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29

中共是中华文化的民族敌人

转发此新闻:
一个社会,一个民族,怎样才算进入文明的水平?

「以理服人」这四个字,不难理解吧。然后,就算在人与人之间,要做到以理服人也不容易;要是连统治者也会认知到「以理服人」,那么一个社会就应该算是在人类已知的可能中,最接近完美的文明。

孔子学院近年足迹遍布全球,作者认为是中共想扭曲中华传统文化的产物。

「仇恨会腐蚀一个人的智慧和良知,敌人意识将毒化一个民族的精神,煽动起你死我活的残酷斗争,毁掉一个社会的宽容和人性,阻碍一个国家走向自由民主的进程。」刘晓波这句话,应该会传颂千古。很可惜,他存在于一个以敌我矛盾建立起来的革命式政权;刘晓波没有将囚禁他的统治者视为敌人,可是政权在自身利益下,却视他为敌人。这是一个民族的悲哀。

「你没有见到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在经济民生的空前成就吗?难道你想国家再次陷入混乱吗?」这种话,我听过,我真的听过。不过,这种思维背后,究竟又是怎样的情意结?

刘晓波因发起《零八宪章》被囚禁。然而,《零八宪章》究竟说了甚么?请容许我大胆地将三千多字的倡议,用四个字来概括:「主权在民。」假如你相信中国人的民族性是优越而美好的,「主权在民」不应该是甚么忌讳,对吗?

「中国人就是要管的!」那些拥护极权统治的人,在心底深处,偏偏就是最看不起中国人的民族性。讽刺吗?当一个政权一边厢在高举民族的崛起,另一边厢在鄙视自己的国民质素,那又代表甚么?

我是个人自由主义者,同时也是一个中国文化传统的拥护者;我认为两者没有根本上的犯驳,大前提是我要认清,当前的中共政权,并非中华文化传统的真正承传者。

以民族主义延续少数人利益

传统中华文化,有「道统」和「法统」之辩。「法统」,简而言之,就是「由胜利者所定义的历史」,而中共所信仰的一套,正是「法统」的路线。然而,真正要赢得「道统」,算是真正做到统治的认受性。近年中共高举民族传统,就是想连「道统」的意义也重新作出定义;甚么孔子学院,正是这种计算下的产物。

就算是以外族身份统治了这片土地近三个世纪的清帝国,也不得不以供奉传统儒家学作为统治的手段。事实上,在过去二千多年的历史中,儒家文化不断变易,甚至乎可以说是被不断蹂躏,就是为了配合统治者的身份和利益。今天的所谓儒家,已经变得面目全非,或许「道统」和「法统」之辩,已经不再重要。

回到最根本的问题,就是我们每个人,作为社会的个体,跟家庭、朋友以致社会和统治者,怎样的关系才算是恰当。我可以大胆说,孔子绝对不会赞成,以民族国家作为旗帜,延续少数人的利益;甚至乎,《零八宪章》里提出的各种主张,孔子也只会回应说:「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论语.为政》第三)

用现代的汉语解释,孔子的意思就是:以法律和刑责来控制人民,逃避法律制裁的人也不会感到羞耻。可是透过道德礼教去管治,人民就会「知耻有格」。换句话说,中国人是否要管,只是个伪命题,真正的问题是出在统治者采取的手段是甚么。

「道之以德」和「以理服人」,其实是一个铜板的两面。中华文化有没有条件在现代文明中扮演重要角色?这个问题的答案是肯定的。可是建立在「中国人就是要管的」这个命题上,中华文化只会永远停留在某种以力服人的野蛮状态。真正对中华文化和民族有坚持的人,才会像刘晓波般提出《零八宪章》。视刘晓波为敌人的中共政权,其实才是将中华文化一直禁锢在封建社会水平的民族敌人。

来源;苹果日报李兆富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