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08

中共官员们的“性趣”精彩纷呈

转发此新闻:
与大大小小官员接触多了,你会发现,官员们的“性趣”既有相同的一面,也有不同的一面。相同的一面是他们都爱女人,都爱年轻漂亮的女人;不同的一面是各有所爱,有些爱得很怪异,甚至怪异到可以惊掉你的下巴


有位官员职位很高,常年不是西装就是夹克,面瘫的脸上一本正经,不苟言笑。可是,此君在“性趣”方面却别出心裁、独树一格──专爱女人的小白脚丫。逢夏季,令女下属穿裙子、穿皮拖。但眼睛不是直勾勾地看,而是偷偷地瞄,暗中在比较、筛选,从中优胜劣汰。一旦中意,女下属便可飞黄腾达,耍脾气、使小性。“面瘫”并不恼,反而笑,谁让你长着一双傲人的玉足呢?!

如果只是限于观赏,倒也罢了。可此君的爱好却不仅仅停留在业余玩票,而是更专业,甚至达到让人瞠目结舌的地步──抚摸、把玩、亲吻、吸吮,到最后,干脆忘掉“仙人洞”、“无限风光只钟情玉足”

还有位官员,“性趣”点不在高潮和落幕,而是注重前戏。陪着性感女子不厌其烦地逛情趣内衣店,狂购各种颜色、款式、情调不同的丝袜、网纹袜、高跟鞋、皮拖、胸罩等等。但却不许女子平时出门穿着,而是上战场时再武装。

所谓注重前戏,也就是将这些丝袜、高跟鞋、胸罩反反复复地穿了脱,脱了再穿,周而复始,循环往复,似乎倒忘了做足前戏的最终目的。

与上述两位“性趣”不同的是,在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之中,众多官员竟也能在小众里取得惊人的一致──爱烂女人、爱烂女人中最烂的女人。

与官员们混熟以后,听他们嘴里频率最高说出的就是这些烂女人、烂女人中最烂的女人:郭美美怎样、怎样军中妖姬如何、如何

最初,笔者完全不能理解,郭的不雅视频已是铺天盖地:光溜溜跪倒在同样光溜溜站立者面前,大秀、特秀吸吮香蕉之绝技。如此烂的一个烂货,何以就能让公仆们垂涎三尺?不理解,即使想破脑瓜子也无法理解。

“雏,雏,你可真是个雏啊!”相熟官员耐心开导,循循善诱:“他弟弟娶的是谁?烂不烂?是否烂中的名鸡?为何还要高调宣扬?”

笔者平日素来谦虚,不懂就问,且不耻下问,这会儿自然更是虚心地问:“名门不管怎么来的,毕竟是名门;名门怎可吹吹打打一顶小花轿将个烂货迎娶进门?”

官员不正面答,卖关子:“我再问你,他本人为何娶个唱曲儿的?要身材没有魔鬼般的身材,要长相没有倾国倾城之性感,这又是为何?”

“我靠,我读了那么多的书,还就这点儿不懂!愿闻其详,还请不吝赐教!”

“嘿嘿,文人嘛,就知看脸蛋儿、看身段,性不性感!你可知,声音也性感啊”

“哦,明白了、明白了!原来声音也性感,只要一听那声儿,立马就能雄赳赳、气昂昂,恨不得立即跨入鸭绿江!相反,相貌和身材倒不重要了!”

由此,我才知声音竟有这般魔力和魅力。又举一反三,想:难怪癞蛤蟆垂涎小背篓,难怪赖昌星赠送宝时捷、难怪徐才厚临幸军中妖姬

收获多多,但不宜骄傲,仍须乘胜追击,又问:“那,喜爱郭美美又为哪般?”

官员高屋建瓴,一言以蔽之:“干那事儿,图个啥?无非就是观玉体横陈、赏身段忸怩,闻叫床之声、听娇喘呻吟。既如此,当然是越烂越妙啊!”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由“性趣”看公仆,即可知官场到底有多烂!

来源:博讯 / 付振川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