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19

基层政权黑恶化 公安扫荡难治本

转发此新闻:
内地基层乡镇村一级政权大面积溃烂,公安部日前发动专项行动「铲乡霸、除村恶」,集中打击整治横行乡里、欺压百姓的农村黑恶势力犯罪。问题是,一阵风式的打击能让基层长治久安吗?


村党支部和村委会是中共政权的最基层,村官肩负发展农村经济、维护农村稳定的重责。近年,随着土地与矿产资源增值,直接掌握这些资源的村官变得炙手可热,以前没人干,现在抢着干,金钱收买、刀棒威胁,无所不用其极。一旦当上村长,便可随意将集体土地出售或者出租;若遇到房地产开发或者旧城改造,随时摇身一变成为亿万富翁。过去几年,广州、深圳不时揭发一些家财上亿元的村长,便是最好的证明。这些掌握土地与矿产资源的隐形富豪,在全国不计其数,资产更是多得惊人。

层层行贿 胡作非为

村长有多富,民怨就有多深。地方官员在征地的过程中收受利益,再利用补偿款层层行贿,村长收买乡长,乡长收买县长,层层向上绑架,他们收受大笔钱财,构建了一个四通八达的保护伞,从上至下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然后将农民维权抗争视为「不稳定因素」,甚至以「受到境外敌对势力操纵」等罪名大举镇压,导致农民更大反弹。全国基层不时爆发流血冲突,背后的原因大同小异,都是由于乡村一级官员胡作非为,动用黑恶势力和基层警力对百姓镇压,导致局面一发不可收拾。事实上,政府不去代表农民利益,只知道为开发商谋利,这才是「农村不稳」的根本原因。

村政权的陷落与乡村民主改革失败有紧密关系。官场贪腐大环境下,乡村选举变质,买票贿选、暴力拉票盛行,谁的钱多谁当村支书,谁的拳头大谁当村长。不少村政权成了家族或黑道势力的领地,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形同虚设,更有村官将村库变私库。广东珠三角一带的农村,基层政权甚至被黑恶势力把持,白天红社会,晚上黑社会,人民政府徒有虚名。

广东省公安厅副厅长林伟雄曾披露,「黑恶势力跟社会治安问题交织在一起,涉及面非常广还有向经济领域扩张和向政治领域渗透的特点,特别是在基层,在村委会这一级,有些地方的黑恶势力已经渗透和侵蚀了基层政权,危及了执政根基。」这个判断其实是公开的秘密。土地是农民的命根,故历朝历代对土地改革慎之又慎。可是近年政府开足马力,急于推行土地流转,这无异于为强势集团兼并土地大开绿灯,也导致基层政权大范围腐败溃烂。

乡霸村恶横行,表面上是社会治安问题,实际上是政治问题,是体制性的顽疾,因此仅仅依靠公安扫荡根本难以治本,过几年又会死灰复燃。


来源:东方日报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匿名 说...

东方党报

匿名 说...

土皇帝没人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