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11

香港「六七暴动」翻案风 (12图)

转发此新闻:
五月,中共一直称为「红五月」,因为有国际五一劳动节,有为中共成立作思想上与组织上准备的五四运动(一九一九年),还可加上一九二五年中共在上海领导罢工的五卅惨案。但对港共来说,还有一九六七年五月开始的六七暴动。今年五月正是五十周年,所以有些香港传媒组织专辑作出回顾与探讨,还有立场不同的两部相关电影要在香港放映。

防暴警察与左示威者对垒

  红五月暴动五十周年

  今年对六七暴动的热烈讨论,除了五十「大庆」之外,还因为不但传说有关档案可能被销毁,更因为有一股「左倾翻案妖风」出现而形成对立面。

  本来,六七暴动是文革左倾路线早已定论,不止是改革开放后对文革路线的全部否定,实际上暴动在一年后就被中央制止,就是已被认定是错误的了,否则何不乘胜追击,解放香港?须知,中共的红卫兵当时已将香港改名为「驱帝城」。

左派人士挥舞着毛语录、喊着口号,在港督府外示威

  去年八月,财团法人龙应台文化基金会在台北主办了由香港导演罗恩惠拍摄的六七暴动纪录片《消失的档案》。之所以「消失」,不但因为领导与参与暴动的人士相继逝世,还因为担心港共销毁档案,让真相被掩盖与歪曲,便于发起「左倾翻案妖风」。相对于中共严厉管制历史档案,西方民主国家都规定有解禁日,而且不会删节或销毁,包括当时港英当局如何强硬对付暴动者。

  例如媒体根据英国的机密档案查出,当年五月二十二日,港督戴麟趾向英国发出告急电报,指示威者的口号包括「杀死戴麟趾」,群众又怂恿警察叛变。七月八日,约三百名中国民兵越境与香港警察爆发枪战,五名警员殉职,当时广州解放军一度想攻入香港。七月十三日开始了炸弹浪潮后,英方不得不提升应对策略。解密档案显示,七月二十四日英国内阁举行部长级会议讨论香港局势,出席者包括联邦事务大臣Herbert Bowden及国防大臣Denis Healey等人。会上曾讨论若共军攻港,港英驻军必然打败仗,从而严重影响英国在东南亚的地位,所以有必要预先阻止北京出兵,其中一个可能的措施,就是在香港设置一个小型核武以震慑中国。然而核武提议后来不了了之。

防暴警察驱赶示威者

  中港档案可能「被消失」

  反之,中国的武装暴动计划至今未见档案出现。例如罗恩惠访问了担任总理周恩来助手负责沟通港澳事务的吴荻舟的女儿吴辉,她在整理父亲遗物时发现老爸曾向周恩来报告而阻止一批武器(八千把大刀与海巡枪)运送给香港的暴动人士,否则「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鬼子当然也包括不爱国的假洋鬼子,伤亡必然更大。最近,暴动期间担任新华社香港分社(中联办前身)统战官员的何铭思还透露,中央曾阻止一些内地单位从停泊西环三角码头的内河船上,将一批轻机枪运上岸分发给左派机构。如果不被阻挡,岂止林彬被烧死,还有更多的警民被扫射死。

左派暴徒焚烧巴士

  即使阻挡了大刀与轻机枪,暴动还是造成五十一人死亡,除了开枪,就是爱国人士放置的「土菠萝」。死亡人数中,警、军、消防十二名,其他死亡三十九人中,被警方枪杀十七人,其他是被炸死、烧死等等。可见,暴动者死十七人,其他二十二人是被暴徒炸死、烧死的平民。也怪不得从此「左仔」在香港成为乞人憎的称呼与身份。去年年初被梁振英定性为「暴动」的旺角骚乱只是丢砖头、树枝、瓶子等杂物,与六七暴动比较,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香港左派人士集会抗议港英政府

  现在许多人把暴动的罪名加在当年新华社负责人梁威林身上,说他担心自己被揪回国内批斗而在香港制造冲突,他就可以坐镇香港。但是如果没有中央的支持,暴动规模能那样大吗?看看北京官方喉舌大小评论的打气加油、各大城市的游行声援、广东民兵越界抓人扫射,还有北京红卫兵火烧英国代办处;没有中央的支持与纵容,可能吗?

左派暴徒的土制炸弹

  两部电影唱对台戏

  现在把制止暴动的功劳都归在当时的总理周恩来身上,那么当时毛泽东与林彪扮演什么角色,权倾一时的中央文革小组又是什么角色?这些档案还没有公布出来,所以真相还没有大白。这些档案在北京会不会被消失?不要忘记,烧死广播人林彬的凶手至今尚未揪出。

警方炸弹专家拆除土制炸弹

  当年在香港六七暴动中扮演重要角色的知识分子,许多作出了反省。例如金耀如、罗孚、廖一原等,现在还活着的吴康民、何铭思等也都批判六七暴动的左倾错误;但是例如当时斗委会主任的杨光,身为「大公无私」的工人阶级,却到死也不吭一声。而现在的中央,似乎鼓励这个人而进行风光大葬,他生前还获特区政府最高荣誉的大紫荆勋章,本身不就带有「平反」性质?

防暴警察与左示威者对垒

  于是当年暴动的「小巴拉子」就闻风而动。例如有人写了本《香港左派斗争史》,为左倾路线的错误翻案,声称六七暴动与大陆的文革没有关系,后来他在凤凰卫视更声称:「这是北京欠下香港爱国同胞的债!」


  与罗恩惠的电影「对着干」的是故事片《中英街一号》,把当年的共产暴动与近年的占中公民运动连在一起,企图混淆黑白,抹黑占中运动。其导演说:「如果文化大革命是一个荒谬的年代,如果现在仍有人认为,要做一些互相斗争,再搞另一场文革,是否很荒谬?」

左派暴徒与警察冲突

  这是对文革无知却来谈文革的荒谬言行。文革由「四个伟大」的毛泽东亲自点燃、发动、指挥、领导,还有「林副主席」的解放军支左;香港的毛泽东在特首办,解放军在特首办边上;除非他们想搞文革,其他什么人都搞不起来。为何这部电影如此捉错用神?无非藉抹黑占中来为六七暴动翻案。

左派暴徒与警察冲突

  当中共驯服工具并不容易

  一些研究六七暴动的学者,面对这股妖风,尤其是振振有词的「反英抗暴」「爱国运动」,有些也逐渐失去独立的学术精神而逐步调整自己的立场。因为随着北京越来越左的立场,翻案不是没有可能,识时务者为俊杰啊。

  这使我想起港共的可怜命运。一九七六年我刚到香港时,港共正在奋力疾呼「打倒邓小平为首的右倾翻案妖风」!没有多久毛泽东呜呼哀哉,不久就大肆吹捧邓大人三起三落、英明神武。他们什么时候有独立的人格?

左派人士挥舞着毛语录、喊着口号,与警察对峙

  当年参与暴动的红卫兵现在已垂垂老矣,大部分是不堪回首话当年,然而也有一小部分沦为香港「义和团」。即使要做中共的驯服工具也非易事,要不断察言观色、调整立场,甚至受到羞辱,在失去利用价值后就被丢在一边。

  民主潮流滚滚向前,伤天害理的文革难以翻案,何况这个六七暴动,它们都沾上鲜血,岂能轻易被抹掉?

来源:争鸣 / 林保华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翻案又能起多大作用,人去物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