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26

十九大代表选举:钦差大臣坐镇防翻船

转发此新闻:
距离今秋中共十九大召开已仅余百余天,为会议做准备的十九大代表选举已全面铺开。其产生方式又稍有不同,主要分为两大类。其一,从今年四月至六月陆续召开党代表大会的十七个省区市,包括北京、上海、广东,进行省委换届的同时,选出该省的十九大代表;其二,去年十一月至十二月已经举行过党代表大会完成换届的十四个省份,如辽宁、河南、山西等,则在近期专门另召开一次党代表会议,选举十九大代表。虽然按照中共的体制,所谓的选举仅仅是走过场,但十九大代表的产生仍具有不少看点。

在强调政治纪律、政治规矩的大环境下,今次十九大代表选举,加强了对过程的管控,中纪委、中组部派员赴各地督查

首先,中央领导人的分布。与全国人大类似,党和国家领导人按照「中央提名」方式,分散在不同省份当选十九大代表。七常委中已有三人当选:习近平在贵州当选,王岐山在湖南当选,张高丽在陕西当选。政治局委员中,中央组织部部长赵乐际在黑龙江当选,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王沪宁在海南当选,上海韩正、广东胡春华则分别在本地当选。

由于中共的党代会只是每五年举行一次,与人大每年一次不同,故而中央领导人与所在省市的这种「共襄盛会」只不过是一次性的,有时候中央领导人与所安排的省份,并无特别渊源。但如何安排,内有乾坤。如果实权强势的领导人能安排到某省,一定程度上突显对该省的重视。

尤其是习近平今次在贵州当选,而现任贵州省委书记陈敏尔是习在浙江的旧部,外界普遍预计其在十九大锁定一个政治局委员席位。并且,从会议日期安排上,贵州是今年第一个举行党代会的省份,也是第一个选举产生十九大代表的省份,因此,习就成为第一个全票当选十九大代表的中央领导。这些安排显然并非纯粹的巧合。

更有价值的一个指标是,如果某省的十九大代表名单中没有现任的中央领导人,那么说明该团中必将由一位官员将在十九大后更上层楼。例如五年前十八大前夕,青海省的党代表中并无时任中央领导人,而时任国资委主任王勇则在该省当选为十八大代表。果然十八大之后,王勇荣升国务委员。这是提前管窥未来人事风向的特殊窗口。

党代表的组成机构,与人大代表有相当不同,主要体现在两点。一是团组划分。人大分为三十五个代表团,包括内地三十一个省区市、港、澳、台、解放军。中央部委、武警部队、中央企业、银行的代表,都分散到各省当选。而党代表不同,代表团数量达四十个。除了与人大重合的三十五个,还单独组建中央直属机关、中央国家机关、中央企业系统、中央金融系统、武警部队等五个代表团。当然,港、澳、台三个代表团的组成与人大不同,分别由香港工委、澳门工委、全国台联承担。

二是人数不同。人大代表根本按照人口数量,但总人口数量与党员数量并不成正比。因此一些人口少的省市,往往党代表数量反而多。譬如在全国人大,上海团代表数量是六十三人,陕西团是七十人。但十九大代表数量,上海团是七十三人,远超陕西团的四十四人。

在强调政治纪律、政治规矩的大环境下,今次十九大代表选举,加强了对过程的管控,中纪委、中组部派员赴各地督查。确保贯彻组织「意图」,避免出现选举「事故」。各地选举之前都要组织全体选举人员观看中组部根据四川南充、湖南衡阳、辽宁等地贿选案拍摄的专题电视片,以儆效尤。既有的前车之鉴,又有钦差大臣坐镇监督,各地的选举自然都是四平八稳,波澜不惊。

来源:东网 / 白非 北京政情观察员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