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03

蔡奇是否也是“党内民主”的受害人?

转发此新闻: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已经介绍了因为十八大是习近平接班的党代会,同时又因为胡锦涛原来就是一个弱势领导人,所以十八大的中央候补委员以上的人事安排,基本上都是习近平说了算。 在此前提下,习近平可以说一不二,下令把自己的太子党大哥强行塞进大会主席团名单,那么如今已经贵为北京市委书记的蔡奇为什么连个候补中央都没有当上?是因为当时的浙江省委内需要被他习近平安排进入十八大中央委员和中央候补委员的政治心腹人数众多令习近平无法不顾此失彼,还是蔡奇也成了党内民主的受害者?

蔡奇

当年赶在中共十八大召开之前,20126月浙江党代会召开,新产生的省委常委是:时任浙江省委书记赵洪柱,时任省委副书记兼省长夏宝龙,时任省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李 强,时任宁波市委书记 辉忠,时任省纪委书记 泽民,时任杭州市委书记黄坤明,时任宣传部长 葛慧君,时任省委组织部长 蔡奇,时任省政法委副书记兼公安厅厅长 刘力伟,时任常务副省长 正,时任温州市委书记陈德荣,时任省军区政委 王新海,时任省委秘书长 赵一德。

上述人中,赵洪注和夏宝龙自然会进入十八届中委,任泽民自然会进入十八届中纪委委员序列,其他常委进入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序列的多达四人,他们是李强,王辉忠,黄坤明和葛慧君。另外,十八大之前刚刚升任浙江省副省长,至今仍然不是省委常委的梁黎明居然也被安排为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

十八大上产生的中央候补委员一共是178名,其中三十一个省市自治区占99名,平均是三名,只有北京市委和重庆市还有浙江省各占了五名。

浙江省占的候补中委名额最多当然不奇怪,筹备十八大期间还是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兼中组部长的李源潮在江苏省那么多的政治亲信,江苏省又是比浙江省更重要的经济大省,人口数也比浙江多两千多万,但他李源潮也只敢给江苏省四名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名额。所以,因为北京和重庆的人口和党员数字最高,中央候补委员名占五名有其道理,而人口数字和党员数字也只有江苏三分之二强的浙江省之所以可以占到五个十八届候补中委的名额,当然全都是冲着习近平的面子去的。而在这一大前提之下,时任浙江省委组织部长,十八大召开后才一年多一点就被习近平调至自己身边委以新成立的国安委唯一一个专职正部级副主任的蔡奇为什么居然无缘候补中委呢?

关注蔡奇简历的人都知道,蔡奇是在十八大召开后的次年底卸任省委组织部长转任常务副省长的,继而还未把常务副省长的位置坐热乎了,就奉旨进京。

而当时接替蔡奇浙江省委常委兼组织部长的胡和平则是十八届候补中委,原职务是清华大学党委书记。

笔者过去的文章中曾经介绍过:自从中共政权在党的全国代表大会上施行了中央委员和中央候补委员的差额选举之后,差不多每届都会出现党内高层所不乐见的民主事故,就是说本来就被安排进议名单中陪选的人往往没有被差额掉,而高层非常希望当选的反而落选。

中共党内选举制改革是从一九八七年党的十三大开始实行的,即把中央委员的选举由毛泽东时代的等额选举、投票通过,为无记名投票、差额选举。在那次选举过程中,落选者有本来内定进入政治局并继任书记处书记的邓力群,内定由中宣部长改任全国总工会书记处第一书记的朱厚泽,以及北京市长候选人李其炎等。

五年以后,党的十四大的继续实行差额选举,选者有已经被内定以四川省委书记身份进入中央政治局的萧秧和已经被邓小平钦定进入中央书记处的俞正声,以及邓小平的公子邓朴方等。

基于两次直接差额选举的经验教训,邓小平去世之后召开的中共十五大上,首次实行间接差额选举,即先把有一定差额比例的候选人名单交给各代表团讨论,将意见集中到大会主席团后,再将争议最多的十几个人放进候补委员序列。

十六大及以后的两次党代会,基本是沿续十五大的选举方式先在各代表团就包含了差额比例的候选人名单进行差额选举,额比例为百分之五,然后再把各代表团的选举结果由大会主席团汇总,将累积票数最少的百分之五拿掉,拿出一份等额候选人名单交大会进行正式选举。一旦进入了这份等额候选人名单,只要在正式选举过程中得票过半数即可当选。

十六大上落选中委后进入中央候补序列的包括时任西藏党委常务副书记杨传堂;时任河南省委副书记、常务副省长李成玉,时任辽宁省委副书记、上届中央委员张文岳;时任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吴定富;时任江苏省委副书记、南京市委书记李源潮;时任南京军区参谋长朱文泉;时任中央对外联络部副部长王家瑞,时任海军副司令员张定发; 时任总参谋部第五副总参谋长熊光楷;时任时任中央办公厅副主任兼中央警卫局局长由喜贵。

如上人等,在十六大召开之前都已经被内定在十六大召开之后即在当时副省部和副大军区职们上或扶正,或晋升一级,但党代表们在行使自己民主权利时候,总是不按照党中央暗示的意图行事。所谓党中央暗示的意图是指,自实行党内差额选举之后,每届党的全国代表大会筹备期间,人事筹备小组都会费尽心机地安排一批选人这些选人一般都是从国企领导人里产生,虽然他们也都是被组织上信赖的干部,与中央和国务院各部的一把手,各省市自治区的党政一把手和大军区级单位的党政一把手相比,这些国企领导人进中央委员序列也好,进中央候补委员序列也好,组织上真得不是那么在乎,

但是,每届党代会上,党代表们往往都故意装作没有领会中央意图,把一些党中央已经在党代会后即提拔进入国务院部委和地方党政一把手的中央委员候选人差额掉,而把本来是用作的国企领导选上去。最典型的就是十六大上把时任江苏省委书记回良玉和时任省委副书记李源潮同时安排进入中央委员预选名单,就是因为回良玉是要在十六届一中全会上进政治局,而后就把江苏省委书记职务交给李源潮。但党代表们虽然大都心里清楚党中央的意图偏偏就不买账。于是,李源潮落选中委,自动进入候补中委选举程序。

在候补中委的选举过程中李源潮的选票虽然不是非常难堪,但就是因为在十六大闭幕第三天就宣布了李源潮接任江苏省委书记的消息,等于是告诉党代表们,你们在中央委员选举过程中选他不选他,都不会影响中央让他出任最重要省份的省委书记的决定。

但是,就是因为李源潮十六大中委的落选,导致了十七大召开之前党内民主推荐十七届新任政治局委员的那次特别会议上,李源潮的被推荐票数比习近平和李克强少了很多。

鉴于过去几届的经验教训,中共十八大的保密工作十分成功,至今外界只明确了一个中央委员的落选者,即时任商务部长陈德铭。至于中央候补委员的落选者,从十三大至十八大,外界从来就没有流传过不要说是详细名单,那怕是一个人的名单也没有。所以蔡奇是否是十八大上的中央候补委员的落选者,笔者听到过不同的说法,详细内容下篇文章继续介绍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高新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