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22

国富官富太子党富,四万亿泡沫必然通货膨胀

转发此新闻:
中国金融黑洞与郭文贵指控“盗国贼” 系列专稿之四: 房产金融货币篇:吸毒上瘾的四万亿

本篇谈债务货币理论和胡温时期的房地产政策和地方债

这一章先讲点金融学理论。金融学说白了都是钱的游戏,什么是钱,钱是怎么来的,什么是印钞机,是我们要解决的问题。

温家宝任期最后选择了以房地产经济为支柱发展中国经济。

首先我们先讲讲世界第一货币美元。美元又名美国联邦储备券,是世界通用的硬通货。

在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之后,美元不再是金本位货币,变成彻底的债务货币。为什么我要称之为债务货币,因为美元的发行是美国国债息息相关的。

什么是美国国债?这个市场有多大?

我们所说的“美国国债”,又称“美国财政部债券”或“美国国库券”,泛指美国联邦政府以其自身信用作为担保,由财政部面向市场发行的债券,主要分为短期债(T-Bills)、中期债(T-Notes)、长期债(T-Bonds)和通胀保值债券(TIPS)四类。

美国国债市场是全球规模最大、流动性最高的市场。美国当前国债总额为20万亿美元,奥巴马第一任上台的时候国债规模是10万亿美元左右,到他历任时差不多达到20万亿美元。

根据各种公开的信息表明,美国联邦政府最少持有6万亿美元以上国债,这6万亿当中美联储至少持有2.1万亿以上美国国债,美国社保机构持有2.6万亿以上美国国债,联邦退休和伤残基金持有1万亿以上美国国债。

海外各央行持有大概5.3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其中日本现在是第一大美国国债持持有国,拥有1.11万亿美元美国国债,中国是第二大美国国债持有国,拥有1.09万亿美国国债,爱尔兰是第三大美国国债持有国拥有0.315万亿美国国债。其他债券由美国各地方政府,各私有金融机构与美国民众所持有。

鉴于美国作为超级大国的特殊地位,以及美元是国际储备货币,传统观念认为美国国债市场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债券市场。国际三大评级机构标普、穆迪和惠誉均给予美国国债AAA的顶级评级。

但是,由于近年来美国国债规模上升的速度过快,很多业内人士对美国的偿债能力表示怀疑。事实上,美国一直在用“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还债”,即在旧债即将到期时,发售新债来归还旧债的本金和利息。某些经济学家将其归结为“庞氏骗局”,即当某天不再有新的投资者“入场”时,必然会发生债务违约,美国国债市场的坍塌其实只是时间问题。

但是实际上美国国债市场在现行规则下根本不会坍塌。

第一是美国联邦政府只要能不断调高美国债务上限,通过发新债还旧债。

第二是实在没人买美国国债的时候,美联储可以通过印钞票最后接盘美国国债,美其名曰量化宽松。

所以美联储现在的印钞方式就是通过购买美国国债实现。世界第一货币美元是不择不扣的债务货币。

但由于美国在世界上特殊的霸权地位,美元也是具备了全世界最大的霸权货币地位。世界各大央行可以说不得不购买一部分美国国债来进行自己的外汇储备。特别是在08年金融危机出现时,中国政府还被披露持有大概3760亿到3976亿规模左右的两房债券。

中国政府不仅仅是购买了1万亿美国国债为美国全国人民造福利,还为全美国人民买房买单了大概4000亿美元。当然这是最无奈的选择,由于美元对于中国央行来说是属于外汇储备,外汇储备只能用于对外投资和贸易结算,如果外汇储备再次在中国国内使用,只会在中国造成二次输入性通胀。

08年金融危机时,中国被披露持有约3760亿到3976亿规模左右的两房债券。

胡温如何解决金融黑洞?

通货膨胀(Inflation)通俗地讲是指国家生产的货币过多,导致货币降低本来的价值,使得物价上涨。中国的政府向来喜欢用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来替代通货膨胀率(Inflation Rate)。

200211月十六大,胡温政府上台时人民银行公布的M2数据是179736.26亿人民币。

20089月金融危机发生之后,胡温政府制定了4万亿的救市计划,此时的M2数据是452898.70亿人民币。

201211月十八大,胡温政府下台是人民银行公布的M2数据是944832.33亿人民币。

胡温执政10年,M2增加了接近75万亿人民币,M2是原来的5.256倍,跟奥巴马政府两任政府相比增加的10万亿美国国债胡温政府是有过之无不及。

20175月份人民银行公布的M2数据是1601360.42亿人民币。实际通货膨胀率之高,可能只有当年的蒋公政府能够超过了。

中国历史上肯定会记录下2002年到2012年这10年的中国国家总理温家宝,2002年至今的中国银行行长周小川。

前面的中国国企银行改革讲述了朱熔基总理任期的政府金融时期已经是有巨大的银行和社保基金黑洞。但四大资产管理公司最后公布处理完的不良资产仅有1.4万亿,社保基金到02年朱熔基卸任时期亏空也仅有8000亿。2.2万亿的亏空跟胡温政府10年之间增加的76.4万亿M2真可谓是小巫见大巫。

实在是没想到当年的巨大雪球,巨大黑洞,这个最让上届政府头疼的难题,就被胡温政府、周小川行长这么完美的解决。

当然,正如我文中一开始讲述债务货币理论一样,中国政府的智囊一样是深谙债务货币理论,疯狂使用着债务货币理论印钞。正所谓美联储有量化宽松这个张良计,中国政府一样有债务印钞机这个过墙梯。

无论是谁跟温家宝建言,温家宝任期最后选择了以房地产经济为支柱发展中国经济。

当然,由于朱熔基政府的分税制改革,国税拿了大头,地方政府的地税只能拿小头。大力发展房地产似乎是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最佳选择。地方政府卖地可以挣钱,审批规划房产项目可以收钱,房产交易可以收钱;收了这些钱之后,对商业性房产部分地区继续试行增收房产税。房地产对于中国来说真是万税万税万万税。

在这里,无论朱熔基总理如何,我也是跟朱熔基总理站在一边。朱熔基退休后,为了保持声誉,并不经常发声。不过在胡温任期内,朱熔基还是发过几次声。朱熔基曾大骂温家宝是中国党内最大的政治投机分子,胡温政府的多项经济金融政策是倒行逆施。

温家宝在六四时候的政治表现让很多人失望,但是他任期内形象确实欺骗了无数群众甚至海外民运和宗教异议人士。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江泽民书记喜欢讲这句话,温家宝总理也讲这句话。

“科学、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并非资本主义所独有,而是人类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共同追求的价值观和共同创造的文明成果。”温家宝总理似乎还是普世价值簇拥者。

“亚当斯密的《国富论》和《道德情操论》在我心目中具有同等重要地位。”温家宝不仅仅学习西方经济学,还一样拥有很高的道德情操。

中国最佳影帝--温家宝

所以我们看见了温家宝出身贫贱,所以我们看见了温家宝与中国网名交流谈患脑溢血母亲,所以我们看见了温家宝下矿井与矿工一起啃吃馒头,所以我们看见了温家宝邀农民工到中南海会见,所以我们看见了温家宝探视艾滋村孤儿,所以我们看见了温家宝读诗仰望星空,所以我们看见了温家宝引经据典掉书袋,所以我们看见了温家宝替无助的民工讨薪,所以我们看见了温家宝穿了十年的羽绒,所以我们看见了温家宝穿着一双被黏合过多次的双星牌旅游鞋,所以我们看见了温家宝面对矿工遗孤落泪。

虽然这一切的一切,到我们最后才知道背后的总导演是时任新华社副社长鲁炜。

中国10年最佳影帝,温家宝同志当之无愧,中国10年最佳导演,鲁炜当之无愧。

在这里,我想非常不严肃的引用网友的一句话:“江山代有影帝出,各领风骚数十年。”

“中央在下很大一盘棋。”这句话在过去10年当中由严肃话题变成了搞笑话题。

中国买不起房的普通百姓或者房奴曾多次寄希望温家宝政府打击房价,幻想温家宝总理是如何的英明,多么的高屋建瓴,引蛇出洞,暂时的提高房价是为了让投机资本接盘,再一举歼灭之。总结下来就是中央在下房价调控方面下很大一盘棋。

幻想总是被残酷的现实所破灭。到现在2017年北京二环内的房价是12万元/平米,三环房价是10万元/平米,北四环房价是8万元/平米,整个北京五环六环的均价都是5/平米以上。

对于中央政府来说,高房价是必须的。胡温政府货币多发了76.4万亿,如果这76.4万亿都涌入居民消费市场,带来的才会是普通百姓真正深刻感受到通货膨胀。

房地产市场成了胡温政府的最佳选择。政府通过卖地赚了钱了,银行通过开发贷款,住房按揭贷款赚了钱了,而最后不断高昂的房价成了吸收货币流动性的最佳场所。因为只要不断发行的债务,不断流入的货币能够涌入房地产市场,就能相对控制通货膨胀。

胡温政府的人民银行也都是这么做的,200211月的M016346.39亿,201211月的M052392.12亿。目前的M0也并不高,67333.21亿。比起夸张的M2来说,比起中国房地产市场泡沫般的估值来说,确实是得到相对有效的控制。

所以说中国从来就不缺聪明人,中国就从来就不缺经济学家,中国也不缺一流的经济学家。只不过中国所谓的一流经济学家所站的立场不一样,他的立场从来都是站在既得利益一边,他的立场从来都是站在统治阶层维稳的一边。
房地产市场带来的巨大资产泡沫和社会收入分配的不公平是中国现在经济问题的最具体的表现,而货币超发又是这一切的更远。一个四线五线城市一辈子能赚到的钱,不如在胡温政府时期在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投机一套房产挣到的钱。

房地产市场泡沫会破裂吗?现在的中央政府是没有勇气去戳破这个泡沫的。如果把朱熔基政府给经济开的药方比喻成一味带着鸦片的猛药的话,胡温政府给经济开的药方就绝对是富含海洛因的房产债务货币金融政策。一个病人,以前靠吸鸦片和吗啡镇了痛,病情稍稍好转就转吸上了海洛因,他能戒得掉吗?

温家宝在任期内的良好形象欺骗了无数群众甚至海外民运和宗教异议人士。

四万亿计划藏隐忧

再说说08年的四万亿计划。这四万亿哪来的,据现在公布出来的数据,四万亿中1.18万亿是来自中央政府,来源是税收和国债。其他三万亿,来自地方政府债,来自银行体系发出的政策性贷款,来自地方企业债券。

中国政府实行确实的债务货币政策。利率政策调整、存款准备金政策调整、汇率政策调整这些宏观政策调整可以放松银根,吸引贷款,创造出更多的债务。

对各种产业行业的贷款支持扶持。对税收的减免,对房产价格上涨的放纵,都能创造出更多的债务,也就印出了更多的钞票。

四万亿的去向去了哪里呢?民间戏称“铁公基”。中央政府为自己政策找了足够多的理论支撑。似乎“中国的四万亿”就是美国版的“罗斯福新政”,似乎出这主意的中国经济学家成了中国当代的凯恩斯。而即便是“罗斯福新政”也是多年来饱受诟病,因为“中国的四万亿”和“罗斯福新政”一样必然带来通货膨胀。而且中国的法制环境和政治制度跟美国也有很大的不同。

这四万亿计划的投放,必然伴随着政府管理效率的低下和市场寻租过程中的腐败。中国高铁的腐败如是,地方政府的各种建设工程腐败如是。

要说这四万亿的好处,最多不过是温家宝总理政府报告中的GDP增长保8,在保8过程中就带来了多少岗位的就业。四万亿的辛苦百姓承受了,四万亿的好处大部分被利益集团捞走了。

在这四万亿计划中的地方债和企业债也是潜藏着巨大的隐患。中国地方债的实际金额据我估算绝对不会低于25万亿。光是2017年这半年来,就新增了地方债务7.6万亿。不过为了帐面好看,也为了理清政府与企业的关系,越来越多的地方债被置换成地方城投的企业债,这才在表面上下降了地方债的规模。

地方债能还得上吗?我认识负责管理地方债的财政部的朋友私底下不这么认为,其实最早开始管地方债的李克强总理也不这么认为。地方债开始发行的时候,李克强还是时任主管经济的第一副总理。

李克强总理也没有好的办法,只能继续玩着发新债还旧债这个游戏,如果最后还不上,可能也就只能学美联储了,最后让中国央行或者中国财政部最后买单,总之中国没有美国那么幸运,还可以让部分外国央行买单。

又回到上面那个问题?中国的房地产市场会破灭吗?从经济学理论和自然规律来看,是泡沫总之会破裂的。从中国政治和所谓中国国情来讲,泡沫破裂的时间一直都被拖延着。

我并不是预言家。经济学家更不是预言家,即便一个经济学家对近期的预测很精准,他对远期的预测也可能是很模糊的。我们无法预测房价什么时候破裂,或者也没有一个人能真正预测成功,但我们可以看看国内最明星的巨头都在干什么。安邦在全世界买买买,海航集团这个对冲基金般的公司在全世界买买买,万达这个背景足够强大的房地产商一样在全世界买买买。

万达拚命转型,显然房地产行业已经无法继续成为下一个十年的黄金行业了。

特别是万达集团,万达在16年公布的主营收入当中,服务业已经超过55%。历史上已经首次超过了房地产收入。万达已经在拚命转型,房地产行业已经无法继续成为下一个十年的黄金行业了。

中国目前经济的困局根源是来自货币的超发,连朱熔基的儿子朱云来也多次表示中国现在的经济问题的一切都来源于货币超发。不过他却没有指出货币超发过程中巨大的社会收入分配不公平,导致了中国普通百姓消费能力的不足。国富官富太子党富而民贫,中国走入的不仅仅是“中等发达国家收入陷阱”,而是政治体制改革停滞不前必然带来的社会困局。最可惜的是由于中国舆论控制的原因,最了解中国经济的经济学家只能再次哑然失语,继续跟14亿普通百姓一般做着沉默的羔羊。 

来源:明镜 / 皇甫不平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苏冀苏冀 说...

改革派韩正吴志明啊 上海公民今年第14次上街举牌要求官员财产公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