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26

中共党建全覆盖意欲何为?

转发此新闻:
大陆富人逃离大陆,至少是资产逃离大陆,这从中共今年以来,实施严厉的外汇管控,便可知中共采用这广受诟病之举,其原因不单是恐惧资本外逃拖垮大陆经济,或许还有更深并且不宜宣讲的深心。

中共强行规定党建全覆盖,要在所有私企中插入党组织

大陆富翁逃离大陆原因有千百种,归根到底最主要的,就是共产专制统治下,人身和财产毫无保障。这种恐惧感越演越烈的来源,习近平近年来强制私企的党建全覆盖,无疑起着制造恐慌和推波助澜的作用。这种无法无天将党权强行插入私企的做法,让无数私企业主内心惶惶。所谓党建全覆盖,就是要在大陆的私企中,全部成立中共的组织。在大陆二百九十七万多私企中,二零零零年时仅有约四万四千私企,因老板原是中共官员,要求在自己的私企成立党组织,而成了老板为党头头的私企。但是中共十八大习近平掌权后,一心想再现党天下极权辉煌,早在数年前便强行规定党建全覆盖,要在所有的私企中插入党组织。据中共中组部二零一四年公布的资料,全大陆私企中超过百分之五十三,已经在习近平掌权后的短短两年内,在中共强制下癌变出来了党组织。

习近平在二零一七年四月下旬,更是高调指示“党要管党,党建要全覆盖。”于是中共各级党委全力贯彻习近平指示,而中共各级党媒大张旗鼓地宣传报道私企党建。显然尚未允许党组织插入自家私企的老板,被迫在自家企业另立一个别有用心的权力架构,不是能否避免而是为期不远的痛苦现实了。中共对私企党建的作用懒得掩饰的明确表示,要让党组织在私企“发挥政治核心作用”。习近平更是明确指示“对党绝对忠诚,必须对党高度信赖”,“对党绝对忠诚要害在‘绝对’两个字,就是唯一的、彻底的、无条件的、不掺任何杂质的、没有任何水分的忠诚”,“党叫干什么就坚决干,党不允许干什么就坚决不干”。这就明确表示了私企建党不仅是另一个权力,而是要成为高高在上只听命于党的私企绝对权力。

中共还发文指示对党建全覆盖,做到“一要按单位建立党组织。二要按行业建立党组织。三要按区域建立党组织。对暂不具备组建条件的社会组织,可以通过选派党建工作指导员、联络员”。这意思清楚不过的表明了,中共对于没有党员的私企要派驻党员,有党员没组织的要派进书记领导。为了让私企业主不敢公开强硬反对这些党建措施,中共在文件中摆出流氓嘴脸恐吓说:“民政、司法、财政、税务、教育、卫生、工商等部门结合社会组织登记、年检、评估等工作职能,协同做好社会组织党建工作。”也就是说私企倘若不识相反对党建,中共的这些管辖监督私企的行政机构,这些与党建实在一毛钱也不相干的行政机构,可就要协同做好私企的党建脏活了。而私企业主一贯在这些中共行政机构下讨生活,任何一个机构贿赂讨好得让权势不满意,不要说生意难做甚至生存也难,私企业主们自然明了这些与党建风马牛不相干的势力介入意味什么。

中共为什么不惜公然摆出流氓无赖嘴脸,强硬将组织插入私企的经营商业活动之中去?从表面上看是习近平极权专制野心作祟,习近平一心要将大陆恢复到毛泽东时代,自己也成为毛那样大权在握随心所欲的独裁者。因此对共党权力运转不畅的私企早有郁闷,将大陆一切纳入自己的权力范畴,可以说是习近平满足权欲的早晚必行之举。然而本质上应是共党的邪恶教义起着基因作用,共党从骨子里就将社会财富视为己有,从来不认为私有财产拥有神圣不可侵犯的属性。不说毛共抢到大陆政权后便翻脸不认帐,将农民土地以公社的名义尽数收缴,以公私合营名义将城市居民资产统统霸占的历史劣迹,单是所谓改革开放后这数十年强抢硬霸便磬竹难书。如大陆曾经的首富仰融的资产,被薄熙来一纸公文全数抢夺,四川的亿万富豪李俊资产被抢,本人如不是跑得快逃到海外性命也难保。这种公然抢劫私有资产绝非薄熙来的零星起意,薄熙来曾说过他掌权要杀五十万大陆新富人,其实那意思就是要来个二次共产,而这绝非是薄熙来一人的内心预谋,在中共红二代中这思想大有市场。

其实对于私企强硬党建全覆盖,就是预谋抢劫私有资产的第一步。什么叫私人产业或私有财产?那就是只有所有主才有权按本身意愿行事,对自有资产如私企发号施令随心支配。欧洲封建时代的一个磨坊主说得好,“风可以进,雨可以进,国王不可以进”,这就是典型的私人产业的意志表现。在一个私企内部构建起一个不受管控,甚至专门对着干的权力与人体变异出癌肿瘤,其致命的危险性和破坏作用完全相同。中共刚刚强夺到大陆政权的时候,在当时人员多一些的私企中也是硬插党组织。而这些党组织一门心思搞的,就是组织宣传员工监控威胁老板,直至短短数年将私企公私合营收归己有,将老板打成资方人员饱受迫害的改造对象。对于今天又老戏重演党建全覆盖,大陆人并非识不破其中的险恶用心。例如作者柴路近期发表的文章中介绍,他认识的一位大陆私企的老板说,为了逃避党建全覆盖廉价出售了企业,因为党组织进入他的企业便会沦落成党产。而已经看透这一点不动声色将资产转移海外的,香港首富李嘉诚数年前已经完成布局尽数转往欧美,大陆首富王健林为代表的多数亿万富翁,近来也紧紧跟上动辄数百上千亿海外置产,说大陆富人资财转移海外波涛汹涌实不为过。

党建全覆盖即中共准备第二次对富人共产,已经不可能像上世纪五十年代圈住了富人屠宰。现在能够多大程度上宰杀这数十年富起来的大陆人,这实在是攻守双方时间上的竞跑,也是双方攻防策略的智商较量。大陆的富人转移到海外的资产已有相当规模,虽然中共眼下拼命想卡住资产外流,但是历来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大陆人,尤其是能够在这几十年内聚敛起巨大资产的富人,也绝非可以任意揉捏的软柿子,必然会利用中共现在无所不在的贪腐和盘根错节的关系,持续搬运他们胜过性命的钱财。在这场必然持续不断的较量中,有两个变数可能将大陆导向不可预测的未来。一个是原本已经减缓或麻烦呈现的大陆经济,在党建全覆盖这种抢劫布局下,会否加速或引发大陆经济崩溃的到来。另一个是这些与中共权势千丝万缕联系的资财,会否造成中共权势场的变化甚至习势力蜕变。虽然一切尚有待各种势力的较量变换,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无疑,就是第二次共产不会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宰杀,从中共内部滋生出来的财富权势,不会不拼死较量一番就甘心认输。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刘青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