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26

中共不能说的秘密:邓小平出兵越南真相

转发此新闻:
19792月,邓小平调遣20万中共军队,入侵越南。一个月间,中国军人阵亡2万多人,伤者无数,惨败而还。而这场战争的起因是:由中共指使和纵容的柬共(红色高棉),屠杀了柬埔寨人口的四分之一,其中也包括中国和越南侨民。越共以保护其侨民为由,挥兵柬埔寨,推翻红色高棉,顺带将柬埔寨民众从地狱中拯救出来。中共出兵越南,意在报复越共,力挺柬共。

在中越战争中被越南俘虏的中国军人

迄今,红色高棉早已土崩瓦解,余党正交由国际法庭审判。证明,由邓小平挑起的中越战争,不仅在军事上一败涂地,而且在政治上输得精光。

邓小平力主发兵越南,实际有其个人目的,通过调兵遣将,从华国峰手中夺得军权,为日后排挤华国峰大权独揽预先布局,这等声东击西,顺手牵羊的厚黑手段,古时并不罕见。

可惜华无从觉察,平白落入邓某的圈套,老而奸诈,邓小平酷似三国时代的司马懿,可怜见无数年轻生命白白充当了邓大人的炮灰,连改革开放后的花花世界还没有见识,就长眠异国。90年代之后,中共与越共重归于好,中国年轻军人的血等于白流。

1989年,时任军委主席的邓小平,调动共军主力的三分之一、总计30多万军队,开入北京,对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开火,血腥镇压了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民主运动:八九民运。在邓的极端命令下,共军不惜对民众以坦克碾压,用机关枪扫射,大量民众遭屠杀,血染广场,尸遍街头。这便是震惊中外的“六四屠城”。

“杀20万人,保20年稳定。”这是八九期间,邓小平扔出的“名言”。这一“名言”表面上为了国家稳定,实际是为了政权稳定。而“名言”的另类含意,却事关邓小平自私的个人愿望:至少让他自己安度晚年。“任我生前荣华富贵。我死后,哪管它洪水滔天!”邓某内心深处迷信的,仍然是法国国王路易十四那句经典“名言”。

学生们说:“小平你好”,邓大人则喜;听到学生说们:“小平下台”,邓大人则怒。手握权力宝剑,邓大人喜怒由己、生杀任意。邓大人安度了晚年,其代价,却是成百上千的学子头断血流,成千上万的精英被投入黑狱,千百万民众横遭迫害。做为“六四”屠城的元凶,邓小平被牢牢钉上历史耻辱柱。

“六四”前,19895月间,赵紫阳到邓小平处,提出要与学生对话,增加透明度。邓却回应:我现在感到很疲劳,脑子不够用,耳鸣的厉害,你讲的话我也听不清楚。邓小平这招厚黑术,重演三国时“司马懿诈病赚曹爽”那一节,装聋作哑,顾左右而言他,意在应付、麻痹赵紫阳。实际上倚靠武装起义起家,并经历中共武装夺取政权的邓小平,一遭遇反对,首先想到的就是枪杆子。

早在1986年冬天的学潮后,邓就发话,我们不怕流血,而那场学潮是那般平和,且自动消退。邓流血之言,透出层层杀机,着实令人吃惊。

之后,凡闻学生上街,邓就私谋戒严或军管,下意识的把手搁在枪把上,一出“六四”屠城,就足以抹煞邓小平的一生。邓临死就只能吩咐,“不留骨灰,洒入大海”。邓此举是效法周恩来,同是惧怕鞭尸扬灰。周是惧怕毛泽东,邓则是惧怕老百姓。

“六四”后,双手沾满人民鲜血的邓小平,还试图洗白自己,曾通过其女儿之口,说出:“人民啊,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我深深的爱着你们。”脸皮之厚,无以复加。人们不禁要问:世上哪有儿子杀父母的道理?须知,杀害父母,不论古今,都是逆天大罪,其罪当诛。

毛泽东死后,邓小平只因自己曾有过倒楣经历,才全力否定文革,但借否定文革,邓竟通过修改宪法,取消民众的“四大自由”,并进而取消工人罢工权利。邓对文革的反思,就是干脆剥夺人民的民主权利。这便不难理解,“六四”前后,邓动则把民主潮流与文革、动乱相提并论的混乱逻辑,是毛泽东发动破坏性文革,邓反其道而行。竟然将毛的罪责,反嫁到民众头上,要中国民众为共产党的胡作非为买单。

中共起家,宣称“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动辄发动罢工,对抗当时的国民政府,岂料,中共当政30多年后,竟“立法”取消工人罢工权利。这只能证明,中共政权,比从前的任何政权都更专制、更独裁、更反动。

有人一度把中国民主化的希望,寄托在邓小平身上,而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在生前留下的录音中直言:邓小平谈民主,不过是空话。

有人评说:邓小平才是中国的末代皇帝。事实上,华国峰结束了毛式“一言堂”极端专制政治,开创了相对宽松的党内民主。但好景不常,数年间,邓小平以厚黑权术挤掉华国峰,悍然复辟毛式“一言堂”极端专制政治。邓自称,是继毛之后的第二代核心,从此一切由他说了算。

1992年春,88岁高龄的邓小平,突然效法毛泽东上演南巡骂戏,此时,他不满主政的江泽民、李鹏等人,认为他们太左,提出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邓巡视广东等地,一路走,一路骂,并放出重话:“谁不改革,谁就下台。”

知情人透露:当时邓小平或有意罢黜江、李,而重新启用赵紫阳;正如毛晚年重新启用邓本人一样。但江、李等人,防范甚紧,那时的邓也已身无公职,连军委主席都不是;再加上,邓南巡回京后,突感身体不适,健康不支,邓想干预政局,也有心无力。邓的左右或也担心,重新启用赵,可能上演毛死后,邓复出翻案的旧戏,因而,竭力劝止。


来源:看中国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匿名 说...

人不过是地球上的过客,政治人物都是在台上表演的小丑,病态的政治人物与人类为敌,慈善的政治人物以人类为友。功过后人评说,掌权力的人想永生,劳劳碌碌的奴隶求早死,一切皆空。善待庶民者轻松过一生,杀民欺民者痛苦过一世。一切遵从规律运行,谁都无法改变宇宙。

刘刚 说...


当年的越战老兵就没有一个是好东西!这二十万人都纷纷转业到了公安系统,如重庆市渝中区刑警支队的熊胖子。祝他们在这个丁酉年丁未月全部遭遇现世报应:白发人送黑发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南无阿弥陀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