他还需要通过像《将改革进行到底》这样的电视片或“树立习思想“等宣传手法来维持自己的权威,以期在19大时形成一个拥戴他的局面,这也说明,他本身的权威还不够,才需要这样造神运动。

不过真正到19大召开、决定人事的时候,会有什么样的变动,现在还很难预测。从以往经验看,18大前也是暗流涌动。我们看到的薄熙来事件和这次很相似,也是重庆的市委书记。当时在北戴河会议期间呼声很高的令计划,也在受到狙击后被拿下。所以形势在未来几个月里会如何发展,很难预料。 

来源:德国之声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