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17

郭文贵追打下习王是否在求和讨饶

转发此新闻:
大陆逃美亿万富翁郭文贵已是华文世界最出名的网红,甚至也是国际媒体争相关注的新闻人物。这全因郭文贵对中共贪腐黑幕的超劲爆料,还有中共方寸大乱的对郭围剿而形成的有趣对决。不过就在高潮迭起甚至搅动了美国之音背景可疑的卷入,郭文贵却在五月初的每日平安视屏中宣告,中共已经释放长期关押的他的二个哥哥。一日之后郭文贵又在平安视屏中说,接受其老领导的劝告停止爆料三个星期。或许对许多人来说已经掐红眼的双方突然释出“善意”,着实有些出乎意料并且龌龊的程度更令人不齿。毕竟一天前双方那种切齿叫骂还在世人耳边轰响,毫无过渡的双方竟然犹抱琵琶半遮面的互抛媚眼的骤变,是常识感情为正常人的关注大众所没有体验经验的。

郭文贵

或许郭文贵的骤变人们更有心理准备和更易理解,因为郭文贵不加掩饰自己爆料目的是“保命保钱报仇”,并明讲反王岐山不反习近平不反中共国家政权。郭文贵自述的爆料目的清楚表明,所以要讲出这些中共贪渎腐朽的糜烂内情,全是由于要保留自己生命财产和实现复仇欲望。而他郭文贵不仅没有丝毫反对中共罪恶政权意思,更是极力想表现对中共政权的拥戴,对中共当下最高权势习近平的肉麻吹捧和忠心。郭文贵这一讲法可以说符合其人利益关注和性格特征,所以基本可信。虽然其中的挑拨离间和复杂的背景难为外人所知,但是郭文贵的基本面却是不难断定并且确如他所言的。

郭文贵说他不反中共罪恶专制政权绝非虚言,因为作为一个没有什么中共权势背景的农民,又没有经营实业和高科技导致巨富的罕有机遇,郭文贵唯有在中共这种极度肮脏淫靡的文化中,才可能长袖善舞玩得风生水起,挤入家财亿万的新豪富行列。对中共这种有黑恶天赋就有跻身金字塔顶集团的文化,郭文贵曾经数次入狱逃亡又芝麻开花节节高的经历,足以说明他在其中如鱼得水左右逢源,岂有不爱而加入反抗阵营的道理。至于郭文贵极度肉麻吹捧习近平也无新意,中华文化自古以来就是只反贪官不反皇帝,这种不反皇帝实则以效忠可能最腐朽的最高权力,换取为自己留下获取怜悯和饶恕保命的机会。而郭文贵不论是千方百计挤入权钱交易中共黑帮,还是与中共帮派进行天下瞩目互揭恶骂,其核心利益全离不开数以百亿千亿计的巧取豪夺的分赃钱财。

目前来看郭文贵通过闹得全世界沸沸扬扬揭丑对骂,初步已经达成了他“保命保钱报仇”的开战目标。郭文贵所谓的保命虽然目前看他人在美国,又每月花费百万美元以上雇请保膘,不是轻易能够突破美国顾忌和保膘守护而遭杀害的,然而郭文贵的保命不仅是自己还包括亲属和员工。五月初大连公安局通知郭文贵亲属接回他的两个哥哥,郭文贵视频中说两哥哥已经变形可见遭受严重摧残,但是在中共高调要打击郭文贵和背后势力的情况下,被关押超过三年的郭文贵的两个哥哥突然释放,无疑是郭文贵所谓的保命目标的一大进展。郭文贵声称他在大陆尚有上千亿的资产被中共封押,其中包括他捐助北京大学十亿元但没有遵照捐款意图使用,因而郭文贵一再通过采访和视频要求归还北大十亿捐款。就在五月十四日的每日郭文贵视频中,郭文贵称已经通过推特与前北大校长王恩哥联系,双方同意快速协商解决问题,郭文贵并表示自己承诺双方谈话内容永远不公开,这无疑是以北京大学同意退还其十亿元捐款为前提的。

从以上情况看郭文贵虽然离全面大胜尚有距离,但是全方位的优势发展却是显而易见的,也就是说郭文贵在保命保钱和报仇三方面,全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和成就。而一贯强横并且往死里收拾人从不手软的中共,嘴上虽然依旧气势汹汹但行为却掩饰不住的露出色厉内荏。落入中共魔爪的人不论有罪无罪,断无靠强硬对抗而能令中共退缩而逃脱的,例如云南大学历史系副教授郭欣便是。郭欣是中共要求国际刑警组织公告红通百人之一,她在美国访问时担任云南第二医院院长的丈夫,被以受贿罪名逮捕并判刑了,郭欣也遭到逼迫回大陆讲清楚对她的含混罪名。郭欣向中共纪委高检和警察部门前后递交十八份自证清白材料,中共司法机构虽保证不追究郭欣刑事责任,但要求她回大陆了结立案而拒绝解除她的红通令,理由是“凡是红通,绝不能撤,关系到国家尊严这是中央的指示。”其实中共任意抓捕关押之人均是如此,只要不愿自诬清白屈膝讨饶便难逃牢狱之灾,象郭文贵这样与中共掐红了眼还能让亲属被释放,或许我是孤陋寡闻真是头一次听说。

至于被中共机构吞没钱财又返还被指控的罪犯,可以说更是闻所未闻的天方夜谭似的痴人说梦。被薄熙来一纸空文抢光全部资产的大陆前首富仰融,十多年来在海外不断指控却屁大个响动回应也无。四川被薄熙来抢光资产而逃亡海外的亿万富翁李俊,在薄熙来倒台后中共承认并承诺归还资产却听不到动静。一些被关押追捕的亿万富翁不要说返还钱财,那些钱财反而成为压死他们的沉重负担,如被判处并执行死刑的北京袁宝景三兄弟,还有处死前亿万资产已被瓜分一空的湖南亿万富翁曾成杰,他们的巨大资产无疑倒成了他们追命的绞索。郭文贵是中共以举国之力正在追打的红通逃犯,郭文贵交给北京大学的十亿元是如假包换的捐款,无论从郭文贵逃犯的身份还是常有纠纷的捐款来说,全没有可能被郭文贵一些揭露搞得慌不择路的紧忙退还。要知道不退还这捐款可比不返还吞没的钱财,中共有上万倍的各种理由和法律的正当性。

所以释放郭文贵的哥哥和退还他给北大的捐款,这种对于中共来说难得一见的反常举措,显露出了在郭文贵大量爆料的追打下,誓言惩处郭文贵的中共权势集团显得无奈和软化了,甚至可以说已经不顾脸面的求和讨饶了,即使这扮相真难看也忙不迭的表演给世人看了。当然释放郭文贵的哥哥和退还他给北大的捐款,并不是中共与郭文贵全面和解握手言欢,而仅仅是双方试探性的释放善意和全面讨价还价的开始。中共对郭文贵之战是中共全方位的以举国之力进行的,能够这时决定对郭文贵示软还钱放人的唯有习王,否则无人有能力调动和指令大连放人和北大退还捐款。而习王不得不对他们刻骨痛恨的郭文贵示软,无疑是郭文贵的爆料指向了他们致命罩门的痛处,以及作为目前中共台面上的掌权人更要顾及的政权存亡。当然郭文贵也并非只是一人在对抗习王政权,郭文贵言行和中共指称全不隐讳他是有背后势力的,郭文贵仅是中共一方权势集团出面实战的台面人物。但是郭文贵却是开启了中共权势集团间前所未有的争战模式,那就是公开大打出手并将战火延伸到世界上去。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刘青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苏冀苏冀 说...

郭文贵的法治就是吴志明刘云山的权贵民主 幼稚王天成



苏冀苏冀 说...

陈旭灭口案不了 江泽民吴邦国吴志明孟建柱曾庆红还会利用郭文贵压王岐山陈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