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02

为何中国人都不想做中国人,香港人却要「敬畏」中国?

转发此新闻:
中共几位「官员」包括中联办法律部长王振民,以及基本法委员饶戈平,连续几日对香港事务指指点点,发表大量令人震惊的「伟论」,包括王振民自称因为「中国人民」建立了今日「国家的制度」,包括「释法制度」,因此香港要对此有「起码的尊重」与「敬畏」之心,以至拉址到「中国近日开展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廉政风暴」,以至首只中国制造的航空母舰下水云云,先恐吓「两制」的前提,是要先满足「一国」的「基本要求」,否则两制无法「继续」;饶戈平则恐吓香港人说一旦「有必要」,中共将会作出「干预」;王振民则最后又尝试降温,指中国无计划将香港「内地化」──若两地无异,香港将失去价值。

用上述这些言论,与邓小平于80年代初提出要「收回」香港的言论作一比较,已经可以清楚看到中共的本质,就是完全不可信的一帮骗徒;邓小平对香港承诺的「五十年不变」,今日中共不敢再提,原因非常清楚,就是香港这二十年的倒退,已经连共产党也不好意思再提甚么「五十年不变」,因为一比较英治年代,真相就会非常清楚,香港今不如昔,法治、人权、自由甚至连经济民生都全面倒退,市民怨声载道,更不用提已「走数」达十年的0708双普选了。

无数的中国人当年用脚投票,由投奔怒海到用尽一切方法偷渡移民香港,英国人从来不需要香港人「敬畏」英国,也不需要「敬畏」英国的制度,更不需要搞甚么「一国两制」,因为英国的制度是否优越,中国人已经用脚投票说明真相;英国人在香港几十年的善政,其施政已令人由衷佩服,而不需要人对此感到「畏惧」。

王振民「说漏嘴」的,就是他很清楚中共既不令人敬更不令人服,中国人都急于举家移民,只有中国这些靠暴力强迫人民臣服的国家,其专政暴政不能服人心,才需要港人的「敬畏」。即使去到今日,这个仍然保留有部份英国制度的香港,其单程证仍大排长龙,要用几十万来行贿买一张,连广州的副市长也要以假名来办理一张;由学生签证以至双非父母,由中共官员至特权家属,成千上万的中国人,不断用脚投票要来投奔这个「前英国殖民地」,为甚么呢?为何中国人都不想做中国人?

香港人却对现况之失望,从英治年代也没有的港独呼声,变成年轻人今日皆以独为荣,真相就是中国的压迫,以及中国的奴役,才令香港在政权移交十几廿年后,才醒觉自己不是「中国人」,而是拥有自己文化与价值的香港人本身。当然这种「香港人」对中共的政权没有价值,所以中共自然想把「香港人」消灭,成为拥戴中共,以及供中共高官剥削的工具,这就是中共在香港政策的真相。

一个连奶粉安全都没有的国家,穷兵黩武去制造航空母舰,然后中国愤青来香港抢奶粉与柴米油盐时,又以这些攻击武器自豪,在民族主义与军国主义的幻想中「痛击小日本」,然后用鄙视的角度批判朝鲜,其实是五十步笑百步,分别只是朝鲜官员比较贫穷,而中国的官员因经济改革得到了巨富──钱的暴发流氓,在鄙视贫穷的流氓而已。因此中国就有如朝鲜,千方百计阻止国人逃亡海外。

广东社科院副院长袁俊,说有很多香港人拥有居英权;这些中共官员口口声声说,欢迎「港独」人士不做中国人云云,真相却是从来不肯学印度般,对所有持有双重国籍者,立即取消其印度国籍,一如97后留在香港的印度裔人士,正是由于印度国籍法的规定,令香港印度裔BNO持有者因此得到英国公民身份;中国如不想要香港人,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效法印度,取消所有持外国护照者的中国国籍,真相这国籍正是中共于199771强加于香港「中国血统」者身上,中国「不承认」香港人的外国护照,假扮这些护照不存在,然后一如对李波说「首先是一个中国人」──这个「血统论」,成为中国干涉与奴役的理由。中国不但想要香港,更不愿对香港人放手,一如朝鲜不愿放心其国家「监仓」内的人民般,政权最害怕的,就是人民无法用手来投票,那么就会用脚行动来投票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林忌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