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03

打虎红透半边天,倒不倒王岐山?习近平左右为难

转发此新闻:
早在王岐山因打虎红透半边天、如日中天之时,我就断言:他已走入仕途顶峰,接下来不是慢慢陨落,而是疾速坠入谷底──或死于非命、或去宗人府。时评圈多不认同,让我按“时评规矩”言论,更有人向我摊出一手,相同一词连说三遍:“依据,依据,依据!”

习近平与其反腐助手王岐山关系密切

依据我自然是没有,但有常识和规律:历史上来俊臣从无好下场,古今概莫能外!

来俊臣何许人也?武则天时期著名酷吏,专事酷刑、刑狱,任意捏造罪状致人死地,大臣、宗室被其枉杀灭族者达数千之众;后被武氏诸王与太平公主等联手反制,终被武则天下令处死。

此事发生1300年前,再看这之后的2012年:重庆来俊臣王立军,借助“唱红打黑”,当时亦是“红透半边天、如日中天”,可接下来的命运却是“疾速坠入谷底”,去了宗人府并享受轮椅之快乐。

以上说的是古今,再看中外的“外”。

斯大林时期克格勃,历任头目无不以助斯大林政治清洗、滥杀异己为快事。亚戈达、叶诺夫、贝利亚、梅尔库洛夫、阿巴库莫夫先后遭枪决,其头颅有如割韭菜,有的更是后任割去前任的脑袋。

为何?什么都不为,就因官场再也容不下你,人人惧怕你,人人恨不得必先杀之而后快!

再看而今眼前目下,王岐山自打虎以来,礼送多少人去宗人府?一人升天、全家得道,一人遭清洗、全家跟着倒霉,又有多少令路线、令政策、令方针、令完成跟着吃挂咯、享受牢狱之灾?

古有“民不聊生”,现在的官场已是“官不聊生”。如今官场普遍感到害怕,而害怕的源头,却不是像以往一样来自政权即将倒塌,而是来自内部的政治清洗──不知道自己哪天会出事,不知自己什么时候就去宗人府,甚至每次去开会,都不能保证还能不能像以往一样回到家里。

从正科级到正部级,仅官方新闻披露,有多少跳了楼?多少跳了河?多少悬了梁?多少割了动脉?

709后,焦点只聚焦“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聚焦酷刑。你可知,“双规”同样是“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同样是酷刑,而且并不比709更温柔。不然,为何有如此之多官员死于非命?

网络有图最能说明问题,且能充分说明问题有多严重:刚刚过去的二会,前一秒钟俩官员嬉笑交谈,后一秒钟却面露恐惧,为何?“阎王”从面前经过。

一句话,官场恨啊,人人恨得咬牙切齿、恨得不能把你生吞活剥、恨不得把你放进嘴里咯吱、咯吱嚼碎下咽。

如此,就让习老大两难:办他个老倭瓜,既可安抚官场,又可平抑官场怒气;可是,若真办了,又无异于自断右臂,形成913后毛自惭形秽的下场;若不办,官场怨气越来越大,何况还有人站立国门外直指王的羞处──要知道,在如此民怨沸腾的今天,终究是黄泥巴抹裤裆──不是屎,也是屎啊!

难,是真难。但也怪不得别人──原本一手好牌,如今却是这牌面;自己牌技不灵,这又怪得了谁呢?

来源:博讯 / 付振川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