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1

郭文贵事实上已成为中国流亡政府的总统

转发此新闻:
有些反对派人士指斥郭文贵“维权境界”,并以郭文贵“不反习主席”(郭七条之一),来否定郭文贵的反对派性质。这完全有违事实,郭文贵已经说:共产主义是欺骗;共产党就是杀人越货,并且多次说:中共就是一个大粪坑。郭文贵完全否定了共产主义、共产党和中共,完全突破了只为讨还个案公道的维权境界,还不算反对派?要怎样才算反对派?



现在的郭文贵,不仅已成为反对派人士,而且事实上已成为中国反对派政府(流亡政府)的总统!请看:

凭借雄厚的经济实力,郭文贵以纽约为中心,已经在世界多地组建了自己的团队,这些个团队集组织、传媒、外交公关、保卫。.等多功能于一身,基本上具有了流亡政府的功能;

郭文贵成立了核心组织──“推特党”,这与反对派政党何异?

郭文贵坐镇纽约指挥,其在纽约设有戒备森严的办公室和住宅,此与总统府何异?

郭文贵拥有卫队和贴身保镖,出入有安保护卫,这与一国元首何异?

郭文贵提出了“郭七条”,这与反对派政府的纲领何异?

事实上,郭文贵组建的这个团队系统,已经等同于一个反对派的政府,只是尚未打出流亡政府的旗帜而已。

郭文贵大力发展团队而不打出“政府”旗号,这是“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的高明战略,如此可以“少招风”,避免成为众矢之的,有利于积蓄力量干大事。“急称王”的经典反例是汉末袁术,在远为胜券在握的情况下称帝,结果反成为众矢之的,沦为最先败亡之列。

郭文贵自立门户,现阶段,对海外民运各路大佬寻求交好而不予任用,对民运各组织一概保持距离。这也是非常高明的策略,因为长期以来民运资源匮乏造成的“僧多粥少”问题,更兼共特流氓的渗透和疯狂破坏,民运各组织无不一塌糊涂,涣散式微,海外民运各路大佬之间矛盾重重,相互之间结怨几乎都很深。

因此,如果把这些人和组织召集起来合作,开圆桌会议、任用封官、开会选举。.必然立马斗成一锅粥,打入民运的共特流氓及民运中的伪类必大声呼喊:郭文贵不民主、搞独裁。.郭文贵团队必须三权分立!他们必高举“三权分立”的大旗,就象当年声讨王炳章、打倒王炳章一样地猛扑过去,对郭文贵大搞“民运”。.如此一来,根本无须中南海内的盗国贼动手,郭文贵一定爆不了三次料,就被内斗搞瘫。

而撇开了海外民运各路大佬和组织,自组团队,就省去了所有的内耗和麻烦,充分保证了效率。在郭文贵精明高效的组织指挥下,自媒体视频爆料对国内效果之好,前所未有,就连笔者平时不关心的政治的一些熟人,都开始主动地索要视频和翻墙工具了!

此再次证明:所谓“民运组织不民主”是个伪问题,真问题是彭明早指出的“民运组织无效率”!由此也可见:当年那些高举“三权分立”大旗打倒王炳章、开出王炳章的家伙可耻、可恨、有罪!试问他们:你们打倒王炳章的独裁,实现“民主”后,你们有什么成果?如今《中国之春》在哪里?王炳章先生的组织又在哪里?你们都是十足的共特流氓或伪类!

显然,高瞻远瞩的郭文贵早就看到了这一点,巧妙地避开了这个雷区,郭文贵的政治智慧,超过了王炳章。

郭文贵现阶段基本不用民运人士、民运组织是完全正确的,但在倒掉中共后,他必须任用反对派人士,否则会遭遇巨大的建政困难。因为,中共的官僚体系是低能的、腐败的、也是靠不住的,民运反对派群体中汇集着众多的建政精英,且郭文贵本身虽富于能量,毕竟有着(历史)道义的短板,他需要高智晟这样的道义互补,也需要民运反对派中的大量建政人才。

郭文贵团队的越战越勇,已具流亡政府雏形,也反映出反对派政治成功的要素:

一要有出类拔萃的领袖级才能(高智商和心理素质);
二要有雄厚的资金;
三要有丰富的经验。

列宁是天才的疯子,是绝顶聪明、绝顶厚黑的极权恐怖组织天才领袖,然长期苦于资金短缺,无法成事,偶逢“一战”,更“偶逢”德皇威廉二世的巨额金马克扶持,遂有“十月革命”之胜利;

王炳章是杰出的民运领袖,且英勇实干,然政治智慧、经验和资金都稍欠缺,错用一班打着“民运”反民运的共特流氓伪类宵小,故功败垂成;

彭明聪明才干超越王炳章,而与郭文贵最为相似,且与郭文贵一样长期经商,当过高官的白手套,可谓经验丰富,但急于求成,在未完成巨额资金积累和转移之前,便进行政治组织活动,锋芒太露,终在资金短缺逼迫下,铤而走险,落入共特诱捕圈套,以致功亏一篑。

笔者坚信,如今三要素齐全郭文贵,一定能带领海内外华人倒掉中共,建立新国家!

郭文贵事实上已成为中国流亡政府的总统,且郭文贵组建的这个反对派政府,与其他流亡政府有个大区别:

其他流亡政府,如西藏流亡政府,向海外侨民征收赋税;而郭文贵先生成立的事实中国流亡政府,由郭文贵君自掏腰包支撑!“郭七条”的目标,是把中国建成民主法治国家,也就是说,郭文贵用自己的钱,为所有中国人能享有自由民主而奋斗!

这是何等的慷慨?何等的大义?

面对这种前所未有的慷慨大义,所有的真民运人士、所有的良知华人,有什么理由不去无条件地支持郭文贵、响应郭文贵、跟从郭文贵呢?

行文至此,我想对那些问郭文贵要不到钱,就翻脸相向的“民运异议人士”说:

你们自私!你们卑鄙!你们可耻!

行文至此,我想问一声那些自己没本事、却对郭文贵莫名其妙嫉恨得发狂的“民运异议人士”:

难道你们希望中共的统治万年长么?

来源:博讯曾节明



转发此新闻:

12 条评论:

匿名 说...

一个简单的逻辑分析如下:

本人经常进轮子站点看新闻,因为他们人多小道消息多。可是这两天轮站大纪元竟然允许习包子这样的评论显示了,这是两年多歌功颂德以来的一次突破。

要么黑钱收买时间到期了,要么就证明实际金主并不是包,因为 王打虎助习* ** 这种仍是在捧。

那么,金主确认了,而轮子对其的描述为:无子丁克,纪律严明,习惯面条咸菜,助包灭江功不可没。跟郭恰恰两个极端,所以,反证了郭对此描述的高度真实性。

ps:标题有些过了,但郭对阿共和海外民运目前现状的看法本人十分认同。

匿名 说...

郭视频里有个非常有意思的信息,在统战嘴里,把其代理律师董克文说成高手中的高手。而董闹了几次笑话了,可以看出是个草包,很可能是有大额回扣。^_^

匿名 说...

虽然我知道这个网站不怎么样,但是放这种标题来不觉得恶心人吗?
想当初也是这种人把毛捧上了天,把共产党弄到了执专政党的宝座吧?不仅不知廉耻,而且毫不反思,一心只想着吹捧,造英雄,然后重蹈覆辙,这种人不是傻就是坏。
共产党有句话说不定还真说对了,这样的愚民真的不配民主,天天总想着在一个更好的皇帝手底下当奴才。

匿名 说...

专帖…………其实中国海外的那些所谓的民运人士是可耻的,他们应该去追杀那些匪徒的后代。而不是成天鼓吹国人,想让我们做炮灰。
其实只要海外民运人士开始追杀移民海外的匪徒家人,一切都会好转起来的。
只要移民海外的匪徒家人是安全的,国人的人权保障是遥遥无期的。
不讲暗杀,可以到处找它们的藏身之所进行举报,也可以啊,但是那些所谓的海外民运人士,一个都没有这么做。
所以说,那些海外民运人士都是些下作之徒。都是匪徒都是派过去装民运,从中加大愚弄国内老百姓的,中国其实没有真正的流亡海外的民运人士,其实都是五毛地下党伪装成民运人士的。
苏联解体的里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移民海外的权贵家人遭到追杀。
苏联权贵也以为移民海外了就安全了,事实完全错了。苏联当时是国内国外都杀。国外的是现在还在杀。面对现实局面苏联权贵只有妥协让步,和平转型是他们最明智的选择,没有地方可以逃了。
苏联国内的权贵,自己主动上交财产,保证了家人的安全,国民实质利益没有受到太大损失,所以得到国人的宽恕。
俄国人真血性,俄罗斯现在到美国抓人,美国不理你,所以俄国人他们就自己解决,这才是真的血债血偿,
俄罗斯人追杀前苏联移民权贵及子孙后代,俄罗斯人称之为讨回公道。

苏冀苏冀 说...

新华社文漏洞四溢 跳楼上吊的血腥官场里的宋军和马丛幼稚的出奇

匿名 说...

我只想说光靠郭文贵一个人斗争没戏,中国大陆很多人还不忘为奴为婢的初心呢!

匿名 说...

老郭爆料有很长时间了吧?但是你看看国人有反应吗?被坦克压烂了灵魂的大多数国人,只关心眼前利益,哪个是真正的忧国忧民?猪狗的理想只不过是一把谷糠啊......!

匿名 说...

1:我党曾庄严宣誓:反腐永不停步,不画句号。
2:郭文贵爆料以来,在我党我军我国人民中反响激烈,在全世界面前中共颜面尽失。
3:9000万党员要求和政治局常委要求立案调查王岐山杀人,私生子等严重违纪问题。
4:先双规王岐山及其亲属和亲信,动用国家安全部,公检法国际刑警查查查。
5:王岐山对郭文贵的指控无异议,判王岐山无期徒刑并没搜全部非法所得。
6:对最大恶极的王岐山的狐朋狗友全部法办。轰轰轰。
7:请郭文贵及其团队等回国委以重任,扭转中国不正之风。

鲁拉鲁 说...

如果说说话就能怎么样的话,老郭你也是打嘴炮,我觉得这个网站挺好的,能没事儿YY一下,具体怎么样就算了,指望你们能推翻共产党,我就呵呵了,还有就是海外一些傻逼们,拿着美国人的钱反华是你们的职业,不要披上拯救全人类一样的外衣,没意思

艸五毛 说...

之前还蛮欣赏曾节明的观点,没想到现在越发觉这人实在没什么水平,江湖郎中一个,看人还需要时间,千万别短时间下评论。对郭文贵也是,用久点时间观察吧。

匿名 说...

這又是老外無禮弱智的表現,唯一合法合理合情的中國就是中華民國。
支共,法輪功,習王,江曾,五毛,郭文貴等現在的作為都是亂臣賊子。說甚麼中國流亡政府的老外,還有甚麼聯合國烏七八黑的組織,本身也在滅中國。

匿名 说...

【民主建国大势所趋】
一、海内外中国人投票选举组建中国民主政府、组建真正的国家军队、组建民主司法系统;
二、选举首任总统、各地方省长、议员;选举产生国家军队总司令、整建制收编共党军内弃暗投明勇士;设立大法官和法庭,审判反动政府罪虐慎重的贪官污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