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10

王岐山:党的清廉派 国之双面人

转发此新闻:
五四青年节,大陆静悄悄,只由习总到政法大学宣德,出现于该校某班共青团支部活动上,《文汇报》的照片里,在场学生只十来个。习那天明显欺场,勉励学生只用罐头话:「青年要立志做大事,不要立志做大官。」

习近平联合王岐山展开党内部大规模反贪腐行动,却被郭文贵在海外踢爆王岐山的贪腐证据

那是孙文1923年到广州岭南大学演讲时说的一句话,好歹在当时有新意,而且孙甚有心思,下了一个「可耻但有用」的定义:「无论哪一件事,只要从头至尾彻底做成功,便是大事。」他还以法国科学家柏斯多(Louis Pasteur)发现微生物之事为例,寓大于微,铺排恰到好处。此话后来进了中华民国教育部部定中学用书,更成为国民党高官党棍的口头禅,从蒋介石蒋经国一直到今天在争当党主席的吴敦义都在讲,台湾人听多了都觉得无聊。

国民党那些人讲还好,起码从老孙到两蒋,做大官当领导之前,多少也做了些大事,可你习近平干出了些甚么,当上管13亿人的最大官?翌日党报喉媒报道此事,频呼「感动」、「深刻」,顾不了这一回习总姓袭,抄袭的袭,而且话讲得空洞无伦。

当然,习大官那样欺小朋友的场,总有原因。

周边上,北韩金正恩搞一星两弹找他麻烦;美国特朗普给他戴高帽要他管好小金,不然会跟他打贸易战、台湾牌;日本的安倍要修宪扩军;台湾蔡英文婉拒「九二共识」,与美、日官员互访层级升高。这些都是让五毛多赚钱、教领导真头大的事儿。

窝里面,派系内斗白热,夹巨资潜逃北美的大款郭文贵公开捅了他反腐一把手王岐山的老底,直令翻了墙出得来看热闹的大陆人口呆目瞪,发觉原来这姓王的也不是甚么个好东西--海航集团(近日在香港天价抢地的红资公司)的股份他的家族有,而且一早透过其妻妹拥美国黄金州矽谷附近钻石地段的五千多英尺豪宅,后者证据尤其够坚。

反腐一把手的倒爷年代

王岐山给郭文贵一捧,又成了新闻人物,海内外大报记者马上按图索骥挖那豪宅明细,不只找出确切购置日期(1996年)、地址(18840 Ten Acres Road, Saratoga, CA--路名也真够霸气)以及在谷歌图上看到的不凡外观,最后还给出该物业的最新估值(535万美元,远高于现时该区住宅物业的中间价104万美元)。不过,500多万美元的东西,相对王岐山的履历权位和其他等级相若的贪官所拥物业而言,真不算甚么。

18840 Ten Acres Road, Saratoga, CA

九十年代初,笔者在加州大学教研,商学院里有两个大陆学生,家底都不寻常。一个来自北京,一毕业即当上大陆多个航运部门和美国波音公司之间的中间人,撮合大型飞机租赁。另一个来自上海更「巴闭」,家里大概就是那个年头(89.6.4之后不久)十分走运的「倒爷」,一来到就以现金买下一栋新盖豪宅和一辆高档宝马,其后每个月向当地的宝马代理要三四辆新车运回上海。那时大陆进口汽车须有配额,有本事拿到配额的人,做的是无本生意,赚的利润却是车价的几个对。

按资料推算,王岐山家族那所豪宅,96年买进时,市价不过150万美元,在海外付得出这种钱的大陆倒爷家族并不罕见;所以问题是,王家拥有的海外物业,绝对不只那一件,郭文贵能继续爆多少料?

大家不可不知,王岐山当年官位已经不低,购置此物业之时,他已是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中金)董事长。此公司大有来头,乃大陆首家与外国合资组建的投资银行,设于1995年,牵头的龙头老大乃中国建设银行与摩根士丹利,主要业务是替大型国企搞融资上市,在当时有垄断地位,摩根士丹利亦因此拥超常市场优势;好笑的是,王后来却当上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主任。雁过拔毛,区区150万美元算甚么?

顺便一提,王于1998年离开中金之前,任命朱熔基总理的儿子朱云来担任中金的资本市场部负责人。2002年十六大开完之后,江泽民和朱熔基离任,却不忘为自己及家族及时铺好后路,那就是在党大会上修改了党章,让资本家及私企高管等「新兴社会阶层」入党,而党员也顺理成章可成为资本家和私企高管。同年,朱云来晋升中金CEO,着手把中金的部分资产以不公开方式私有化(谁取得多少股权不公开);2014年他离开之时,中金已奄奄一息。其间,他却给最近涉党内高层另一场激烈内斗的安邦集团任命为董事。

郭文贵爆的另一单料,指王岐山家族是海航集团股东,那么这个海航集团又是甚么来头呢?

湖南妹子、海南金子

1988年,海南建省,中央从各地征召干部支援,并以「给政策」(意即开放走资)为号召,马上吸引全国各地大批想大干快「上」的人前往,形成了所谓的「十万大军下海南」。几年之间,海南从一个最落后的地方一变成为发展最快也最乱、贪腐最严重的省分。

当时中央给的政策包括准以低税或无税进口各种商品,为其他省分所不能。结果,海南贪官勾结其他省分,先由海南进口包括汽车等商品,然后大批倒卖给其他省分,赚取差价,一家便宜两家着。笔者1993年在科大商学院任教,任务之一是和另一位同事到海南支援当地政府机关和大学开展应用经济研究。可是,对方并没有多少兴趣搞研究,却希望我们替他们在香港拉关系搞生意发财。

有一次,笔者负责和同事(大陆籍,第一代「港漂」,男)到海南指导研究,却给海口政府单位的一个高教领导请到夜总会吃晚饭,还一人配了一个「湖南妹子」陪酒跳舞;笔者两样都不会,草草应付一下便拉了同事道谢走人。海南是90年代中国的上海滩。当时,省政府为了发展旅游业,大批吸纳「湖南妹子」的同时,更与中国民航局合资成立海南航空公司,那便是海航集团的前身。

成立之初,海航股本只有一千万人仔(人民币),变身「民企」之后,今天已成为Fortune Global500中的第353位,总资产超过一千亿美元,升幅之大之急,世间少有;去年一年,光是其海外资产便增加了340亿美元,相当于年初集团资产总值的50%。去年底至今,集团在港买地花的钱才30多亿美元,不过是零头。彭博一篇分析文章指,如果海航上市,市值肯定超过波音飞机公司,但多年来它的投资回报率都只是1%左右。

王岐山家人与“海航”似有特殊关系,王的家人究竟持有多少海航的股份?

呼风唤雨有「能人」

神奇之处在于,此集团的借贷额却非常高,利息覆盖率(毛利润/利息支出)已经跌到1.5的临界点,一有甚么风吹草动便不得了;但在风险极高的同时,集团面对的借贷利率却比美国政府借钱时还低。它不是上市公司,不能从股票市场集资;哪来的超廉价资本?谁开的借贷绿灯?甚么原因要膨胀得那么快?把资金倒水般倒到海外为何如此之急?

所有这些问题都十分耐人寻味,谁是能够呼风唤雨的集团股东因此是关键。郭文贵说王岐山家族成员(外甥)是集团股东之一;其他的自然人股东只有两个,另一大股东是一个「慈善团体」。值得留意的是,集团的最大授信行(水喉)是国家开发银行,授信额度已达一千亿人仔(约145亿美元)。是甚么人可以替这家「民企」扭开国家的水龙头?

大陆利益派系盘根错节斗争激烈非自今日始;对手的猫腻,己方不可能不一清二楚。郭文贵近日向媒体曝光王的底细,无非是要让世人知道内幕,壮自己声势。看来,习王联盟打贪,也不过是互相利用、做场好戏而已;披着道德外衣的所谓打贪派,无非是比被打的一派更加虚伪、更有权势、更会掩饰自己的双面人。

国家如此,当然很可悲,反应却可以大不同。一种态度是,或对问题视而不见三缄其口,或附和当权者的敌我黑白观,把贪腐看成是被打那派的专有恶行,或轻描淡写说是发展的必然过程,只要大家支持打贪的领导,长远就可解决。
另一种人会把事件看作认识国情的窗口,留意资讯就事论事,不夸大问题也不回避。学校里的通识老师最宜选取这个角度,引导学生研究、思辨。咬住一个这样包罗万象的课题,学生可以学到的知识很多,包括商学、经济、政治、历史、制度、人性等。这是不幸当中的不可多得。

来源:苹果日报 / 练乙铮



转发此新闻:

3 条评论:

匿名 说...

道德在匪區一直是個妓女

四个全面 说...




预测: 王岐山 或被判死刑、
预测: 習明澤 或嫁给薄熙来、

https://sgqm.blogspot.com
https://bit.ly/2pdOX7a



刘刚 说...

林强,男,八零后,1986年出生在四川省荣昌县安富镇。
身份证号码:500226198601200331
现在义无反顾的站出来揭露重庆市荣昌区安富派出所几大恶警令人发指的罪行。这些恶警就是郑益民,陈安东,汤高秋。
祝这三个恶警和他们的家人在这个丁酉年全部被车撞死!
南无阿弥陀佛!

发表评论