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11

中国现有制度好比一张漏洞百出的破网

转发此新闻:
没有身份证的中国人

相声演员郭德刚有一句名言:我是有身份证的人。但很遗憾,我是一个没有身份证的中国人。


我一直认为,马克思列宁主义是非常伟大的理想,但是无论是马克思还是列宁都没有完成制度建设,而他们的继承人斯大林和毛泽东似乎兴趣不在完善制度,而是巩固政权,打倒政敌。

另外,社会主义革命的另一个问题是完全否定革命前的所有制度框架,试图重新建立一套新的体系,但新制度的设计和建设又都没有完成。
不久前去香港出差,香港回归后,对我们在海外持中国护照的中国人有一个规定,去香港必须在所在地中国使领馆办理去香港的入境许可,类似签证。如果不办理这个许可也可以去香港,但不允许单纯往返,也就是说我不能从日本去香港,然后,从香港直接回日本,必须弯道中国大陆或泰国等第三国。

此次去香港,我大意没有注意到我赴香港的入境许可已经过期(有效期两年),结果在香港机场被拦下。我实在不明白,香港已经回归,是我的祖国的一部分,为什么日本人和美国人等外国人可以随意往返香港短期逗留,我们却要办“签证”,这就是制度的不合理性。自己人不应该歧视自己人。

日前去北京出差,由于手头的人民币用完了,就到工商行去把手头的日元换成人民币。结果,银行的人问我,你的身份证呢?我说,我是80年代出国的,身份证在领护照的时候被公安局没收了。结果,她说:没有身份证不能换钱。

各位看官,你们说奇怪不奇怪,我的身份证被公安局没收,银行又说没有身份证不能换钱。后来去邮政局办理有关业务,他们也说必须要有身份证。我突然意识到,如果我要在中国买房,那是一定无法办理房产证的,我终于体验到文革时的所谓“黑户”的滋味。

我百思不得其解,现在应该有很多在国外出生的持中国护照的小孩儿,他们出生以后可以到国外的中国使领馆领取护照,但无法领取身份证。现在到国内的一些小地方出差旅游,办住店手续是一定要身份证的,否则,当地公安局就会找麻烦。

如果把制度比喻成一张网的话,中国的现有制度好比一张漏洞百出的破网。

据说,身份证的定义是居住在中国国内的居民在居住地领取的证件。中国不对生活在海外的中国居民签发身份证。但问题是我们这一大批中国人居住在国外,回国的时候怎么办?你至少发一个通知:生活在海外的中国人可以凭护照办理相关手续,否则就是自相矛盾。我不能不说今天的制度是不健全的,而中国的官员和办事员似乎天生就会应对这种麻烦事。我在北京的银行和邮政储蓄遇到的办事人员对我说:你跟我发脾气没用,制度不是我定的。

他们说的不错。但是我必须说,中国的政治家和官员在公开的场合喜欢下狠心,所谓用壮士断腕的决心推动改革,我请你们不要断腕,那太吓人,你们只要能帮我解决一下这一点小事我就谢天谢地了。我遇到过的贪官跟我说:我有25张身份证。贪官有25张身份证,你们至少应该给我发一张本来属于我的身份证吧!否则,这些官员就是要把一大批中国人推出国门,他们的唯一出路就是加入外国国籍。在中国持外国护照的人可以到银行换钱。另外,在中国开网上银行等等都需要身份证。

一个好的制度是劝恶从善,一个坏的制度一定是将人逼上梁山。我们这些人对中国和中国文化有认同感和归属感,所以,我们保留了中国护照和中国国籍,但随着中国进一步加强制度管理(不是制度建设),使得我们越来越发现有一天会寸步难行。我非常担心有一天会因为我没有身份证而无法取出我在国内存的存款。但如果真到了那一步,中国的制度缺陷一定会带来极大的社会动荡。所以,我奉劝中国的政治家和官员不要再壮士断腕,为百姓多做一点脚踏实地的小事。

来源:日经中文网 / 柯隆


(作者柯隆简历:富士通综合研究所主席研究员、静冈县立大学特聘教授。出生于中国南京。86年毕业于南京金陵科学技术学院日本专业,88年旅日后进入爱知大学法经学部学习,92年毕业后进入名古屋大学大学院经济学研究科深造,94年硕士课程(经济学)毕业。9810月,富士通综研经济研究所主任研究员。20056月,同总研经济研究所上席主任研究员。06年起担任主席研究员)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只有自由民主摆脱掉独裁统治的社会,才是现代社会,其它的什么社会主义社会,只不过是新瓶装老酒,換汤不換药的封建独裁统治社会的沿续。今天大陆官员贪腐行为,是与过去封建社会一脉相承的,变的只是面上的东西,实质一点没变。而且社会阴暗的东西更是变本加利的发展,维持这一切的手段,就是欺骗,欺骗,加欺骗,骗子永远怕真相被人知,人们一但知道真相,独裁统治者的末日就来临,这就是郭文贵报料的威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