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30

替习减压?刘晓波狱中影片流出 (视频)

转发此新闻:
异议人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证实罹患肝癌末期,引发国际社会关注;博讯网28日上传刘晓波在辽宁锦州监狱的服刑画面,内容是他受刑时接受全身健康检查与看诊,还在访谈中称狱方“对我的身体很关心”。影片并未说明出处,但应是中国方面刻意流出,目的可能是缓解“照顾不当”的压力。


从画面一开始是刘晓波在狱中生活,有固定的打羽球运动、跑步放风时间、冬天铲雪劳动,由于仅有狱警在旁、未见狱友,显示刘晓波可能是单独监禁;影片还有刘晓波回老家吊唁父亲,以及妻子刘霞探视的画面。

影片中段之后,则有刘晓波接受狱方定期体检画面,内容包括医生问诊、腹部超音波、电脑断层扫描等检查,最后还有专家会诊会议,以及医师询问刘晓波肝病病史;但画面并未解释,为何刘晓波会迟至肝癌末期、方接受保外就医治疗。

香港01报导,中国知名记者高瑜确认,片中人是刘晓波和刘霞。她认为,片段是中国政府、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和锦州监狱,在推卸刘晓波被迫害至肿瘤晚期的政治和法律责任。她分析,片段中官方按照自己需求剪刘在狱中的视频片段。例如,其中有片段暗示刘晓波患肝病20多年,认为若是实情,当局不应将刘晓波收监,质疑政府欲盖弥彰。

前德国之声记者、维权人士苏雨桐亦认为,片段是官方刻意为之,回应国际质疑声音,是中国政府常用手法,实际上是为了推脱责任。她举例说,以往官方也曾发布早前被捕的维权律师李和平,参加身体锻炼和检查的影片,但实际上他被戴上重型犯刑具,被殴打和强迫用药,出狱后不似人形。

香港明报报导,维权人士胡佳也说,影片应该是监狱用来向上级汇报、留档的片段,现在“断章取义”剪接出来用来应对海内外对中国官方在监狱中对刘晓波迫害的指摘,意在说明刘晓波受到合理的、周到的对待和护理,“问题是表现的这一套东西跟最后的结果不相符,因为肝癌是较易检测到的疾病,不应该在牢狱中发展到晚期”。
刘晓波罹癌已引发国际社会关注,除美国人权界声援不断外,国家主席习近平下周将造访俄罗斯与德国,并参加G20峰会。外界臆测,此时出现刘晓波狱中体检影片,不排除是为习出访“减压”。

刘霞亲笔信公开:刘晓波愿陪妻逃离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妻子刘霞的亲笔信28日公开,她在信中证实刘晓波确实想要离开中国,信中写到“我渴望逃离。没想到刘晓波同意跟我和刘晖(刘霞弟弟)一起离开。”

中央社报导,刘晓波夫妇挚友、旅德的中国流亡异议作家廖亦武昨日在推特发文表示,太多媒体找他,问出国就医是不是刘晓波夫妇自己的意愿,如何证实。他一再重复说过的话,解释得太累了。

廖亦武表示,“眼下,刘晓波夫妇已被严密控制,我不得已公布刘霞的手迹媒体,以及大伙儿可以此为凭:出国治病是他们最迫切的心愿,刘晓波说死也要死在西方,千真万确!”

廖亦武上传的刘霞亲笔信照片上写着:“我厌恶我的生活,我的生活很难看,我想撕碎这丑陋生活中的我,我渴望逃离。没想到刘晓波同意跟我和刘晖一起离开,在有机会的时候。他非常担心我的病。拜托你和朋友们为我们奔波,我想尽快拥抱你!2017.4.20”。

另据香港明报报导,美国明镜新闻集团创办人何频则在推特公布了刘霞提交给当局的手写申请书,落款时间是201749日,当中称“我的身体和精神都到了极限,抑郁病情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缓解”。

刘霞在申请书中称,自己一直没有告诉刘晓波自己的病况,自3月见面时告知,“他非常担心,并且同意陪我出国就医”,此前联络过德国当局,对方表示愿意协助,文末称,“特申请由刘晓波、刘晖陪同我一起去德国治疗、低调生活”。

当局隐瞒病情 鲍彤:不负责任

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罹患肝癌,且进入晚期,举世关注。诺贝尔委员会就事件发表声明,批评中国政府因刘晓波患重病才释放他,对此感到极度遗憾。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强烈谴责当局在刘晓波病重之际才将其释放。他呼吁最高当局追究监狱方及更高层人员的责任,同时反驳外交部称海外人士关注刘晓波是“干涉内政”。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鲍彤28日在北京家中接受采访时谴责有关当局延误刘晓波的病情,使其处于危险境地。他说:“因为从开始发病到肝癌晚期,到昏迷,这不是一个短过程,需要长达几年的过程,(当局)一直向病人保密,向病人的家人保密。而且,病人是一个公众人物,是诺贝尔和平奖的获得者。他们向全社会保密,我觉得这是故意为之。有人说这是故意杀人罪,我看这个提法很坦率。”
据报导,鲍彤27日在北京一餐厅向与会者发表个人态度。他表示,直到刘晓波肝腹水当局才通知家属,明显是隐瞒病情:“我觉得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这个过失应由监狱来负,由监狱的上级负。这也暴露了中国的监狱制度。”

来源:世界新闻网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在共狗手中,谁能保证讲的话出自真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