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03

中国进入「封建」社会:政府「封」,网民「建」

转发此新闻:
题目本想「叫你封了千千万,我再建万万千」,后来图省事,干脆就叫这么一个题目。


  政府封,网民建

  虽然近年他们不停地在删在封在关,但在手机微信上真正出现「封--建」二字,本人也是在最近才看到。大家调侃,说是这个国家又再次进入「封建」社会,其实更准确点说,应叫再次倒退到「封建」社会。

  现在网民们调侃的「封建」二字,当然不同于它的本意。现在说的这个「封建」,是两个动词,一封一建,故网友们在微信上都是用「封--建」来表述。你封你的,我建我的。当真有不知内情的外星人生活在这个地球上(据说有),还以为这个国家的政府是在与网民玩游戏呢。

  从手机微信中看到说,几乎是一夜之间,封了多少多少微信群,又封了多少多少个人的微信号、公众号。记得中共对一九二七年「四.一二」和一九四六到一九四八年期间,总说国民党搞「白色恐怖」。现在似乎轮到共产党了(事实上中共在这片土地上搞的白色恐怖也不知超出国民党多少千倍万倍)!他们现在这么搞法,对不少网民而言,大概也会认为技术上远胜当年的「白色恐怖」吧。

  二十一世纪即使有「白色恐怖」,也不能不与时俱进,否则与ISIS恐怖组织有什么区别?然而,无数网民正如当时的「革命者」,并没有被吓倒,一个群封了,立即换个群名再建一个;一个人的手机微信号封了,同样,也是马上再申请一个新的。有上了点年纪或技术差的,甚至早就请人或是得到别人帮助,给他弄了备用的微信号、公众号,很有点「自有后人来」的意味,故容我也诌几句:封杀不要紧,只要民主真,封杀群千万,自有万千群。

  「一网打尽」成徒然

  相反,这个政府,尤其是那独裁者比我们更恐惧。正如有网友在微信上发帖所讲,「你说他们完全不知道历史教训?不知道试图以堵住天下悠悠大众之口只是苟延残喘之计?当然不是。他们也知道防堵维稳最终必亡于脆裂。但他们骑虎难下,已经回不了头,只能惶恐惊惧的用尽他们所有能调动的资源。每封一个群每封一个号于我们是成本,于他们更是成本。而我们豪情万丈,他们恐惧惊惶。所以说,封吧,看他们和人民的较量,谁输谁赢。」

  当局此次大动作,尽管超过了人们常说的杀一儆百,甚至被网民们戏称为想「一网打尽」,然而,大量手机网民非但没有被吓倒,反而在手机上还弄得更热闹了。人们在微信上都是相互鼓舞,互相支持、共同坚守。有的帖子读来让人大长精神。

  比如有一「网摘」就是这么说的:

  「一切只是刚刚开始--连续几天的血雨腥风,封杀了数万个群,数百万个个人微信,上万个公众号。被封后,没有谁气馁抱怨,大家很快投入修复工作,每个人都在默默做自己该做的工作。封号的网友忙着注册新号,用各种方法找回失联的网友;群主们则忙着重建新群,拉网友入群;群瘫痪的则忙着转移难民.....

  「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斗,过程会充满挑战、风险,甚至还可能要失去自由。但没谁恐惧退缩,大家都知道,今日的重建和坚守是为了明日免于恐惧的自由,今日的所有牺牲是为了明天我们的后代不再像我们今天这样受虐。

  「正是由于这种力量,让我们凝聚在一起,这种力量就是信仰!」

  专制统治者不会容忍被忽视

  仅此一网摘,胜过有些「万言书」。

  官家为何要如此疯狂,有人是这么分析的:「为什么当局连微博和微信上的娱乐账号都要封?这与自媒体的特点有关。在传统媒体时代,大多数人关注的议题都是由当局来设置的;当局只需压制少数人的批评和反对声音,却无需担心丧失议程设置上的主导地位。在社交媒体时代,当局不但要防止人们『批评』自己,而且还要避免人们『忽视』自己。这些具有众多关注者的娱乐帐号,虽然不关心时政,更不会批评当局,但它们不断生产公众关注的内容和热点话题,从而在事实上抢夺了当局的议程设置权。专制统治者是不会容忍自己被忽视的,更不会容忍他人比自己更有影响力。」

  这很好理解,中国几十个省的省委机关报以及中共中央机关报即《人民日报》,为什么还能征订得出去,就是利用权力,其目的,就是强迫你要接受他们的灌输洗脑,要你重视他们的存在,尤其不能忽视他们。

  然而真有作用吗?估计他们自己都未必相信,强迫征订出去的报纸会有多少人真正当作读物?《南方周末》批香港「法治的恶例」的评论出来后,本人曾作文谈了自己的看法,一张报纸不说人话,这张报纸还有何存在意义?一废品收购者不无痛心地说出一段话:他收废品时,在许多单位,收到包括《人民日报》在内的一些除了公款谁也不会订阅的报纸,都是成捆成捆的,根本就没人打开看过的迹象。那位收废品者不无感慨地说道:既然没人喜欢看,为何还要发行呢?现在总说环境不好,可纸张都是用树处理后做成的。

  宪法一文不值

  中国人现在就生活在一个「讲不通」的社会,因为官方也知道无法与民众讲通,想怎么说就怎么说,要怎么做就怎么做。制定新的什么规定乃至所谓法律条文,根本不把他们自己制定的宪法放在眼里。别的不说,就说封群封号关闭网站,哪一个举动都是违宪的,然而,他们不怕,因为宪法在这个国家一文不值。难怪有人就不无痛恨地说道:现在坐在台上审判别人的那些人,其实都是罪犯。

  约十年前,本人曾作一短文,认为中国今天其实可称作「封建主义」的最后阶段,因为从毛时代到邓时代以至江、胡时代,没有感觉到政治怎样地清明,与封建王朝并没有本质区别。而今过渡到习时代,更像是又要回到毛时代一般。中共有什么三个自信四个自信,但凡有一个自信,也不至此。本人在微信中有个帖子:「网民朋友们,大家想开点:他们也是为了生存!只是他们已经到了非疯狂难以生存的境地!」

  可不是嘛,中共这几年的疯狂,不都是为了拖延,不,不都是为了苟延,为了残喘吗?我们就多当两年「吃瓜」的观众又何妨。

来源:争鸣 / 毕楚





转发此新闻:

3 条评论:

匿名 说...

关健是怕老百姓知道他们看不起病,买不起房,读不起书,养不起老,,,,的钱,原来全被贪官打劫走,失去老百姓的信任是最可怕的。

匿名 说...

满清政府无论如何不会让臣民知道近十年能贪腐转移数十万亿人民币资产完全够全民免费教育医疗养老公房等福利,死活也要说养不起15亿人口发展中国家,装得太假了欺骗不知情猪民可以!这个时候绝口不提维稳费、军费、公务员双轨制福利和国民教育医疗养老投入占GDP比例,这个时候屁都不敢放世界180多个国家连满清政府所谓发展中国家印度、泰国、越南…有全民免费教育和医疗,这个时候不敢提美国可支配人均国民收入按均价购买力算是满清子民六七倍,这个时候再也没种说GDP世界第二人均国民收入却排在100名以后敢满世界开会大肆撒钱一带一路支援第三世界。

匿名 说...

最笑人满清把国号取成“特色社会主义”,满清子民大多数仍然在喊:大清万岁!充分体现了它们爱大清的热情。皇帝与王公贵臣很放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