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2

郭文贵的爆料触动了什么人的神经?

转发此新闻:
有人说我们,好好的日子不过,拉 (红缨)枪攮牛,其实这是一种误解,我们何时不想安静地过日子?假如你什么事也不知道,就被抓起来了,或者是你的房子拼尽劳力,刚买来不久,就被拆掉了,还要你得不到补偿,你还没有说什么话,就说你寻衅滋扰,要坐牢去,或者是你的亲人被杀死,你的姐妹不强奸,残害了,你也不能出声;你的岗位没有了,也没有土地,等等,哪一条,能让你安静下来?


习共每一个成员的所作所为不外就是作为强盗、流氓、土匪,掠夺者,强奸犯的姿态站在前台上,他们的邪恶行径决定了他们的意思形态又在走向另一个巅峰,越加极端化,以害人自害的方式作为实际手段,所以从他们的赵家惊出来了个郭文贵。该君其行为,很是符合中共的基本特色,不同的他是在江家帮绑架中国的时候盗取国有资材获得成功的红顶商人,与那些官家富贾一样都是盗国贼,所抢掠的民脂民膏已经是盆满钵满。

他们才都是“好的日子不过,拉 (红缨)枪攮牛”的角色。祸乱国家,导致了国将不国的萎靡局面,才令中共国内所有的正直有思想的群体产生了抗争的行动。

不过,由于习近平欲彻底终结江时代的影响,不得不利用反腐的手段进行打击江家帮的实际行动,使过去在江胡时候十分嚣张的江家帮成员不得不败下阵来,因为在中共国境内,所有的强人手段都是武力解决实际存在的问题,这伙人,不会有丝毫的心慈手软、良心发现。

习近平很清楚,开初,把握军权警权的江派人物,是动摇他的独裁宝座的主力军,当他一一铲除了以后,拥有财富的江家人,一样能动摇他的皇权,所以,在抓捕江系人马时,就把重点用在了抓捕红顶商人方面上来了。

而郭文贵由于事先得到密告,逃出了习共的魔掌,成为在美国替江家出头的爆料人。刚开始,他还以一个很新潮的形象自居,欺骗了不少民主人士乐意在他的麾下对习共开火,甚至不惜于对自己的同仁翻脸骂娘。郭其邪恶的手法确实得逞了一个时期。

最可恶的事是,他藐视我们民运群体,总觉得我们是一群无能的叫花子,干不出什么名堂,甚至是出卖我们的利益。特别是,为了显示他不是民主人士的支持者,对于我们民运人士中的有点名望的大加贬低。做出了向习示好的样子,同时还欲把江习利益归拢在一起,忘记了,自己不过就是个政治戏码中的小混混,哪里是习近平的对手。

郭文贵作为一个江家帮体系的流氓恶棍,他所要做的不是为了什么民主大义,而是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所以他逐渐暴露出来以自我为中心的反叛嘴脸。让我们民主人士万分地厌恶。特别是他嘲笑我们“连饭都吃不上,还要推翻共产党”的愚昧丑态,让我们看到的是,要在老郭那里拿银子,服务于民主事业,真乃肆意妄想。事实上,他一枚硬币也没有为民主事业付出过。

原本,他虽然是出自贫穷家庭,草根的草根,但他的不择手段,逐渐成功,几乎囊括了低级下趣的伎俩,还能很不容易的踏着失败者的后背成就了盘古帝国。他的成功还让不少人羡慕或崇拜,哪怕他是混混水准,也不缺少献媚人,但是,由于没有时间休养,只能是个粗人,依然缺少起码的德性,演绎着处处做小丑的憨态。

我们也看到,郭文贵为了自己的利益,他是豁出来做的,加上江家帮给予他的好处肯定不小,才让他胡咧咧一番,而他是看在好处的面子上,才与王岐山叫阵的,加上王岐山下令捣毁他的盘古大观,抓捕他的人,才令他更歇斯底里的朝着王岐山开火。我们也乐意看到他与王岐山撕咬。

只是,王岐山总觉得与他一对一地较量,让世人太小瞧了自己的智商,所以只能生闷气,不做声。原本,现实中的中共党人,并没有什么智慧,才不能改变中共国的乱象,到是不停地搜刮民财,偷偷地转移出去。他们都清楚,共产党已经是兔子的尾巴。

王岐山专注抓捕江家帮的成员,帮助习近平独裁,使共产党的独裁政权不至于在他的手里倒下。而他本人的猫腻是存在的,换句话说,存不存在,不能由着共产党说了算,应该有人民说了算,才能弄清真相。

因为,被几个人控制的任何宪法,都是流氓宪法,它代表不了人民的利益,只能代表几个人的实际利益。特别是在具体的公正面前,它只能是一个幌子,做不了真。所以,王岐山的亲属称谓富贾,一点都不奇怪,奇怪的是,竟有人为他继续张目。忘记了,下一个,所不定,就是他被抓起来,投进习王的监狱里。

至于郭文贵爆料,真假皆有的原因,可以说那里面的水分,大多有可能是习共特务故意喂料,然后以毒攻毒的办法好导致郭文贵身败名裂,凭着郭文贵的过于情绪化,很容易就上钩了。到是有些同仁,不明习共特务的伎俩,间接帮助习共特务印证了一些虚假的东西──也很难说是虚假,因为中共作假太驾轻就熟,他们更换一些名头,不会太难。这也是做特务的最基本的工作。

而我们都知道,共产党从来都是谎言治国,暴力绑架人民,他们才是中共国众多问题的渊源。我们应该击中火力,对付习共这伙流氓,不帮助郭文贵也没有什么大错,但不要帮助习共特务印证郭文贵所暴出来的料是可以的。因为我们没有这个利益,更没有这个义务。否则,要么你可能就是特务,或者是被特务利用了。至于郭文贵的胡说,与习共喉舌相比,岂不是大巫见小巫的事吗?

看到曾节明《郭文贵事实上已成为中国流亡政府的总统》,虽然曾节明对郭文贵的分析有一定的道理,但有一点他忽略了,郭文贵没有这种想法,最多是要有大家能聚在他的身边,推动他才可以。一方面,我们不反对郭文贵在用自己的形式改变中国,另一方面,他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流氓混混,就连最流氓的大汉奠基者刘邦的心态都难形成,他做流亡总统,行吗?

是的,他有盗到手的资金,可是,他会用在改变中国现状的政治事业上吗?他是弄过“推特党”,可这个党,谁在起作用了?烂头焦额的郭文贵,有精力经营他的推特党吗?更不要说什么流亡政府了。

我们不是不希望他成为总统,因为总统是被约束的后的,谁都有资格去做,只要他得到民众的欢迎与推举。要是他自己想做,也不付出,怕是没有人欢迎,只能成为孤家寡人。而在民主制度下的民主国度里,孤家寡人只能做公民,做不了总统。所以,郭文贵所具备的潜质,只能是个忽悠家,不会在意做什么总统。他根本就不相信他自己又能力推倒共产党的独裁统治。他来到美国,不过就是躲避被抓。

况且,明显的,他是给江家帮站台,表演,并不是为中共国受灾受难的民众站台,这一点,他自己就几乎公示了,我们再对他有什么希望,未免是忽视了自己的选择不利于民主进程。

至于不少责骂郭文贵的同仁,因为郭文贵口无遮拦,对我们民运群体中的一些精英几乎是人格侮辱,而且还藐视我们是一事无成的叫花子。再加上,一再而再地胡吹海谤的,虽然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习共的嚣张气焰,却不能具体的采取有效的措施,加速中共解体的时速。

作为真正欲中国早日实现民主社会制度的人,他只要是不以个人为中心,我们都不会反对。即使象郭文贵这样蠢人,我们也不在他的对面阻扰他,只有习共特务才愿意的结果,我们绝不会给予。而那些原本就是屁股思考的什么“民主人士”对于郭文贵攻击,在所难免,因为,这种人不是为了民族利益,而是为他自己。

也由此,让郭文贵痛骂道:“海外民运,一群垃圾”。尽管这种痛骂有失偏颇,但我们能知道的,就是我们很多同仁并不是立足于民主事业,而是浑水摸鱼来的,才能做出许多真很垃圾的事情。试想,再去攻击别人,仅仅是为了自己没有捞到好处,或者是没有被重视的那种,说他垃圾还过分吗?

来源:博讯



转发此新闻:

4 条评论:

匿名 说...

利益集团最怕爆料,使他们在十三亿中国人面前成为裸体。

匿名 说...

其实中国海外的那些所谓的民运人士是可耻的,他们应该去追杀那些匪徒的后代。而不是成天鼓吹国人,想让我们做炮灰。
其实只要海外民运人士开始追杀移民海外的匪徒家人,一切都会好转起来的。
只要移民海外的匪徒家人是安全的,国人的人权保障是遥遥无期的。
不讲暗杀,可以到处找它们的藏身之所进行举报,也可以啊,但是那些所谓的海外民运人士,一个都没有这么做。
所以说,那些海外民运人士都是些下作之徒。都是匪徒都是派过去装民运,从中加大愚弄国内老百姓的,中国其实没有真正的流亡海外的民运人士,其实都是五毛地下党伪装成民运人士的。
苏联解体的里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移民海外的权贵家人遭到追杀。
苏联权贵也以为移民海外了就安全了,事实完全错了。苏联当时是国内国外都杀。国外的是现在还在杀。面对现实局面苏联权贵只有妥协让步,和平转型是他们最明智的选择,没有地方可以逃了。
苏联国内的权贵,自己主动上交财产,保证了家人的安全,国民实质利益没有受到太大损失,所以得到国人的宽恕。
俄国人真血性,俄罗斯现在到美国抓人,美国不理你,所以俄国人他们就自己解决,这才是真的血债血偿,
俄罗斯人追杀前苏联移民权贵及子孙后代,俄罗斯人称之为讨回公道。

匿名 说...

其实中国海外的那些所谓的民运人士是可耻的,他们应该去追杀那些匪徒的后代。而不是成天鼓吹国人,想让我们做炮灰。
其实只要海外民运人士开始追杀移民海外的匪徒家人,一切都会好转起来的。
只要移民海外的匪徒家人是安全的,国人的人权保障是遥遥无期的。
不讲暗杀,可以到处找它们的藏身之所进行举报,也可以啊,但是那些所谓的海外民运人士,一个都没有这么做。
所以说,那些海外民运人士都是些下作之徒。都是匪徒都是派过去装民运,从中加大愚弄国内老百姓的,中国其实没有真正的流亡海外的民运人士,其实都是五毛地下党伪装成民运人士的。
苏联解体的里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移民海外的权贵家人遭到追杀。
苏联权贵也以为移民海外了就安全了,事实完全错了。苏联当时是国内国外都杀。国外的是现在还在杀。面对现实局面苏联权贵只有妥协让步,和平转型是他们最明智的选择,没有地方可以逃了。
苏联国内的权贵,自己主动上交财产,保证了家人的安全,国民实质利益没有受到太大损失,所以得到国人的宽恕。
俄国人真血性,俄罗斯现在到美国抓人,美国不理你,所以俄国人他们就自己解决,这才是真的血债血偿,
俄罗斯人追杀前苏联移民权贵及子孙后代,俄罗斯人称之为讨回公道。

匿名 说...

分析的有些道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