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02

若如郭文贵所言,王岐山就是特号薄熙来

转发此新闻:
郭文贵现在是撸起袖子,直接向王岐山开火了,说是王岐山将国有资产当作他们自己家的,到处搞女人,特别是要对习近平取而代之。当年搞掉薄熙来,什么罪名?还不就是贪腐、男女关系,特别是想打破“党内规矩”,觊觎习近平的宝座嘛!但王岐山贪腐、搞女人的规模,可比薄熙来大一万倍也不止,估计以后若继续爆料下去,王岐山的故事会和周永康的一样,与众多名女人们的关系将暴露于天下,没猜错的话,应该和财新周刊的胡舒立有一腿,没准儿他(她)们还有个私生子在澳大利亚,可能郭文贵还真有王公公NP淫乱的录像呢。

早年王岐山(左3)到访重庆,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左2)和市长黄奇帆(右)热情接待

众所周知,几千个权贵家族瓜分了几乎所有的国家资源和企业,譬如李鹏家族占据了电力业,朱熔基、王岐山、温家宝等家族控制了银行、金融等产业,等等,这些都是公开的秘密。贪腐、乱搞男女关系、野心家的事情,每个权贵都做过,只是程度不同罢了,想整哪个人,将这些罪名放在哪个人身上都成立、都合适,包括他王公公自己。其实当初反腐运动开始的时候,大家就都清楚这一点,王岐山更清楚,但他们迷信权力、迷信国家机器、迷信暴力,他们认为只要大权在握、控制了国家机器,就可以指鹿为马,没人能把他们怎么样,没人敢把他们怎么样。譬如薄家、令家,把薄熙来、令计划抓了、判了,薄瓜瓜、令完成跑到美国来,还不是屁都不敢放一个!

但百密一疏,总有不怕死的,这个掌握了大量内情的郭文贵,胆大包天,公然爆料王公公本人就是个贪腐、乱搞男女关系的政治野心家,而且是特大号的薄熙来,这么一来他们就被动了。虽然他们掌握了权力、控制了国家机器,但这是他们在体制内,借着共党的组织系统,打着正义、正统、廉正、爱党、爱国的旗号窃取的,如果他们的劣迹丑行一旦大白于天下,那么他们就失去了所谓正义、正统、廉正、爱党、爱国的伪装,就得不到全党、各级官僚的支持,他们就无法完全掌握权力、完全控制国家机器了,除非他们能迅速将共党、国家机器法西斯化,他们未必不想这么干,但操作上的距离不是几步之遥,而是差十万八千里呢,所以他们有大麻烦了。

当然,并不是说郭文贵大爆料,他们就马上垮台了,可以怎么说,再怎么爆料,也仅仅是他们自己狗咬狗,也不会有老百姓上街推翻共产党。老百姓没吃的、没喝的、没住的才上街,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老百姓到这个份儿上,才会起义,但老百姓和各级官僚会开始真正鄙视共产党、鄙视共产党的说教、鄙视共产党的高级干部、鄙视共产党的政策、鄙视共产党的统治,天下一旦有事,土共必将土崩瓦解,没人会出来帮忙,这才是最可怕的。

共党怎么自救?说了一万遍也不止了──政治改革,一方面允许一定程度的党内合法竞争,能让人才脱颖而出,消灭“野心家”这个词汇;另一方面建立官员退休基金及严密的监督机制,既让官员们有干活的动力,并将其高额收入公开化、制度化,又严格监督,从而既有效的控制其贪腐的程度,又不使其丧失工作的动力。

今年又是大事之年,郭文贵大爆料,19大大内讧,朝鲜半岛放焰火,众吃瓜群众有福了,大家搬个凳子,抱个瓜,慢慢吃,慢慢看那。

来源:博讯 / 大宗师




转发此新闻:

3 条评论:

苏冀苏冀 说...

大内讧

匿名 说...

鲁国攻打邹国,邹穆公率军民抵抗,可邹国军队一触即溃。百姓更幸灾乐祸。邹穆公大怒,便对孟子说这些刁民实可恨,国家危难他们却无动于衷。孟子说,丰收时你巧立名目横征暴敛,灾年你守着满仓粮食,却让百姓饿殍遍地还须唱歌赞美你,既然国家是你一个人的,它生死存亡又与百姓何干
隋炀帝亡国后,李世民翻阅炀帝的手迹,大吃一惊。于是问魏征:炀帝讲的都是尧舜之言,何以灭亡?魏征曰:讲尧舜之言,行桀纣之实,蒙蔽百姓,鱼肉天下,焉有不亡之理?
在第一次鸦片战争中,英国舰队突破虎门要塞,沿着珠江北上的时候,江两岸聚集了数以万计的当地居民。他们以冷漠的、十分平静的神情观看自己的朝廷与外夷的战事,好似在观看一场表演,当挂青龙黄旗的官船被击沉清军纷纷跳水,两岸居民竟然发出象看马戏看到精彩处的嘘嘘声。 英军统帅巴夏里目击此景,十分疑惑不解。然后问其买办何以至此?买办曰:国不知有民,民就不知有国!
龚自珍当年大呼:"亡国灭种的大祸就要临头了!"其标志就是:"官无廉官,吏无能吏,兵无勇士,军无良将,民无良民,甚至盗无侠盗。" 当今迹是乎哉!

苏冀苏冀 说...

重庆政府网撤下副市长何挺简历受关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