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28

京城乱象 聚餐必谈郭文贵 猜测最大老虎

转发此新闻:
海内外舆论都观察到一个吊诡现象:有一个被人捧,遭人骂,在官媒,在微信上找不到踪迹,在友人交谈时少不了提及。这是一个超级敏感的名字:郭文贵。有的媒体甚至用聚餐时“谈必郭文贵”来形容。


今年秋季要召开十九大,党内各派正在较量,情势紧张,但谁也没想到有个郭文贵会加剧紧张。他把矛头对准了据认为可留任的王岐山,却在大力赞扬江泽民曾庆红。三月前,郭文贵刚在海外爆料时,不少人以为他只是报私仇,无碍北京政局,他的声音不会大到足以穿过封锁墙。现在,许多人以为这是自欺欺人的说法。与国内友人通话,不经意提起,“听说过一个姓郭的?”“文贵,哈哈,上班,吃饭都在说”。

赵紫阳秘书鲍彤最早看到了这一现象,他说郭文贵爆料是北京街头巷尾议论的大热点。许多人现在都意识到的确存在着这样一种现象。多维网日前载文称:“郭文贵最近一次的爆料已经吸引了上亿次点击,在海内外都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极大地消蚀了改革反腐的正当性,对不少当事人也构成巨大冲击。”

郭文贵爆料引起人们吃惊的同时也引起困惑,吃惊的是郭文贵爆料的可怕程度。因为他直接把矛头对准反腐沙皇王岐山和“新老常委”。困惑的是爆料的可信程度。

最近一次爆料指的是郭文贵六月十六日对一家美国媒体的视频访谈,所谓“六一六谈话”。这是一次把直接指控中共纪委书记王岐山家族贪腐的一个长达四个小时的电视直播访谈。郭文贵在这次谈话中指王岐山等人是“以贪反贪以黑打黑”的“盗国贼”。还引出与此相关的几个中青年亿万富翁,郭文贵称他们通过三百多个账号,聚敛了二十万亿人民币的财富。令人惊讶的是,郭在访谈时称赞被许多人认为为官场大贪腐开路鼓励“闷声发大财”的江泽民曾庆红,他称赞他们对中国改革开放做出了巨大贡献,却把名声并不坏的前总理朱熔基称之为王岐山的教父。

这一点引起人们质疑,有人指出,若说贪腐,江曾李家族恐远超王岐山,为何集中攻打王?是否和党内各派势力角斗,为十九大站位有密切关系?

郭在那次电视节目中披露出一些鲜为人知的名字:贯君、刘呈杰、孙瑶以及海航集团的负责人等等。这些人三十来岁,四十出头,五十刚过,郭称他们手里攥着上面提到的二十万亿巨款,他们是谁?郭文贵暗示他们与某些“新老常委”有一种血缘关系。郭最近甚至宣称,他已从权威认证机构取得DNA验证,从北京301医院获得绝密医疗信息,将在“全球发布会”公开云云。

郭文贵这两天又在推特上明示,要大家注意“明镜四期将在7月择日播出”。这一期“重点将爆政法委的惊天盗国财富,及用司法手段谋杀对手.情敌.挡财路的人!”揭示纪委+公安的权力来源真相...

郭文贵爆料的可怕程度引起人们巨大兴趣和吃惊的同时,引起人们巨大困惑的是他爆料的可信程度。除了海航集团创始人陈峰日前接受香港英文版『南华早报』采访,否认郭文贵指控,指其“一派胡言”外,王岐山本人,“神隐”几十天后复出,让党员干部继续当好“护林员”,并无其他反应。其他涉及到的人也没有出面回应。官方媒体在“盘古骗贷案”审理时小闹了一阵,很快失去了声音。

官媒无声,社交网络『微信』不见郭文贵的名字,自由世界的社交网络让郭大行其道,郭的爆料可信乎?

海外诸多反应中,一种认为,不管郭文贵爆料真伪,只要对打击腐败政权有利,就支持,一种反应是看戏心态。认为郭文贵爆料至今没有拿出真凭实据,只不过因自身利益向当局讨价还价,他们是“狗咬狗”。

现在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严肃思考,试图探究这种正在延烧发酵的现象。曾经对郭文贵“之流”“蔑视”的江棋生认为,虽然难以确认郭文贵为人的诚信度,但“郭文贵爆的料,具有很强的可证伪性”。他指出,六一六爆料有名有姓,有身份证号护照号,有图景有表格,有明确的时空坐标,有具体数字,方便查证,容易鉴别,具有很强的可证伪性。

世界日报载文称;郭文贵所言的厉害之处,就在于其为中国大陆改革开放40年来的经济成就与财富分配之间搭建起了逻辑通路,为中国大陆理应所有的巨额财富与大多数国民的生存状况何以存在如此大落差之疑问,理出了一条符合逻辑的线索,正因如此,已足以让人们忽视一直无视其所言内容的真假之辩。

李江认为,郭文贵曾经跟中共上层,国安部,房地产界有多重深入的权钱交易,他披露的权权相斗,贪腐以及桃色轶事只有深陷其中的人,才能对“个中诸事”道出个明白。如果换作民运人士爆料,或巴拿马文件,也能爆出中共高层家族贪腐事实,但“由于缺乏像郭文贵爆料的这样的生动性及亲身经历这样的直观真实性叙事,而没有产生向郭文贵爆料所引起的这样巨大的轰动效 果”。

一位不愿披露姓名的深谙中共内情人士表示,其实王岐山的“丑事”在中共党内本来不算事,党内都知道。只是他当了反腐大臣,权色交易成为重点扫荡目标,于是激起党内他派联手对抗,揭发他的事是让习近平松手。“有人做下的事比这更腐烂”。

西方多家媒体在报道郭文贵现象时,也都指出郭文贵现象对中共政坛,对秋季将要召开的中共十九大造成的冲击不能低估。『多维』一篇类似策士的文章疾呼:“中共在这次郭文贵事件中除了用司法手段围剿并借助防火墙将郭文贵隔离在中国互联网之外几乎拿他毫无办法,每年亿万公币养活的官媒喉舌及从业人员居然毫无还嘴能力。作者警告中共的文选工作经郭文贵事件冲击,要认识到自己的缺陷,光靠在国内搞政治宣传或拍领导人马屁是不行的,关键时刻要能冲上去,能到国际言论市场大胜仗才行。

一些分析人士指出,现在的问题是网络大潮,如洪水四处蔓延。当局能封锁的都是“官式”或半官式传媒,比如社交网络微信微博一类,已不能完全挡住翻墙,更挡不住坊间口口相传,饭桌上交头接耳。


来源:法广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