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23

为什么甘地曼德拉式抗争对中共毫无用处?

转发此新闻:
什么是甘地式抗争?就是印度度反英独立运动精神领袖甘地开创的非暴力的反抗,包括:示威、游行、绝食和以不纳税、不当兵、不存款(抵制英国银行)、抵制英货为代表的“不合作运动”。

印度国父甘地(左)和南非前总统曼德拉(右)

甘地式抗争绝对排斥暴力反抗,其著名的象征性行为就是绝食,因为根据甘地的理论,面对暴力不作反抗(如绝食,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之类)的自我牺牲精神,可以触动施暴者的良心,感化施暴者放弃作恶;而暴力反抗则会激怒施暴者,增强施暴者的恶念,会导致更加残暴的镇压、更加暴虐的暴政。

甘地的道路看上去很有吸引力,在中共国却根本行不通。“六四”学运的惨败,以及法轮功国内抗争的完全失败,证明了甘地式的抗争,对中共毫无用处。

1989年五月,在赵紫阳发表“五四”讲话,承诺在“民主与法制轨道上解决问题”后,学运退潮,李鹏被动,政改派形势一片大好,柴玲等人却担心自己遭秋后算账,遂逆赵紫阳开明而动,发起“5.13”绝食,要逼赵紫阳立即废除邓小平的“四二六”社论,大局由是而逆转。柴玲在其自传《一心一意向自由》中,明确说:她发起广场绝食运动的灵感,来自甘地主义者张伯笠。之后,与市民划清界限、扭送余志坚等、刘晓波砸枪秀等等,都是典型的甘地主义标记。

那么,为什么能够瓦解英国的殖民统治的甘地式抗争,面对中共却以惨败收场呢?

其根本原因,是中共当局与英国当局的本质不同:

英国当局承认“普世价值”;中共当局否定“普世价值”,且理直气壮地反对宪政民主,斥之为“资产阶级的民主”,是“虚伪的民主”;

统治印度的英国殖民当局,类似于港英当局,是一个有宪政而无民主的半威权政府,其治下有相当程度的新闻出版、组党、结社、集会、游行自由,也就是说,有相当大的和平抗争(公民社会)空间,有着众多民间政党、社团组织,甘地、尼赫鲁等反对派领袖,长期可以公开活动;

而中共当局却是一个绝无宪政、绝无民主的极权政府,其治下无任何不受其控制的独立社团,更无反对党存在,整个社会呈散沙状,“六四”之前,中共的反对派──民主墙骨干分子被一网打尽,以致于“六四”学运爆发时,他们基本在狱。总之,在中共治下,中国公民社会的空间,几乎不存在。

由于以上根本的区别,英国当局就有底线,它以武力镇压和平示威时有很大的顾忌:

1919年,英国驻印度殖民军将军雷金纳德戴尔悍然下令以马克辛重机枪扫射阿姆利则示威民众达十分钟之久,当场打死一千多人,打伤一千五百人以上(印度数字),结果惨案引发英国国内舆论哗然,戴尔遭到英国下院传讯,被英国政府撤职并强迫退休,就连顽固的帝国主义+种族主义分子温斯顿丘吉尔都认为戴尔的行为,是英国的奇耻大辱。

因为英国人有底线,甘地一伙发起的绝食自残运动,就会引起英国统治者的良心不安,而且,对于有深厚贵族传统、且注重面子的英国人来说,这也是很不光彩的事情。

英国式宪政下的新闻出版自由,又使得殖民政府的不义,暴露在强大的社会舆论谴责压力之下,这是英国统治者长期以往难以承受之重。

莫罕达斯甘地之大智慧还在于:他很了解英国人吃软不吃硬的性格:你强硬,他比你更强硬(而以英帝国的强大武力,甘地一伙几无可能暴力革命成功);你遵守规则、依照程序地叫板,他尽管很不情愿,一般也会规规矩矩地坐下来和你谈判。

而公开否定“普世价值”的中共,没有任何底线,根本不拿人命当一回事,对中共来说,死一个人,如同死了一条狗;死一群百姓,等于死一群蚂蚁。。试问柴玲等学运领袖,在中共眼中你们是反动分子,它本来就想杀了你,你绝食有什么用?它难道怕你死不成?非但如此,它还嫌你绝食死得太慢,要开坦克、装甲车、用冲锋枪、达姆弹来杀掉你!“519”戒严后,中共调集大军包围北京,已经在磨刀霍霍准备杀人了,柴玲等人还在一度坚持绝食,实在是时空错乱。

当年甘地深谙英国统治者的习性,柴玲、张伯笠、封从德、刘晓波等人对中共却是两眼一抹黑,以甘地对付英国人的手段去对付中共,如此东施效颦,若不失败倒是咄咄怪事。

英国人制造了阿姆利则惨案,尽管杀人要比“六四”屠杀少很多,但却引发了印度空前的反英浪潮,丘吉尔承认:英国失去印度殖民地的趋势,从此无可挽回了。中共“六四”屠民上万人,并没有引发类似的反抗高潮,中国社会反而平静了下来,其政权迄今仍不见崩溃的迹象,这到底是为什么?

其根本原因,也在于中共当局与英国当局的本质区别。中共政权是极权政权,在其治下,决无新闻出版自由和公民运动的空间,因此,中共没有国内舆论的压力,极权下散沙社会的无组织反抗,对中共政权也形不成挑战。

什么是曼德拉式的抗争?就是以反对派领袖的长期坐牢,引发巨大的社会反抗的方式。曼德拉并不绝对排斥暴力反抗,甚至一度还向毛泽东求援,企图成立游击队而未遂;但是,其主要的反抗方式是非暴力,以长期坐牢的方式引发巨大的社会效应,这是他与甘地的主要区别。

其实,曼德拉之所以最终获胜,根本原因是南非白人殖民当局,是一个类似于印度英国殖民当局的政府,它虽然实行种族隔离,却有着宪政,有着相当的新闻出版、结社、集会、组党。自由,有相当大的和平抗争(公民社会)空间,有着众多民间政党、社团组织,许多反对派人物长期可以公开活动。

这是当年南非当局与中共当局的本质区别。

因为这个特点,曼德拉等魅力领袖的坐牢,就会引发强烈的社会效益,甚至汇聚成反对种族隔离的洪流。

而在极权的中共当局治下,社会一盘散沙,绝无独立的政党、社团、宗教组织,新闻、信息完全被中共一手操控,异议人士难以启蒙民众──你启蒙一个,它洗脑十个!几无公民活动空间。在这种条件下,秦永敏等人的长期坐牢,高智晟的被酷刑虐待,在中国国内就象孤岛一样,不仅引不起反政府的社会效应,甚至连名字都不为人所知。

现在,作为中国坐牢时间最长的反对派人士,秦永敏先生已经坐牢二十五年了,已接近曼德拉坐牢时间(二十七年),却根本没有引发曼德拉当年在南非引发的社会效应,国内民众甚至普遍不认识秦永敏。这不是因为秦永敏先生能力魅力不如曼德拉,也不是因为中国人特别“劣等”,而是因为中共当局与南非当局完全不同,其严酷专政下的中共国社会,是一个完全不同于南非社会的散沙社会。

显而易见,曼德拉的道路在中共国也是根本走不通的。

比一般的独裁威权政权(如蒋介石、蒋经国时期的国民党政权)更甚的是,中共不仅绝对禁止反对党,甚至连一切中性的、“不搞政治”的组织也统统禁止:如果说,法轮功被镇压,是因为“包围中南海”,那么香功组织有什么抗议活动?“中功(中华养生益智功)”在国内有什么抗议活动?香功、中功等十四种气功还不是照样被取缔?

这种社会,缺乏官民良性互动的起码条件,因此,现在还在散播“引导中共”、“朝野互动”的人,不是特线,就是政治白痴。

汲取以往的教训,中国反对派要制胜中共,就不能绝对的“和平(花瓶)、理性、非暴力”,而要多种手段并用──国内异议人士嘴上可以高唱“非暴力”,行动上应作暴力准备。

国内反对派组织必须秘密组党,再也不能干向民政局申请成立反对党的傻事了,因为这等于自投罗网;要示威就直接上街,再也不能干向公安“申请示威游行”的傻事了,因为这么做等于向中共通风报信、申请镇压。

来源:博讯曾节明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上万人,呵呵,那群民运头子怎么一个没死!中国老百姓一直是讨厌六四的,柴玲那个婊子,再怎么洗白也是罪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