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12

习李胡温等中共高层领导被权威专家忽悠

转发此新闻:
打个比方,就像一个湖里的水,如果没有外部新鲜的水流入,只依靠内部的水循环流动,不管这个湖都大,久而久之必将成为一湖死水,而出口所赚取的外部货币资金或者说钱就是来自外部的活水,起到了带动内部湖水不变成死水的关键作用。

如果不能真正改革中国经济结构问题,搞建安新区的造镇计划也不过是治标不治本

由于人数太多,而且其消费支出的钱流动的范围和层级太复杂,就笔者所了解的国际经济学界各个学派学者,到目前为止无论哪个最先进准确的经济学理论或最完善严密的模型都无法准确测算,由于难以通过简单的量化数据来体现,所以其意义被深受数据迷信的中国包括美欧等权威经济学家所忽视轻视。

当然此外出口还影响着其他许多方面,典型的比如本国货币汇率,中国2015年中后期以来一直到现在(包括今后几年)遭遇到了严重的人民币汇率危机,2017年初中共央行实行资本管制以来,外汇局可以说绞尽脑汁在围堵资本(主要是美元)外逃的各种漏洞,从窗口指导各类银行严控美元流出(许多银行甚至是可怕的1:1的比例,也就是银行收进来1美元,才能放出去1美元),严格限制平民换汇,到不断打击低下钱庄,约谈宝马(BMW)、VISA等外资企业软硬兼施限制其汇出利润,禁止购买投资性香港保险,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但是简单地说这些措施都只能阻止美元减少流出,这种节流政策是双刃剑,有一定效果但也存在巨大弊端,比如外资企业就非常谨慎地不再大幅投资大陆。

此外在中共政府的政治命令下,年初以来在港国企大概拆借了20003000亿美元汇回大陆救急(这些企业快的话到2017年底慢的话到2018年就将因为还不起美元债而形成巨大风险敞口,老外可不会吃哑巴亏让你赖帐),笔者甚至怀疑阿里巴巴、腾讯等并不缺资金的少数企业在国外发美元债背后也是这个原因,种种因素才导致从2017年初到现在中共的外汇储备还能保持3万亿美元左右(当然前面提到的严格限制外资内资汇出美元、冻结香港离岸人民币市场等也是主因),那些无知短视的大陆权威经济学家看到一季度外储、人民币汇率暂时稳定又开始自吹自擂人民币危机解除了,实在是可笑可悲,笔者建议这些人等到2017年底或者2018年底再来吹嘘不迟,否则可能又将被打脸(当然这些人可能早已没有什么脸了)。

中共政府要想真正挽救人民币汇率、外储减少危机,只能通过开源也就是真实地赚到足够美元,而赚美元主要还是依靠出口(进一步说是依靠中小民营制造业),但是如前所述,中共08年以来却一直在自杀式地压榨而非救助中小民营制造业,将各种成本转嫁给企业特别是中小民营制造业,导致中国经济形成被房地产和基建绑架的恶性循环,但是房地产、基建很难出口赚美元,导致中共手中美元越来越少最终入不敷出,出口数据能够造假,手里有多少却美元造不了假,所以习李等高层应该能够体会到出口的意义了吧。

08金融危机以来,被美欧等国外权威经济学者观点洗脑,只懂皮毛西方经济学的林毅夫、李稻葵等许多主流专家一直在呼吁中国经济需要从出口拉动转换到内需拉动,胡温包括习李等中共高层领导被这些所谓的权威专家忽悠,也不断出台文件宣扬这一政策思路,但是这些人都本末倒置没有搞清因果。

人贵有自知之明,一个人不能自卑更不能自大,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更是如此。习近平先生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如果真心希望挽救中国经济,那就不能浅尝辄止而必须追根溯源看到本文中所指出的真正本源问题,最终找到各相关的“人”的根本因素,真正切身认识到中国整体(不包括少数人)三流的人员思想素质导致了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整体(不包括少数领域)三流水平,从大的战略上摆脱固有思想思维局限(首先是不再被李稻葵等权威专家忽悠),比如摆脱制度(或体制机制)迷信、市场万能等根深蒂固的思想观念,再比如舍弃政治定调GDP每年保持六点几、M2每年新增百分之十几等顶层方针,然后才能从小的战术上制定相应的切实有效的对策,比如真正唯才是举才识用才而不是逆淘汰,并彻底改革腐败低效的教育体系,提升政治经济等各方面有关的“人”的思想素质,由此才能走出克强经济学失败覆辙,才能挽救面临崩盘的中小民营制造业,进而促使中国经济转型升级到国际二流甚至一流,否则喊喊什么创新等口号,或者搞搞建立雄安新区等造城类经济运动都是无的放矢、治标不治本。

来源:明镜 / 仁苏罗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er qw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匿名 说...

贪官经济不可能有出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