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7

一千个刘晓波,也抵不过一个郭文贵

转发此新闻:
一、郭文贵事件作用大过刘晓波千倍

一千个刘晓波,也抵不过一个郭文贵的作用。自由派一些自由派人士整天空谈自由民主,却不知道不先进行深入的反封建革命,自由民主只能是建立在沙滩上的海市蜃楼而已。

郭文贵

神州的极权主义之所以根深蒂固,和几千年的封建统治巨大惯性有关,和儒家等级森严的三纲五常有关;也和辛亥革命的不彻底有关。所以神州实现自由民主的基础,其实比前苏联的情况还差。(同样受到儒学深重影响的韩国和台湾,虽然它们民主转型虽然成功了,但封建性的遗毒仍然让其不成熟的民主政治充满挫折。)

封建性的产生,不是中下层人民的错误,而是统治者长期严酷统治和压迫的结果。在此条件下,不抱有充分的历史性理解,不明白宽容的自由精神,而对中下层人民和郭文贵横加指责和提出苛求,那实在是另外一种专制了。像夏业良等有此知识分子容易犯的通病。

知识分子严重脱离中下层群众,不许诺人们更加现实的利益;而试图与虎谋皮,希望在原有体制下,通过一些签名等小型活动获得变革的成功,只能是不切实际的幻想而已。刘晓波最终在虎爪中病亡,成就了艺术,但无法成就理想。

郭文贵来自农民,却深入到紫禁城的皇宫,成为体制中一个最深层的人物。这是一个偶然性,但也将成为突破性。因为来自体制深层的批判,才是最彻底、最真实、最有力,最具备否定性的。

那么,郭文贵事件的性质究竟是啥?郭文贵的老领导是谁?

二、神州仍然需要进行反封建的革命

神州目前的状况类似法国大革命前夕,草根和权贵、草根资本家和权贵资本家的矛盾已经高度尖锐,一场反封建的革命正开始萌动。

打败败日本收复国土,在国际性潮流的携带下,神州获得了反殖民的成功。但是,神州在反封建方面从来没有真正成功。事实上,封建体制及其遗毒,仍然深刻而长期地存在。军阀专制、蒋介石独财、毛泽东极权、红二代跋扈,血缘继承权力的邪恶,仍在剥削和压榨可怜的神州人民。

毫无疑问,神州仍然需要一场深远持久的反封建革命。

三、薄熙来和汪洋之争拉开革命序幕

十八大之前,腐败成灾、环境破坏、道德堕落、群体性事件频发,社会矛盾异常突出,危机空前扩大,各种政治力量也在寻找出口和退路。

红二代权贵政客薄熙来,在重庆发起了“唱红打黑”反腐运动,以复辟文ge的伪革命方式,拉拢怨气冲天的下层人民。这场运动试图以中产阶级中草根资本家为牺牲品,如果实现其政治目标,神州将非常可能变成惨绝人寰的朝鲜。由于大开历史倒车,而酷吏方式的运动式反腐招致天怒人怨,加上一些偶然性事件,最终宣告了其失败。

草根政客汪洋则处于和薄熙来竞争一个常委资格的地位,这是一次草根和权贵的政治对决,也是新一轮反封建革命导火索的点燃。汪洋的背后是共青团体系和国务院体系,可以叫胡系和技术官僚系,这两个派系中多数人是来自草根。

事实上,军队、警嚓、国务院、共青团、公务员、教师等各个关键机构或阶层中,都有草根和权贵,区别是比例不同。一些权贵依仗权力的傲慢而肆无忌惮,而他们对草根资本家产生两个影响:一个是带坏草根而加剧对人民的剥削和压迫,一个是威胁和封死了草根资本家的发展空间。当人民的不满发展到极端,权贵试图以草根资本家为替罪羊,但这总体看违背了事实,权贵的封建专制才是神州各种危机的根源。

薄熙来虽然惨败,但胡系的令计划也出事,双方大体打了个平手,草根和权贵的对决仍在激烈延续。

四、王岐山伪开明面具已经被撕下

王岐山出自技术官僚系,但和温家宝、汪洋等开明派不同,他的脑袋中充斥着极左思维,这或许部分和他的资深红二代女婿身份有关。作为一个草根和权贵的双重身份角色,他被政治潮流的非理性推上了中纪委书记这个实权最大并仍在膨胀的位置。

王岐山在技术系中,其实是一个投机者和伪装者,可以说“身在曹营心在汉”。必须看到,同关注其双重身份相比,关注其思想才是最关键的。王岐山和薄熙来其实没有实质上的区别,他虽然还不至于高调到敢直言复辟文ge,但其规模式反腐、黑箱作业和内部讲话,证明了其仍然是个僵化保守的毛左分子,仍然是个不讲法制的酷吏。

如今,王岐山的面具已经被郭文贵撕下,无法再欺骗更多的进步人士。但仍有部分知识分子还沉迷于惯性的欺骗中,为王岐山、胡舒立等所谓的“开明”蒙蔽。

令完成和郭文贵的出走成功,其实不完全是偶然,这是胡系和技术系中主导政治力量的安排,也是对王岐山这位叛逆者注定的惩罚。

五、郭文贵事件是反封建革命的延续

有人错觉地认为,郭文贵事件的性质是“一场改革反腐和反改革反复之间的斗争”。这显然是违背逻辑和事实的。其实,这是一场草根和权贵的斗争,是一场反封建革命的延续。

薄熙来和汪洋之争是政治之争,但薄熙来的重庆唱红打黑运动,已经严重冲击了草根资本家的经济利益。而现实经济中更流行的现状是,草根资本家正在被迫沦为权贵的“白手套”或等待被权力宰割的“肥猪”。

没有人愿意成为刀俎上的鱼肉,郭文贵事件是草根资本家和草根政治家的一次最猛烈的反击,其目的在于保障经济财富和谋求匹配的政治权力。这也是反封建革命的进一步拓展。

有人以为郭文贵的身后是江系或者红二代,其实,郭文贵的身后,是草根出生的政治“老领导”的支持,是草根中产阶级的强大背景。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而是一群可能的革命者在活动。


正义可能战胜邪恶,但邪恶也可能阻滞正义。历史事件是偶然的,但历史也是有趋势和方向的。能把握住反封建革命这一核心主题,神州可以预见一个光明的未来。

来源:吉歌的博客





转发此新闻:

3 条评论:

匿名 说...

只要按轮子们竖立典型夸大优点相反的方向去定义包王就对了,和郭对王的性格总结几乎一致,证明了轮子站点的“惟一用处”。^_^

苏冀苏冀 说...

孙政才教授被内讧掉政治影响大 五百余家股票跌停

匿名 说...

一千个郭文贵恐怕也比不上刘晓波。两人的思想境界相差了十万八千里。郭至今还在拍包子的马屁,让我们拭目以待结果如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