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28

“竹帛烟销帝业虚”:从秦始皇到习近平

转发此新闻:
今年720日,日本文艺春秋出版笔者新书《米中激突,战争か取引か》,书名之意:“美中冲突,战争还是交易?”副标题为:现代版“三国志”。指的是当今美中俄三国演义。其实,这里的“三国”概念,可以更广泛,可指美中日三国,也可指美中台三国。该书的中文版是《川普对决习近平:台湾的机会》,已经于今年6月由台湾前卫出版社出版。日文版和中文版的区别在于,各自侧重点不同,因而对“三国”的解读也有所不同。

《米中激突,战争か取引か》封面

笔者于7月下旬造访日本,一则为新书出版,二则与日本出版界和新闻界的朋友们叙旧、交流。交流与访谈中,笔者发现,日本各界对刘晓波之死反应极大。关心中国人权与命运的日本朋友们,不仅悲伤难掩,而且悲愤难抑,对中国前途,流露出绝望的情绪。

周末的夜晚,文艺春秋的编辑西先生邀约我到位于东京新宿的一个文化沙龙饮酒、饮茶,通宵不归。这是唯日本才特有的文化沙龙。看似一家精美的小酒吧,四周却堆满了书籍,还摆满了已故或在世名人留下的酒瓶子,上面有他们亲手书写的名字。布景优雅,灯火幽暗。进出这个别致沙龙的,都是作家、记者、编辑一类的文化精英,其中不乏名人名家。正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他们聊天、饮酒、饮茶,会面老朋友,结识新朋友,或低声细语,或高谈阔论,直至午夜阑珊,甚至通宵达旦。

西先生从前就曾邀约我到这家沙龙饮酒畅叙,但我总是托辞太忙而比众人更早离席。直到这一回,我才下定决心,与众人通宵畅饮畅叙,完整体会日本文化沙龙的氛围。下半夜时分,一位作家弹起来吉他,其他人合拍唱起了怀旧的歌曲。当弹唱到英文歌曲《奇异恩典》(Amazing Grace)时,我提到上周末在纽约举行的刘晓波追思会上,有人用苏格兰风笛演奏了这首歌曲。坐在我旁边的及川小姐,闻言,顿时泪流满面。多次为我做翻译的及川小姐,是中文最佳的日本朋友之一。她叙说到她与刘晓波和刘霞夫妇的交往和友谊,为刘晓波的惨死而伤心欲绝,又为刘霞的绝望处境而忧心如焚。及川小姐且歌且泣,泣不成声,深深触动我的心怀,让我也潸然泪下。

在与多家日本媒体和出版社的访谈中,不仅会提到刘晓波遭谋杀而惨死的情节,也会提到中国流亡富豪郭文贵爆料的新闻。我告诉日本各界,郭文贵每日爆料,影响力很大,不可小看。我用一首中国古诗来解读当下的中国现象。那是唐朝诗人章碣的《焚书坑》,曰:

“竹帛烟销帝业虚,关河空锁祖龙居。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

原诗大意是:秦始皇焚毁书籍(竹帛),杀尽天下读书人,以为从此江山永固、高枕无忧,不料却反而动摇了秦王朝的统治根基,以至于,函谷关与黄河天险形同虚设。当焚书坑儒的灰烬还没有冷却,山东一带已经举起了造反的义旗。带领人民起义并推翻秦王朝的刘邦和项羽,都是不读书的草莽英雄。

意思是,秦王朝杀害了讲道理的读书人,揭竿而起的,就是那些不读书、不需要跟他们讲道理的民间豪杰。中南海谋杀了刘晓波,却成全了郭文贵。读书人,或知识分子,原本是一个国家或社会的缓冲群体,对国家政治转型起到缓和的促进作用。对读书人或知识分子的迫害与残杀,只会激化官民对立、加剧社会动荡、加重变革成本。统治者本身,也将咎由自取而万劫不复。

访谈中,也提到中共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原定中共“第六代”接班人孙政才突然落马的新闻。笔者的解读是:中共政治文革化。眼下,中共党内权力斗争之激烈,远超外界想象。十九大之前,什么事都可能发生。

文革中,毛泽东先后害死接班人刘少奇和林彪,已经昭示,中共接班人问题非同小可。毛死后,华国锋动用武力手段,抓捕毛的亲信“四人帮”,也源于接班人之争,应验毛的遗言:“大概就要在血雨腥风中交班了”。邓小平时代,先后罢黜接班人胡耀邦和赵紫阳,是权力之争,也是路线之争。十八大前夕,同为“太子党”,薄熙来与习近平激烈暗斗,又是接班人(红色王位继承人)之争。

笔者从前就曾断言:中共现行的一党专政制度,无法解决接班人问题。围绕接班人之争,历来是中共党内最激烈的权力斗争。最高权力交接程式的无序或失序、无效或失效,正是一党专政的死穴,迟早碾成大乱。反过来说,只有民主制度下的全民投票,公开、公平而公正的选举,才能带来权力交接的合法性。这,正是现代政治文明的精髓之一、精要所在。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陈破空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